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腰上忽然一紧,傅斯琛的气息迫近。

    他的气息霸道又禁欲,带着特有的阳刚和硬朗。

    他的唇霸道地压了下来,在她的唇上辗转缠绵,吸取她的甜美,下意识不想放开她,吻得难舍难分,加深了这个吻,沉醉其中。

    握着苏俏的手,也不自觉放开,他顺着苏俏的手臂,一点一点向上直到捧住了苏俏的后脑勺,傅斯琛不想让苏俏退缩。

    座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了下来,苏俏半睁的眼眸,看到黑色的顶棚。

    车外,雨声大作,雷声阵阵,盖过了羞人的声音

    依然挡不住车内的热情洋溢,呼吸的热度带起雾气,模糊了车窗,遮住了涟漪的春色。

    他反唇相讥道:“乖,我们回家继续。”傅斯琛摸了摸苏俏的头发。

    苏俏不禁有些呆了,差点忘记了呼吸。

    伏在苏俏身上的傅斯琛,清楚感觉到身下的小女人柔软的身体因为紧张而绷紧。

    两人呼吸交织着,他的鼻尖几乎挨着她的,再往下一点,就能碰着她红润的嘴唇。

    暧昧的气息不断环绕在车厢里。

    傅斯琛再次感觉到了身体里那种最原始的冲动。

    如果再靠近苏俏,傅斯琛很担心自己会对苏俏做出什么事来,这是傅斯琛遇到苏俏开始第一次对自己的这样不自信。

    他的自控能力一向很好,可是面对苏俏的时候,所谓的自控能力和洁癖好像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天亮,阳光倾洒进来。

    “小心点!”男人神清气爽的一把将她捞回怀里,醒了?昨晚你晕过去了,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晕过去???

    苏俏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她看咳了咳,面红耳赤地忽略了他的问题,磕磕绊绊地问:“我…我没事!我昨晚只是太累了!”

    昨晚自己赛车赢了,然后和他在车上

    怎么一觉睡醒就在卧室呢?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昨晚被吃干抹净了。

    刚刚想起床,感觉身体酸疼

    这个男人也是够了从来都不懂收敛一下自己的不要脸程度!还不懂节制,几十年没有吃过女人吗?

    简直就是一匹饿狼,受苦的就是自己。

    傅斯琛的眼底俏然浮上一丝宠溺,唇角挽起愉悦的弧度。

    他照常去公司上班,她继续补觉。

    转眼间周末。

    登高望远,面朝东方,但见遥远的天际泛起一抹白光,远方的群山之巅最先映入眼帘,地平线上很快泛起一片赤红之色,一轮旭日缓缓东升,朝霞渐渐映满天空,天际犹如被画笔涂抹过一般,变得色彩斑斓,云蒸霞蔚,令人眼花缭乱。

    早上起床后,两人打算去骑马场骑马,吸收一下大自然的风光,在家也葛优躺太久了,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了。

    傅斯琛已经换上了一身骑士服,英式马裤,高筒马靴,手上戴着一双黑色的真皮手套,手里拿着正规比赛时用的黑色头盔。

    苏俏也已经换好了骑马专用的衣服,今天的她,姣好的腰身被骑士服衬托得盈盈一握,把她好看的身姿凸现出来,显得更加娇小玲珑,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清丽的五官不施粉黛,唇不点而朱,眉不描而黛,那双明眸如同一汪清水,白皙的肌肤光滑得如同一尊美玉,气质清新淡雅。

    此时的傅斯琛,上身被休闲西装包裹,更加显得身形修长挺拔,英俊非凡,如若上世纪都绅士,儒雅而高贵,他一出现,便吸引了在场众多女士欣赏仰慕的目光。

    可惜了,已经名草有主,注定是你们得不到的男人。

    苏俏正站在他身旁,情不自禁的觉得有点骄傲,心里暗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男人,能差吗。

    进入主题。

    此时马术比赛已经开始,先是男子组开始,苏俏站住围栏外面,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呼啸而过,马儿矫健的身形跳跃过障碍物,一马当先,身后的对手被他远远的甩出了一大截。

    而最前面遥遥领先的男人,就是傅斯琛。

    结果已经很明显,赢家就是傅斯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