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第二匹红烈马是林宏前段时间刚刚买回来的,虽然子不比洪虎马,但是却也是烈十足,几十年经验的驯马师都是难以胜任,也不知道这一匹马林宏是要整谁。

    “林宏,那洪虎马不是”张双意满脸担忧之色,似乎有着难言之隐,只不过,她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被林宏狠辣的眼神把下面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你想说什么?那马虽然是名贵,但是今天我兄弟刚刚来到林家,难道我不应该把最好的马让给他吗?有什么话,回家再说,现在给老子闭嘴。”林宏恶狠狠的呵斥道。

    张双意抬头看了眼林逸,嘴唇动了动,却是始终惧怕林宏,没有将后面的话语说出来。

    “林少爷”

    没过多久,经理便是牵着俩匹马走了出来,后还跟着几名员工模样的人,手中也是牵着几匹俊俏的大马。

    为首的一匹正是林宏口中的洪虎马,洪虎马马如其名,庞大无比,比一般的马匹都是要壮上一圈,浑的肌线条十分鲜明,虎斑色的毛发狭长,在风中轻轻晃动着,那一双眼睛竟然不是普通马匹所拥有的温和之色,反而是充斥着一股浓郁的杀意,血红色一般,宛若一只濒临暴怒边缘的猛兽。

    “此马果真不一般,好似一只变了样的老虎,是一匹好马。”林逸点了点头,心中不赞叹道。

    虽然他知道林宏没安什么好心,不过马绝对是好马。

    另一匹红烈马,材也同样高大威猛,一红色的毛发迎风飞舞,宛若古代的大将军一般,每走一步都是给人一种压迫的气势,但是相比之下,还是比洪虎马要差上一些。

    而其后的那些马匹就显得十分的温顺了,高体型都是显得小可了一些,也被驯服的服服帖帖,与之相比,更像是俩匹马的随从。

    “林少爷,马来了。”经理小心翼翼的将手中俩匹马的缰绳递给了林宏,生怕惹怒了这俩匹野兽。

    “好,林兄弟,这一匹洪虎马可是我的宝贝啊,今天,这匹马就让给你了。”林宏险的笑着将手中的缰绳递给林逸。

    林逸倒是也不客气,一把抓过缰绳,轻声道,“谢谢。”

    “来,这一匹马给你,上去吧,我新买的,不比洪虎马差。”林宏转而变得毒辣无比,将手中的缰绳递给了一旁的张双意。

    “我?”张双意显然是没想到林宏会有这样的决定,她连连摆手道,“林宏,你知道的,我根本不会骑马啊,就算是普通的马,也得是你陪着我一起骑,这样一匹大马,我如何控制的住啊?”

    “老子让你上马你就上马,你他么的听不懂老子的话是不是?”林宏顿时是有些不耐烦了起来,“别他么的忘记了,你们家当初是为什么把你送给了我,要是让老子不高兴了,分分钟甩了你,到时候,看你老子不打死你?”

    “好”听见林宏的话,张双意浑颤抖一下,眼神之中恐惧无比,颤抖着双手接过了缰绳。

    “上马吧。”林宏一把把张双意扔到了马上,冲着后的二人说道。

    几个人翻上了马,林逸看着坐在马

    上紧张的浑颤抖的张双意,无奈叹息一声,自己也是翻上了洪虎马。

    不得不说,这匹马高俩米之外,尤其是毛发旺盛,风一吹,不低头还以为自己骑在了老虎上,果真是威风凛凛,感觉异样。

    “想当年,吕布的赤兔马恐怕也不过如此吧。”林逸再一次感叹道。

    “林逸兄弟,感觉可好?”林宏几个人笑着问道。

    “高处不胜寒,十分不错。”林逸微笑着回应道。

    几个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是戛然而止,他们的目的是让林逸尝尝苦头,现在这个家伙显然是在享受,这分明和他们的初衷反驰道而行之。

    “林逸兄弟,不如,我们塞一塞马怎么样?”林宏又想出一个鬼点子。

    “可以,怎么玩?”林逸也想让这几个纨绔子弟吃点苦头,毫不犹豫的点头问道。

    “很简单,这里的马场都是我的,我们跑一圈就行了,谁先到,算谁赢。”林宏指着眼前的马场说道。

    “行。”林逸再次点头。

    “哎,林兄弟,别着急啊,这赛马总得是赌点什么东西啊,要不,多无趣啊?”林宏笑着说道。

    “可以,你想赌什么?”林逸早就是猜到他不会善罢甘休。

    “这样吧,我们就赌你的神药单方,怎么样?”林宏低下头恻恻的问道。

    神药单方,那可是神药啊,假如有了这个东西,那么他林宏就是林家后供众人敬仰的存在了,钱财万贯,高高在上,美女成群,挥金如土,想想都是美滋滋。

    “好。”林逸差点是笑出声来,药方子他现在给他都行,可是那神药可不是只要有药方就能够制造出来的,否则的话,想当初见过自己炼药的人,岂不都是成了神医了?

    所以说,这个赌注从一开始对于林宏而言,就是一个稳赔不赚的赌注。

    “那你要什么呢?”林宏问道。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赢了,你们三位的汽车,归我。”林逸指了指门外的几辆豪车。

    “行,一言为定。”林宏爽朗一笑,似乎害怕林逸反悔,急忙敲定。

    林鹏和林诚也是相视一笑,乡巴佬果然就是乡巴佬,不过是几辆破车,在他的眼中居然是能够媲美那神药药方,简直是可笑至极。

    莫说是这几辆车子,就算是再来几辆,他们也是毫不心疼。

    什么青州市霸主,根本就是个笑话,连几辆破车都看得上,实在是可笑至极。

    “好,林兄弟,准备好了没有?我们要开始了。”几个人将马催促到了.asxs.,林宏十分有经验的弯下腰去,摆出姿势。

    “好了。”林逸点了点头。

    “嗖”

    后的经理伴随着林宏一个手势,口中的口哨吹响,五匹马立即冲了出去。

    林逸自然是冲在最前,他虽然不会赛马,但是他下的洪虎马

    却是异常的凶悍,起步速度丝毫不输给超跑,而且百公里不需要零点几秒,完全就是一瞬间的事。

    紧随其后的是张双意的红烈马,张双意直接是爬在了马背上,紧闭双眼,俩条如藕般雪白的手臂紧紧地抱着马的脖子,而红烈马更是因为脖子不舒服而拼命的奔跑着,挣扎着。

    由于马的挣扎,张双意更加的害怕,更加的用力,红烈马越发的挣扎,二者形成了一道死循环。

    短短几秒钟时间,林逸和张双意便是将后的三人远远地甩了出去。

    “宏哥,这样下去,咱们要输了啊。”林鹏和林诚二人迎风大声嘶吼道。

    几辆车他们不在乎,但是输给了林逸这事可就太过丢人了,这脸,他们丢不起。

    “输?开什么玩笑,老子早有准备了。”林宏冷冷一笑,从后抽出一根管状物体,然后他从袖口抽出一枚针状物,充填了进去,放在口中。

    “飞针?”二人见状,顿时是惊了一跳,急忙说道,“宏哥,这个速度和汽车差不多了,现在洪虎马要是出了意外,那小子必死无疑啊,老太爷那么喜欢他,他要是死在这里,咱们三个难逃自责啊。”

    “怎么了?你们俩个现在害怕了?”林宏冷冷的盯着二人呵斥道,“告诉你们,老子今天带他过来,就是为了弄死他,再说了,赛马嘛,马是他选的,死不死的,那也是他的事,与我们何干?就算是他死在这里了,那也和我们无关,到时候,老太爷顶多骂我们几句,不会真的惩罚我们的,别忘了,他是林家子弟,咱们也是。”

    二人一听,顿时都是没了脾气,低下头去,算是默认了林宏的做法。

    “嗖。”

    林宏口中猛地用力,管状物里面的针状体立即飞而出,冲向了林逸的洪虎马。

    “嘶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张双意的红烈马却是突然失控,那匹马猛地跳跃而起,不偏不倚,正好是撞在了针头之上。

    十公分的针体全部没入体内,红烈马顿时是受到了刺激,瞬间暴怒了起来。

    “救命啊”

    张双意哪里承受的住红烈马如此剧烈的颠簸,一双纤细的胳膊瞬间被挣脱开来,全靠着脚下的俩条绳子还挂在马上,吓得她大声呼救。

    “宏哥,打错人了,快去救嫂子啊。”林鹏和林诚二人急忙喊道。

    “闭嘴”林宏立即呵斥道,“救他吗什么救,那个人三番俩次的坏老子的好事,饭桌上敢不给老子面子和那个小子肌肤之触,刚才又想告诉那个小子,现在,她死有余辜,既然她那么喜欢那个小子,就让他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好了。”

    “啊”张双意还被挂在马上,体伴随着马匹一上一下的颠簸着,恐惧已经是让她喊不出声来,眼泪随着颠簸打湿了衣衫也无济于事,“救命救命”

    “简直是畜生行为。”林逸自然是听见了后的呼救声,他一把拉住缰绳,回头看去,“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不放过,林家怎么会出这样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