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但事实并不如零所想,解开束缚之后的穆安安开口只是大喊了句:“正面,让丁淼恢复超能力,但我失去一百块。反面,让丁淼失去超能力,但我得到一百块!”

    既然知道自己必定会输,穆安安干脆利用这“必输”的体质,来了场百元的博弈。

    他猛然将兜里的钢镚儿掏出随手向上一扔,银白色的硬币轮廓在空中转出几个好看的旋儿之后缓缓落下,最开始一下正好砸到了“秃顶中年大叔”的后脑勺上,而后立刻被弹开,直溜溜地滚进了驾驶位的座位下面。

    由于被座位挡住,穆安安看不清钢镚儿最终呈现出的是正面还是反面,但单就从突然刮过一阵妖风将坐在车内的自己的衣服兜里的一张百元红票卷走来看,钢镚儿此刻多半是正面朝上的。

    “你在干什么?”零在穆安安扔出钢镚儿时便准备去控制它,可扬起手来他才发现那枚明显是金属制品的钢镚儿却不受他的控制,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这怎么可能?”零完全没法儿相信,他对无法控制钢镚儿的惊异程度甚至大过了他对穆安安扔硬币之前说的那句莫名其妙的懵逼程度。

    “傻了吧?爷这是璃幽古币!”知道丁淼多半已经恢复能力的穆安安当即狂了起来,露出一个十分嚣张的表情冲零挑衅道,而后又冲丁淼喊道,“快,快带爷走!”

    丁淼显然没反应过来穆安安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勇敢了,因为他也没听清穆安安刚才叫了两句什么,实际上,就算他听清了,他也没法儿理解穆安安是哪来这么大的底气。

    凭什么,就凭一句话和那枚咕溜溜滚进座位下面的钢镚儿吗?

    如果丁淼这样问了,穆安安会点点头并认真的回答他一句:“你想的没错。”

    不过事实上,丁淼根本还没来得及问出这个问题,穆安安就急急忙忙地冲他喊道:“快,看看你的能力恢复了没有!”

    刚才清楚地感觉到自身能力消失的丁淼自然不会认为他的能力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所以当穆安安说这话时,他只觉得眼前的年轻人似乎是被逼疯了。

    穆安安见丁淼不信,赶忙又说道:“你试试嘛,你就试试又不会掉层皮。”

    见穆安安如此坚持,丁淼点点头刚准备回句好吧时,他突然感觉不能呼吸了,低头一看才发现是脖颈上的铁链陡然缠紧了很多。

    “你想干什么?”

    站在车旁的零当然不会只是干看着车内的二人,虽然他不知道穆安安想搞什么鬼,但先制住他俩准没错的。

    被勒住脖子无法呼吸,以至于眼泪都快出来的穆安安试图用他嘶哑的声音告诉丁淼真相。

    “你的能力恢复了咳咳咳快带我走”

    能够预料到,只要再过几分钟,不断缩紧的铁链就会把他的脖子扭断,在此之前,丁淼现在也只能祈祷穆安安说的是真的了,毕竟现在他的能力就是浮在书面上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来吧,让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丁淼心中这样想着,然后他就像平常使用能力那般先是预想了一下目的地,而后集中精神发动。

    “嗡!”缠绕在丁淼脖子上的铁链先是放出一声由于高速震动而产生的嗡鸣声,而后便陡然开裂成了无数的碎片散落一地。

    “嗯?怎么可能?”少年看着这一幕几乎不敢相信,他从未见过有奇种能够在负荷能力药物的副作用期间再次使用能力,不过尽管震惊,他还是冷静地处理了眼前发生的一切,绑在丁淼脖子上的铁链几乎是开裂的下一瞬间便被他重新修复了,而且为了防止事情发生变故,他又控制手边的数百“飞刃”分成两拨朝车内的王东来和穆安安刺去。

    零这回是真动了杀心,那数百“飞刃”眨眼间便出现在了穆安安与丁淼的眼前,根本不带半点儿停滞的,就在上一瞬间的下一瞬间,“飞刃”就将插入他俩的脑颅中,从这惊人的速度也可以看出零刚才在面对王东来时根本没尽全力。

    零的速度是很快,但可惜他面对的是奇种界的跑路之王丁淼。

    刚才震碎铁链那一下,丁淼只不过是在试水而已,他真正的能力发动起来,别说是这条铁链,就算是挣脱地心引力的束缚,直接去到外太空都不成问题。

    “来吧,让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在“飞刃”贴脸的那一瞬间,丁淼大喊道。

    “死到临头了,想得倒挺美!”零在心里冷冷的嘲讽了句,他显然不觉得丁淼能趁下一个瞬间,“飞刃”袭脸之前逃离这里。

    “飞刃”距离穆安安与丁淼的头颅只有不到一拳的距离,而它走过这一拳距离所需要的时间短到只能用毫秒去计时,可就是这短短的几毫秒内,丁淼施展了瞬间移动的能力,他、穆安安连带整辆车租车以及车租车内的一切事物痛都在原地一齐消失不见,其中连带的甚至还有已经飞到二人脸前的“飞刃”。

    与整辆出租车以及“飞刃”之间的联系也是在一瞬间之内中断的,排除自己主动收回能力的可能性之后,零只能推断出他们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地方远到超过他的能力施展范围。

    “该死!”眼睁睁看着丁淼带着整辆出租车从自己眼前逃走,零的愤怒是难以言表的,他发泄似的攥紧拳头虚晃一挥,街道两旁的车子便都一齐向后滑去,街边刚刚亮起的路灯和垃圾桶也都变得东倒西歪的,不少店铺上的铁边招牌也都被这一下给震落下来。

    在“飞刃”袭脸的一瞬间,穆安安与丁淼以及整辆出租车都被传送离开了,在这其中还包括了袭他俩脸的那数百把“飞刀”。

    “完了完了,这回是真的玩完了。”在被带走之前,被“飞刃”袭脸时,穆安安如此绝望的想道,在感受到被传送离开之后,他的神经刚刚准备放松些许,而后又见到那天杀的“飞刃”也被丁淼一齐带来了,他随即恢复了原本的绝望情绪,“完了完了,这回是真的完了。”

    心生绝望的穆安安紧闭双眼,静静地等待着“飞刃”的降临,却没想到这一闭眼却错过了极为精彩的一幕。数百“飞刃”在失去零所赐予的动力之后,也就是在传送过来的一瞬间之后,它们便纷纷朝地上掉去,就像突然没了电的无人机一样,只不过“飞刃”的数量较多,这数百“飞刃”一齐掉下来的景致还挺壮观的。

    听到数百“飞刃”稀稀落落掉在车底的声音,穆安安缓缓睁开眼,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危险已经解除了。

    不过脖子和身上的铁链都未撤去,他现在仍被困在这一个小小的汽车后座上,没法儿动弹,此刻唯一能感受到的是来此趴睡在他大腿上的“秃顶中年大叔”造成的触感。

    “卧槽,丁淼,你怎么把这货也带来了?”感知到“秃顶中年大叔”的存在之后,穆安安十分疑惑的向丁淼问道。

    同样被铁链困住,现在应当坐在车前座的丁淼却没有作声回答。

    脖子上绑着铁链,虽然现在松了许多,但穆安安仍是连低头这个极其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他只一直仰头看向车顶,转动头部,仅仅只有眼角的一点儿余光能看到车窗外景致是一片白色的,再通过从破碎的车窗吹进的阵阵寒气来推断,他们应该是被传送到了某个较为寒冷的地带。

    从破碎的车窗和裂开的车身不断涌入着寒气,而没有热量的补充,很快寒气的侵蚀将整辆出租车内部的气温都降到了冰点,仅仅只是穿着一身单薄休闲衫的穆安安很快便感觉到了寒冷,除了大腿上那一块被“秃顶中年大叔”温热的身体覆盖的区域以外,穆安安身体的其它部位很快就冻僵了。

    “卧槽,丁淼!你快醒醒啊!”穆安安又尝试着叫了丁淼两声,顺带着扬起脚踹了车前座两下,可是都没有得到回应,“不是吧,难道我今天没被人砍死,倒要冷死了?老天爷,你这特么是在玩儿我吧?绝对是在玩儿我吧?”

    老天爷也同样没有听到穆安安的哀嚎,或者是听到了他的哀嚎但是并没有理会他,穆安安就这样被铁链困着,一动也不能动。随着时间的推移,本就冰冷的铁链,现在甚至能为人直接添加上寒冻的负面属性了,现在基本上只要稍微挨上一下铁链就是冻伤的程度,而像穆安安这样一直紧挨着,早就已经冻伤乃至于麻木,神经疲倦的已经感受不到痛楚了。

    躺在穆安安大腿上的“秃顶中年大叔”或许是因为冷的缘故,“他”稍稍蜷缩了一下身子,并努力往穆安安身体上靠拢着。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美少女做出这样的举动,穆安安当然不会介意,甚至还会有一丝小兴奋,可现在正这样做的少女,没多久之前还是一位地中海发型的中年大叔,一想到“他”原本的那个体型以及那张脸,穆安安就一阵一阵地犯恶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