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老太爷,您不是说笑吧?真的没事了?”林天龙盯着老太爷,惊魂未定的问道。

    “没错,我感觉我现在体十分轻盈,仿佛年轻了几十岁,你看,我还能转圈呢。”老太爷说着话,竟然是当真在众人面前转了个圈,脚下步伐稳健,平衡感十足,哪里有药摔倒的迹象,原本九十岁的高龄,此刻也不过是七十多而已。

    “这神药当真乃是当之无愧的神药啊,太厉害了。”

    “是啊,神药厉害,可是炼制神药的林少爷更加厉害啊。”

    “就是,以后我们林家有了林少爷,还怕什么其他家族啊,后,我们林家必定是国内家族之首。”

    下面的人欢呼雀跃着,而林宏几个人脸色却是铁青的不得了。

    林逸一回来就让他们几个人讨厌至极,眼下,更是大出风头,让众人直接是将他们几个人的存在感抹灭的一点不剩。

    几个人从小就是捧在手中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谁见了不得是拼了命的夸奖,这个时候被数千人冷落,自尊心顿时是受不了了。

    “吗的,林逸,老子若不是不搞死你,老子就不是林家的子弟。”林宏双眸通红的盯着林逸,眼神之中满是仇恨的目光。

    “林逸,那神药,是你制作出来的?”老太爷从众人口中得知,自己是吃了林逸的神药才复原的。

    他虽然卧病在,但是平里都有专人将新闻传递到他的耳中,青州市神药闹的沸沸扬扬,自然是逃不出他的耳朵,如今这神药竟然是出自自己林家子弟之手,顿时是让他欣喜不已。

    “没错,我就是神药制作者。”林逸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老太爷激动的脸色通红,一个劲的握着林逸的手,“我林家后继有人了,后继有人了”

    “后继有人?”林诚和林鹏虽然愚笨,可是眼下老太爷的话意味着什么,他们也是清除无比,“宏哥,听见没有?老太爷这是想让这个小子做林家未来继承人啊,到那时候,咱们哥几个不是什么都捞不着了吗?”

    “哼,放心吧,这个小子死定了,我绝对不会让他活下去的,待会,咱们就这样”林宏嘴角勾起一个微笑,三兄弟凑在一起,脸上逐渐的浮现出沉的笑容。

    而他们却是忽略了站在一边的张双意,女孩听的清清楚楚,俩条柳眉逐渐皱起,脸上的表也是变得极其的不自然起来。

    “来来来,吃饭,吃饭,今天我们不光是要庆祝林逸回归,还要庆祝老太爷体复原,以及我们林家出了一个医学天才啊,三喜临门那。”林管家恰到好处的大声道。

    “对对对,吃饭,吃饭。”老太爷十分开心,从刚才起,他一直握着林逸的手就没有放开过。

    千人饭局,林家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大的场面了,所有人都是吃的十分的尽兴,当然了,林宏三人和林沧海却是形同嚼蜡一般。

    尤其是林沧海,眼下林逸成了老太爷手心的宝贝,他动林逸,也就是动了老太爷,这个霉头,他不触了。

    酒足饭饱,老太爷为青州市的近千人准备好了住宿。

    “林逸兄弟”

    林逸刚刚起准备回去休息的时候,后传来了一声吊儿郎当的喊声,他转头,却见是林宏三兄弟正朝着自己走来。

    “有事?”林逸反问一声。

    “哦,没什么大事,这么多年了,你从未回来过,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咱们出去玩玩,林逸兄弟该不会不给我们这个面子吧?”林宏皮笑不笑的说道。

    “林先生,小心,这几个人没安什么好心。”宋强警惕十足,凑到林逸耳边小声提醒道。

    “林逸兄弟,我们哥几个刚才不知道内,所以多有得罪了,现在就算是我们恕罪吧,好吗?”林诚和林鹏也开口道,语气近乎求饶。

    “林逸,既然你这三个哥哥有心,而且,态度这么诚恳,你就和他们去转转吧,他们三个对天海市熟得很,有他们做向导,也能让你更快的融入进来。”林逸还未开口,老太爷抢先一步说道。

    “好吧。”林逸无奈,他本想回去睡一觉,但是三人的面子他能不给,老太爷的面子却是不能不给。

    “好,我的车就在门外,我们走吧。”林宏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林先生,要不要我们跟上?”宋强小声问道。

    “不用了,这世上想伤我的人很多,但是有能力的却很少,几个纨绔子弟而已,不在话下。”林逸摇了摇头,迈着步子走了出去。

    “哼,老子看你能牛气到几时。”林宏三人相视一笑,拉着张双意跟了出去。

    林宏三人不愧是林家子弟,最差的车是林诚的跑车,价值八百万软妹币,林宏的豪车更加夸张,内饰竟然是用真金白银装饰,车灯之上镶嵌着钻石。

    林宏自然是和张双意上了一辆车,林诚独自一辆,林鹏由于年龄太小,只得服从哥哥们的安排,让林逸上了车。

    几个人在马路上风驰电掣,周围的司机似乎也是司空见惯,认出了这几辆车的主人,非但没有路怒症,反而都是拼命与之拉开距离,生怕蹭到这几辆豪车。

    畅通无阻,十几分钟之后,几个人闯入了一个类似于马场的地方。

    “林逸兄弟,下车吧,这里是林逸是的马场,平时有比赛,也有私人玩乐的地方,我们几个今天就带你来骑骑马。”林鹏停好了车说道。

    从车内出来,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马粪味,呛得林逸直皱眉头。

    有钱人的生活啊,不敢想象。

    “林逸兄弟,这一片马场是我们几个花钱建造的,只供我们几个人玩乐,在一旁的马鹏里面,圈养着上好的宝马,等会,你去挑选一匹,咱们玩玩。”林宏双手叉腰,语

    气之中掩饰不住的炫耀。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炫耀在林逸的眼中一文不值,甚至还有点傻。

    “林少爷,今天怎么兴趣来了,溜一圈?”

    几个人刚下车没多久,一名着西装的男子一路小路了过来,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

    “嗯,来玩玩,看看你有没有克扣我的马的粮饷。”林宏半开玩笑的说道。

    “林少爷这是说得什么话啊,在这天海市,谁不知道您林少爷的威名啊,哪敢说克扣啊,您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把手伸向您的口袋不是?”男人讪讪一笑,旋即一转头看见了林逸,心中顿时一阵纳闷,林宏为林家子弟,每一次来这里不是带着哪家的少爷,就是哪家的富家千金,什么时候带过穷小子啊?

    “林少,这位是”

    “哦,这位是我们林家多年走散的兄弟,今天刚刚回归,这位林少爷可不是一般人那,也不知道看不看的上我们的马场。”林宏语气之中有几分冷嘲讽的意味。

    男人眼观四方,耳听八方,哪能不懂林宏的意思,这分明就是俩个人之间有仇,特地带这个傻小子过来折腾他一顿。

    “原来是这样子啊,林少爷,您好,我是这片马场的经理,以后您要玩马,随时来找我,林家人玩马,我们从来不收费的。”虽然打心眼里看不起林逸这个着普通的穷小子,但是对方扣着一顶林家子弟的帽子,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经理能惹得起的。

    “好说。”林逸不想搭理二人的一唱一和,随意的点了点头。

    经理脸上笑容顿时一僵,心中暗骂一声,穷小子一个,若不是扣着林家子弟的帽子,老子连搭理都懒得搭理你,还他么的在这里摆谱,真是不识好歹。

    “林少爷,今天准备怎么个玩法啊?还是老一吗?”转瞬间,经理换上一副讨好的笑容看向林宏问道。

    “老一就免了吧,今天我兄弟初来乍到,就随意玩玩,去,把那匹洪虎马还有红烈马牵出来,其他再来几匹随意的马就行了。”林宏冲着经理眨了眨眼睛。

    “洪虎马那不是”经理一听,顿时是心跳加速起来,那洪虎马是林宏亲自起的名字,马也是从国外买回来的,想当初可是花费了大价钱,因为这匹马貌似是从原始森林中抓起来的,十分难以驯服,林宏为此废了不少力气都是无法让它成为自己的坐骑,聘请了无数驯马师,有几个人还差点让那匹马踩死。

    此马当真是如同洪水猛兽,兽中之虎,稍有不慎,命都可能丢掉。

    从那以后,林宏便是不敢再触碰那匹马了,但是由于他太过喜,也并未丢掉或者杀掉,而是好生的圈养了起来,直至今。

    现在将这一批马拉出来,他用脚后跟想都是为了陷害眼前这个穷小子。

    “倒霉催的,招惹不好,偏偏招惹林宏,今天,该你死了”经理一边往马圈走着,一边叹息着一口气,今天看样子马场又要出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