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傅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秦淮正在向傅总汇报着苏俏刚刚在赛车俱乐部发生的事情。

    傅斯琛听完,脸色阴沉,不无醋意地说道:“她今天见了谁?”

    秦淮战战赫赫道:“夫人,今天…见了陆白,也就是夫人高中时期的男朋友。”

    秦淮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傅斯琛会把火撒到他身上,现在不能得罪总裁,要不然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傅斯琛:“走,跟我去接她回家。”

    他肯定知道她今天是因为心情不太好,所以才去赛车了。

    因为刚刚的倾盆大雨,苏俏全身湿漉漉的。

    傅斯琛来到赛车俱乐部,他那双灵动的眼珠子,迅速地转动了几圈之后,露出兴奋难抑的光芒,看见苏俏坐在跑车驾驶座上面,正静静的吹着冷风。

    苏俏现在似乎需要吹吹冷风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下车走到苏俏的车旁,伸手去抚摸她的脸颊,拨开她湿漉漉的头发撩在耳后,露出她那张俏丽的小脸蛋。

    他不喜欢现在这样毫无生气的她,整个人就像是被染上了一层黯然的灰色。

    安安静静,就像一朵即将枯萎的花。

    他还是喜欢张牙舞爪的那个她,活泼好动那个她。

    鲜活的模样才适合她。

    “俏俏”傅斯琛低吟着她的名字,手掌扣住她的后颈,嗓音磁性:“你现在还有我呢,别这个样子”

    苏俏的后颈被他扣得紧紧的,他手掌的温热透过皮肤传来,熨烫着她,她退缩不得,只好茫然问:“什么样子啊?”

    男人的眸子不悦的看着她:“就你现在这个样子。”

    苏俏:“怎么,不喜欢我安静的样子吗?”

    傅斯琛:“比起现在,我更喜欢你活泼开朗的样子,俏俏,在我面前,你可以不那么坚强。”

    她听到这句话以后,内心颤抖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听他说这样的话。

    他是在安慰自己吗?

    可是

    难道他知道陆白的事情?

    不应该啊,知道了会这么心平气和跟她说话吗?

    不会他是

    苏俏疑惑地仔细打量着傅斯琛,从他深邃的眉目,到犹在精致的下巴。

    他来不及擦自己身上淋湿的地方。

    她的脸却都已经被他擦干净了。

    苏俏想他应该也知道她今天见了谁,为了防止误会,她还是有必要亲自跟他说清楚,毕竟夫妻之间容不下一颗沙子,倒不如坦白。

    “你都知道了?!”

    “我都知道了,我相信你。”

    “其实,我现在跟他没什么了,只是有点感触罢了。”

    “我知道了,你爱的一直都是我!”

    “你身上也被淋湿了。”苏俏出声道。

    傅斯琛似乎怔了一下,但很快,他神色如常的把另一条干爽的毛巾塞到她手里,双臂无所谓的摊开。

    “俏俏,那你给我擦。”他耍小孩子脾气般命令道,嗓音沙哑。

    …这是什么鬼啊?玩小孩子游戏吗?

    你帮我擦我帮你擦?

    就像是你拍一我拍一,你拍二我拍二…

    还真是个傲娇的男人。

    苏俏在心里吐槽着,但还是拿着毛巾,朝他脸上擦去雨水。

    傅斯琛任由她擦拭的坐在那里,深邃的眼眸,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和待遇。

    莫名的心乱。

    苏俏忽然觉得脸蛋在发热,心里砰砰跳的。

    狭窄的车厢里,气氛变得有点奇怪。

    苏俏不敢直视看那双目光炽热的眼睛,尽责的一下一下,擦拭那种俊脸。

    隔着毛巾,她也能感觉到毛巾下那种脸的轮廓。

    高高的眉骨

    英挺的鼻梁

    薄薄的嘴唇

    抓着毛巾的食指,忽然被人隔着毛巾咬住。

    “啊!”苏俏倏然出声,条件反射的看过去。

    傅斯琛眼眸里的仿佛燃烧着火焰,越燃越烈。

    “傅斯琛,你属狗是不是?”

    他事不关己的挑起眉尾,松开她的手指,慢悠悠地道:“继续擦。”

    苏俏愣了愣,下意识地想要缩回自己的手,“不是已经擦完了,你还想磨皮?”

    从额头到下巴,都已经被苏俏擦得干干净净了,滴水不漏。

    傅斯琛抓住她的手放在他的胸膛,目光依旧黏在她的脸上,宠溺的道:“我家俏俏真温柔。我很满意!”

    察觉到她的脸颊开始发热,他邪气地勾起嘴角:“俏俏,你还不放开手是想吃我豆腐吗?怎么样,手感好不好?”

    苏俏连脸带着耳朵轰的一下子红了,一下子从他胸膛里抽回手:“我…我才没有!是你一直没有放手!”

    “是吗?”男人的语调懒洋洋的,像是逗弄小动物的语气。

    苏俏眼睁睁地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又解开几颗衬衫的扣子,抬眸的眼神,仿佛邪恶至极却又无比撩人。

    他嗓音轻声地诱哄:“那我们开始吧,嗯?”

    开、开始个鬼啊

    还诬陷我吃你豆腐…

    苏俏内心咆哮着,脸上越来越烫。

    就在她头脑混乱地按着毛巾,忽然,一双大手按在她手上。

    手心下触碰到一片温热结实,像是一颗炸弹,瞬间把苏俏本来就糊了的脑子炸成了一片空白。

    把对你的喜欢酿成酒,十里外的猫都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