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A城。

    位于帝都最繁华的酒店,在33楼的总统套房正睡着两个全luo的人。没错!就是傅斯琛和苏俏这一对欢喜冤家。

    苏俏慢慢恢复了知觉,觉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好像被车辗了一遍!让她下意识捉紧了睡在旁边的傅斯琛。

    苏俏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看到了自己旁边正睡着大名鼎鼎的傅斯琛,从小到大,两个一见面就互怼。

    “啊啊啊”一声尖叫声,把傅斯琛吵醒了,傅斯琛用手捂住苏俏的嘴巴。“放开我,傅斯琛你这个混蛋”。什么情况?为什么你和我会睡在一起?苏俏满脑子疑问,喉咙干得沙哑而疼痛

    “俏俏妹妹,叫这么大声我还以为昨晚没有满足你呢,看来昨晚发生了什么,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要不要斯琛哥哥帮你回忆一下,嗯?”

    “昨晚可是你主动的哦,把该看该摸的都做了,哥哥可是第一次呢,俏俏妹妹是不是要对哥哥负责啊?”

    她瞪着眼看着眼前风流倜傥的这个人,再三的确认,昨晚是跟他傅斯琛发生了关系!在脑子寻找昨晚的记忆,她隐隐约约记得昨晚她是和闺蜜宋佳音在夜色一起喝酒的。

    为什么会来到了帝都酒店?

    又为什么傅斯琛会在床上?

    看来得打个电话问一下宋佳音这个当事人才知道答案了,苏俏把电话打通以后,疯狂追问“宋佳音”昨晚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会和傅斯琛在一起?你丫的,滚哪去了,我不是和你在夜色喝酒吗?”

    宋佳音狗腿地说“我的俏美人啊,昨晚我们是在夜色喝酒没错,可是你喝醉了,你还有印象吗?”

    “本来我想打电话给你哥让他来接你回家,但不小心按错了,打给了你的冤家傅斯琛,然后他就过来接了你。”

    “至于后面发生了啥,只有你们两个当事人才知道哦!”宋佳音满脸奸笑的说:“俏俏,你老实说是不是把傅斯琛睡了?”哈哈哈

    苏俏听完宋佳音的话以后,整个人处于僵硬的状态,然后她弱弱的跟傅斯琛说:“昨晚我喝断片了,我完全不记得发生了啥,反正我也是第一次,我们就扯平了吧”。

    不行!俏俏妹妹你必须对我负责!不然的话,我要告诉伯父伯母,说你抛弃我!傅斯琛一本正经的对苏俏说。

    苏俏这时头都大了,他们两个从小到大就是欢喜冤家,说不上是死对头,反正对方都喜欢互怼互损,她可不会觉得傅斯琛对她有意思。实际上傅斯琛一直喜欢她,只是他表达的方式不一样。苏俏一脸嫌弃的说:“什么鬼啊,我还没让你对我负责呢”。

    傅斯琛嘴角一扬,“好啊,既然我和俏俏妹妹都做了夫妻之间的事情,那我对你负责也是应该的,现在我们就去把证领了吧!”

    傅斯琛心里正是打的这个主意,他想这天想了二十八年,终于可以实现了,他和苏俏家是世交,他们父母也是盼望他们两个能在一起互相照顾!

    A城的傅斯琛在黑白两道可是让人闻风丧胆,他从18岁接管傅氏,管理得头头是道,把傅氏集团推上了金字塔的顶端,他涉及的生意不止房地产、娱乐圈、百货商场、美食城等等项目,人称金融界的点金胜手。大家都说得罪了傅总,就是得罪了阎王爷。

    而苏俏则是傅总的唯一软肋,没有之一。

    苏俏裸着冲进浴室,看见自己的衣服乱七八糟地散落在地板,变成了一堆碎布,还不是昨晚被某个qin兽全给撕烂了,愤怒得她要吐血。镜子里面的自己全身暧昧,脖子下面都是满身的痕迹和淤青,她忍不住爆了一句粗话,“我草”,往浴室门外嚷嚷了一声“傅斯琛你这个魔鬼,是不是想jing尽人亡。”

    而浴室外面的傅斯琛早已经让特助秦淮准备好了衣服,秦淮恭恭敬敬的把衣服拿进来。“傅总,您和苏小姐的衣服我已经按您的要求准备好了。”“衣服放下,你先出去吧”。傅斯琛换好衣服以后,苏俏还在浴室急得跺脚。

    怎么办?没衣服穿难道裸奔出去吗?一阵敲门声把苏俏拉回现实。“俏俏妹妹,你是打算在浴室里面长住,嗯?”衣服我给你准备好了,赶紧开门,把衣服穿上。

    苏俏把傅斯琛给她准备好的衣服和袋子一手扯进浴室,打开袋子,她的脸蛋涨红,连内衣内裤都准备好了,而且还是她的尺寸,她一边嘀咕着:“臭色狼大混蛋,居然连她的尺寸都知道了”。

    不得不说,傅斯琛眼光很好!帮她准备的衣服是一条酒红色的连衣裙,刚刚好把她婀娜多姿的身材显露出来。苏俏是那种冷艳的样貌,骨子里透着一股高贵的气质,她可是苏家的小公主,从小受父母哥哥的宠爱,可她却没有公主脾气,比她漂亮的没有她身材好,比她身材好的没有她漂亮。

    两人把仪容仪表收拾好以后,苏俏手心都出汗了,“傅斯琛,你确定我们要去领证吗?你不是讨厌我嘛,我们能不能回家和父母商量一下啊,而且我身份证户口本还在家里呢”。

    苏俏其实就是想拖延时间,她可不想这么早就嫁人了,她才22岁,正是享受单身的时候,干嘛想不开要走进婚姻的束缚啊。可是她却不知道心里的小九九已经被傅总这个老奸巨猾的大灰狼早已洞察。

    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傅斯琛没给她逃跑的一丝机会。“俏俏妹妹,你就放心吧,我已经跟伯父伯母说好了这件事啦,而我爸妈更是恨不得我把你娶回家,你的户口本身份证伯父伯母已经让人送过去民政局了”。这下你可以安心跟哥哥去领证了吧!

    苏俏哑巴吃黄连,只能默默忍受。上了傅斯琛开的贼船,想下船比登天还难。

    为什么昨晚是她和傅斯琛在一起啊,苍天啊大地啊,不带你这么坑的。

    而在酒店门口,一群记者正在蹲点等傅总,因为傅总可是从来没有绯闻传出来的,收到小道消息,傅总凌晨和一名女子在酒店开房,而且两人行为非常亲密,让记者们充满了八卦之心。

    苏俏和傅斯琛刚出酒店门口,就被记者拦路了,记者们的摄像头照相机就像大刀短炮一样对着两个当事人疯狂拍照。

    一位女记者大胆问傅斯琛“傅总请问您昨晚你和谁在一起呢?是不是身边这位小姐?”

    傅斯琛目光温柔地对着苏俏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妻苏俏,说的没错,昨晚我就是和她在一起”。

    傅斯琛拉着苏俏上了限量版的兰博基尼,一踩油门,飘了一股烟,留着一堆记者在风中原地石化。

    记者A:哎呀我的妈呀,这是什么惊天大新闻,赶紧报道出去啊,傅总居然有未婚妻了。

    记者B:这可是史无前例的大新闻啊,傅总以前可没有传出过与女人有关的绯闻啊

    记者C:幸好我拍了照片,我先走了,回去交差,这次我就不信不上头条。

    而两个当事人已经一溜烟的消失了,完全不担心上头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