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初夏的午后,天空忽然阴沉下来,炎炎烈日隐入参差低垂的云层。

    到了晚上。

    苏俏并没有直接回家,也不想这么早回去,而是去了A城最大的赛车俱乐部。

    乌云从天边飘忽而来,翻翻滚滚,垂悬在苍穹之下,黑压压一片。

    茂盛的树木在风里摇曳枝叶,树荫深处传出鸟儿婉转的鸣叫。蝉鸣阵阵,夏虫低吟浅唱,悦耳动听。

    她从小到大可不是像别人家的女儿一样,安安分分,规规矩矩做个淑女,她注定不一样,她从小学习跆拳道,枪法等。

    她姿态曼妙,一身机车服,黑色紧身裤,马丁靴,今晚打扮得酷酷的。黑发如云,眉目如画,一张妩媚的脸庞上,两只明眸好似秋水般明澈,柳眉弯弯,朱唇皓齿,双颊粉嫩若花,好似下凡的仙子一般楚楚动人。

    赛车也是跟着自己哥哥玩,后来喜欢上了赛车过程中的这种感觉,还有获得胜利这种心情,车技也就超越了自己的哥哥。

    心情有点郁闷。

    “唉,听说这次比赛蝉联好几次的冠军也来了,他们想拿冠军无望了。”

    “真的啊?。那我们今晚就有眼福了。”

    “对对对,就是那个叫苏俏的女生,她一直都很厉害。”

    苏俏来到赛车场,找到她停车专属的位置 ,开上她改装过的红色敞篷跑车,全场独一无二,超级拉风且惹人注目,非常有排面,她的车技在俱乐部这么多富家子弟和比赛选手中至今没人比得上,从未被超越,一直蝉联冠军,内行的人都认识她。

    随着倒数结束,站在车头的火辣美女一把扯开身上的清凉吊带,抛到空中。

    山道上,跑车的轰鸣声四起。

    五颜六色的各种改装跑车,如离弦之箭一样,在尘土灰暗的崎岖山路上奔驰起来。

    乌云滚滚的天际忽然被闪电撕裂。

    不停的闪电,雷声阵阵。

    乌云涌动。

    天上地下,皆是风云翻涌的模样。

    尘嚣四起,滚滚烟尘。

    远方天际隐约传来阵阵雷鸣之声,

    乌云随着冷风呼啸而至,在天空翻滚不止,渐渐堆积成铅灰色的重重云层。

    一道道霹雳闪过,雪亮的闪电犹如无数道银蛇一般,在黑云间凌空飞舞,从天空垂直地劈下,穿透重重的黑云,霎时照亮昏暗的苍茫大地。

    苏俏的身体紧靠着驾驶座,她从一开始就一骑绝尘,排在了所有赛车的最前面。

    她一向如此,特别是今晚,像是带着情绪赛车一样,非赢不可。

    天色昏暗,后面又有媲美雷鸣般的马达轰鸣声,虽然隔着挡风玻璃,她依然也看得清前面的道路。

    雨幕遮天,天地一片迷蒙,远方的天空和大地连成一片,树木枝叶在肆虐的暴雨中疯狂摇晃,残枝败叶横飞而出,地上水流湍急,水洼连成一片。

    地下飙车比赛,估计在别人眼里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但是在苏俏眼里,只是一场游戏比赛而已。

    这种感觉完全不是什么游乐场的过山车可以比拟的实际上玩的就是刺激和心跳。

    尤其是在山道弯曲的时候,观众清楚在荧幕是上面看见车子急速靠近没有护栏的山道边,就在观众以为她的车子要冲出山道掉下去的时候,车身就能一个潇洒的漂移,重新拐会往上盘升的山道上面。

    荧幕前面,一片叽叽喳喳的声音,在讨论着最终的赢家会是谁。

    观众A:我的天,这个女生太厉害了吧!

    观众B:你们第一次观看比赛吗?开这车可是我们这一直蝉联第一的俏姐。

    观众C:真的太精彩了,她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观众D:人家蝉联第一实至名归,你们哔哔赖赖干什么。

    观众E:老子还不相信了,她能狂到最后。

    观众F:这个小姐姐太飒了,爱了爱了…

    观众G:我俏姐还是我俏姐,无人能及。也许

    观众

    大部分观众觉得是运气好而已,但一次是幸运,两次是非常幸运,三次呢?她能一直幸运到终点吗?

    雷声隆隆滚过,震耳欲聋,大雨倾盆而下。

    雨滴急坠而下,犹如一道道从天而降的箭矢一般,发出哗哗的声响。

    云层再也承载不了雨水,哗啦啦的大雨疯狂的倾盆而下,将原本就不安全的车道又增加了可怕的危险,甚至有可能威胁到人的生命安全。

    挡风玻璃不再清晰,致命的弯道一次比一次出现得猝不及防,让人完全来不及反应过来。

    苏俏已经听到了后面好几声连人带车翻下山道的巨响了

    远山朦胧,树木苍翠,在雨水的滋润下倍显枝叶茂盛,细碎的树叶在暗淡的天光下倍显鲜亮如新。

    她依然从容不迫,一脸淡定,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大佬吧。

    有一个赛车手一路稳定超车,发挥极其稳定,追上来之后,就一直紧咬着苏俏的车尾不放。

    但是这种地下飙车苏俏不知道参加过多少次了,论技术和经验,她很有自信赢得比赛,比后面紧紧跟着车尾那个要好太多了。

    苏俏低哼一声:“小样,姑奶奶飙车的时候,估计你还在喝奶呢。”

    这场比赛,她赢定了。

    这种下雨天,而且还是在这么陡的山道比赛不要说那个紧跟车尾的小子了,就是她现在这个速度已经是极限了。

    现在,距离终点已经只剩下一个弯道了。

    只要她保持着这个速度,就能够在下一个弯道之前追上那个小子!

    那个小子发狠,疯狂地赶上前面那辆在滂沱大雨的夜色里,也依旧惹眼嚣张的红色跑车。

    两辆车的距离在逐渐缩减。

    无人机在空中盘旋,转播摄像头对准了这两辆车。

    胜负就是现在了

    赛车手的车已经快要和红色跑车并行了。

    他挑衅地冲着红色跑车嘿了一声。

    对方难道是要赢了?是要超越苏俏了吗?!

    苏俏松开握着方向盘的一只手,慢吞吞的冲着赛车手竖起了中指,单手把着方向盘,随后…

    油门一踩,原本快要并行的两辆车,忽然拉开了距离!

    赛车手震惊的看着红色跑车离他越来越远。

    不可能的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加速?

    怎么敢加速?!

    这是在玩命吗?

    看着投影大屏幕的观众席,一阵沸腾。

    那辆红色的敞篷跑车,把那个准备超越它的赛车手甩在了车后,红色跑车里面的主人依然是蝉联数届比赛的冠军。

    胜负已定。

    超过终点的那一瞬间,那个赛车手瞬间感觉心如死灰,眼前的世界仿佛眨眼间都坍塌了,犹如废墟映入眼帘,所有的景色仿佛都失去了应有的颜色,日月都变得暗淡无光,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生无可恋,知道了自己终究是比不过冠军苏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