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宏哥,快看,那小子想干什么?”

    三人准备看一场好戏,林诚忽然间大声尖叫道。

    三人一齐看了过去,只见林逸拉住洪虎马,调转马头朝着张双意狂奔过去,紧跟着,他一只手拉住了张双意的胳膊,身体一侧,猛地一把将张双意从暴怒的红烈马上拉到了自己的马背之上,坐在了自己的身前。

    “曹”林宏大骂一声,眼睛都是红了。

    张双意是他的女人,此刻,竟然是被另一个男人漏入了怀中,即便是他根本不喜欢这个女人,可是他即便是亲手杀了这女人,也绝对不能让她落入他人之手,给他丢人。

    “宏哥,那小子抱走了嫂子,现在怎么办?”林诚和林鹏兄弟二人目瞪口呆。

    他们本以为林逸一副穷酸样根本不会骑马,可是刚才那一幕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林逸岂止是会玩马,简直是驴火纯情,出神入化,就那动作,他们哥三加起来这么多年的经验都是无法完成,更别说是在脾气出了名的坏的洪虎马背上,稍有不慎,都是有可能要命。

    “什么他么怎么办,老子看见了,既然那个小子不要命了,那老子就成全了他。”林宏再次拿出管子,这一次,他一口气往里面塞了三枚针体。

    “嗖。”

    一口气,三枚针立即是朝着洪虎马的身上扎了上去。

    “哼,这一次,老子看你还能活?”林宏死死的盯着林逸,眼神之中满是毒辣之色。

    “是你”与此同时,惊魂未定的张双意也终于是回过神来,当她看见自己莫名其妙的坐在了林逸的马背上时,立即是吓了一跳,“我怎么能坐在这里,你快让我下去,林宏看见会不高兴的。”

    “坐稳了”张双意正欲挣扎下马,林逸急忙大喝一声,他这会才是发现,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没脑子,林宏都是想要杀了她,她竟然还想着那个男人,是嫌被欺负的还不够吗?

    “你给我闭嘴,身后面的那几个男人都想让你我死,现在停下来,他们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和我一起冲过终点,所以,你最好安生点,这匹马的速度足以是媲美一辆超跑轿车,这样的速度跳下去,你我都会死。”林逸大声呵斥道。

    “我”张双意看着四周围的环境疯狂的变化着,心中也知道林逸所说的就是事实,一时间想不到反驳的理由,竟然破天荒的安静了下来。

    “嗖”

    突然间,林逸感到了背后有杀意,他一只手向后探出,一道无形的气息瞬间释放,在马背身后形成一道短暂的保护层。

    “当当当。”

    三声脆响,飞驰而来的针体直接落下,扎在了地面上。

    洪虎马继续飞驰而去,三兄弟这边却是遭了殃。

    “我曹,那针怎么飞到一半不飞了?全掉了?”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他们不是武者,看不见真气的形体。

    “嘶吼”

    突然间,冲在最前面的林宏身下的马匹嘶吼一声,猛地冲天而起,旋即跌落在地,直接是将林宏压在了身下。

    “噗嗤”

    林宏哪里想到这一幕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马匹的重量足足得有几百斤,他又是毫无防备,身体宛若被小汽车撞了一般,直接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宏哥”林诚和林鹏见状,立即拉住马匹,跳下去查看林宏的伤势。

    “咳咳”林宏年纪不大,二十岁中旬,年近三十,勉强算得上强壮的身体也并没有受到太过严重的伤势,不过内伤还是不可避免。

    “看样子,我们赢了”三人蹲在原地,不远处传来了林逸的声音,几人抬头看去,林逸和张双意正朝着这边走来,手中还牵着那一匹高大威猛的洪虎马。

    “林逸,你他么的对宏哥做了什么?他为什么会突然从马背上摔下来?”林诚和林鹏二人立即指着林逸的鼻子怒斥道。

    林宏也是用一双血红色的眸子紧盯着林逸。

    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在他看来,今天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和林逸有关,一切的罪责,都应该由他承担。

    “怪我吗?”林逸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几位还是先看看林宏的那匹马吧。”

    几人闻言,立刻朝着马匹看了过去,果然,那匹马此刻一条腿高抬着,在脚掌之上,还插着一枚针体,正是林宏发出去陷害林逸的那一枚。

    “这”三人立即是木那了,这明显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想推卸责任都是十分的困难。

    “宏哥,你怎么样?你没事吧?”张双意没有心思查看马匹的情况,她急忙蹲在林宏身边,嘘寒问暖。

    “啪。”

    林宏正憋着一口气没地撒,张双意的出现顿时是让他爆发了出来,一巴掌毫不客气的扇在了张双意白嫩的小脸上。

    “噗通。”

    这一巴掌用力之大,张双意直接是趴倒在地,那张小脸也是立即多了一个红手印。

    “贱人,还他么的敢过来,刚才你很爽是不是?”林宏口含鲜血,破口大骂道。

    “我没有,那是因为我的马匹受惊了,林逸他是在救我啊。”张双意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眼中饱含泪水道。

    “救你?老子看,分明就是你自己故意妆模作样,勾引男人,张双意啊张双意,老子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样一个女人呢?真他么让老子恶心,还不知道,你以前和多少男人在一起过呢。”林宏正在气头上,什么话难听说什么,毫不客气。

    “你你怎么能这样”张双意一时间气结,哑口无言,不敢置信的盯着林宏。

    曾经林宏发怒也不过是短暂的肢体语言而已,这一次却是抨击着她内心深处的伤口。

    林逸看得直摇头,这天底下,果然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林宏都要杀了她,这个女人还那么死心塌地,简直是无可救药。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些小事之上,倒不如想想,这针体是从哪里来的,毕竟,总得有一个凶手不是?”林逸十分不是时候的开口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