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所以,这就是你白天三番五次找我麻烦的原因?”林逸安静的问道。

    “对,没错,这就是老子找你麻烦的原因,只有你离开了,只有你死了,林家的一切才会恢复正常秩序,你待一天,老子都不可能得到这一切,林逸啊林逸,你他么来天海市就是找死的。”林宏双目通红,充满仇恨的火光。

    “堂堂七尺男儿,做出如此无耻之事,还这么多的荒唐理由,你若是真有能力,老太爷又是怎么会选择我呢?换句话说,即便是选择了我,你也完全可以和我合理竞争,我尊重每一位竞争对手,但是很可惜的是,你错过了最佳时机,天就快要亮了,你想得到什么惩罚?”林逸把手从裤兜里面拿了出来,不咸不淡的问道。

    “惩罚?”林宏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你还想惩罚我?哈哈哈,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天海市,这里是林家,就凭你,也想惩罚我们?”

    “林诚林鹏,去,把那小子的腿给我打断。”林宏冷笑着说道。

    林逸在他面前,只是一个高体型中等,甚至是有几分瘦弱的年轻小子,想要揍他,还不用自己动手。

    “是,宏哥”

    林诚和林鹏二人当即是揉着拳头,漏出了邪恶的笑容。

    以多欺少,持枪凌弱这种事他们没少干。

    “彭。”

    二人走到林逸面前,毫不客气的出拳攻击林逸面部,下一秒钟,二人的眼睛便是鼓了起来。

    林逸俩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举了起来,并且完全包裹住他们二人的拳头,使其用不上力气。

    “该死的,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快?”二人惊讶之余,用尽全力气,却是也无法将拳头收回来,“混蛋,放开我们”

    气急败坏的二人开始嘴炮。

    “就这点能耐,何谈伤害我,连碰到我都是很成问题。”林逸摇摇头,叹息一口气。

    “去你吗的”二人都是林家大少,脾气火爆,听闻林逸嘲讽,手不能动,便是抬脚狠踹了过去。

    “咔嚓。”

    二人脚刚刚抬起,林逸便是稍微用力,二人的手掌立即发出一阵骨折的声音。

    “啊”

    林诚和林鹏看着自己已经是变了形的手,鬼哭狼嚎的不像样子。

    “你敢打断他们的手,林逸,光是凭借这一点,你就足以被老太爷赶出家门了。”林宏心中一喜,大声说道。

    “是吗?那不如,再加上你一个吧。”林逸莞尔一笑,朝着林宏走去。

    “你想干什么?”林宏眸子当即一变,吓得节节败退。

    白天他被马压过以后受内伤,现在还浑酸软无力,若是林逸此刻对他出手,他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任人宰割。

    “帮林家教育教育你。”林逸说罢,便是闪到了林宏边,手掌猛然探出,正中林宏口。

    “咔嚓。”

    只是一下,林宏的肋骨便

    是断裂数根,人也跟着应声倒地。

    “噗嗤”原本就受了伤的林红倒地后口一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林逸,老子不会放过你的。”林宏口含鲜血,竭力嘶吼道。

    “看样子,教育的还不够彻底。”林逸摇摇头,似乎不太满意。

    “彭。”

    他抬起脚,照着林宏的膝盖狠狠的踹了上去。

    林宏的体并没有因此飞出去,因为他的膝盖处直接是弯了回来,一条腿直接是被林逸踹断了。

    “啊”林宏的惨叫声响起天际。

    林宏三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此刻房间内飞记者们还在竭力的寻找着林逸的影。

    他们将房间内所有能够藏人的地方都翻了一遍,衣服被褥扔的满地都是,就连花盆里面的盆栽都是被连根拔起查看过了。

    “他么的,人呢?”一群记者气急败坏的看着眼前的这一片狼藉。

    “哗啦。”

    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紧跟着,宋强等人出现在门口。

    宋强口中叼着烟,一副痞子相,眼睛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冲着后的人一摆手,随意道,“抓起来。”

    “哗啦。”

    后的十几名彪形大汉冲入房间,每人抓小鸡一般拎起一个记者的脖领子。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一名记者大呼小叫道。

    “你说什么?”宋强眯着眼睛皱着眉头,一口烟雾喷吐在男人脸上,冷笑道,“你问我是谁?你他么的在林家撒野,问老子是谁?”

    “彭。”

    不等记者开口说话,宋强一拳头砸在他的肚子上,目视所有人,呵斥道,“谁还有疑问,尽管开口,老子今天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所有人都是低下头去,地上捂着肚子疼的左右翻转的男人给他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谁也不想承受那一拳头。

    “你们你们会坐牢的,动手打人我要报警”地上的记者嘴硬的不得了,哆哆嗦嗦的说道。

    “报警?完全可以,即便你们不报警,我都得报警,这私闯民宅,图谋不轨的罪名,可不是小事,更何况,眼前的这位小姐还是林家大少林宏的未婚妻,你们想想吧,丢工作是小事,你们没准还会丢掉命。”宋强蹲下子,冷笑着说道。

    宋强的话一出,全场寂静无声。

    林家是什么存在,天海市的霸主,即便上上面的人来了,也得是来林家拜访一下才能开展工作,他们不过是几个跑趟的小记者罢了,想要弄死他们,岂不是如同探囊取物一般?

    “大哥,这位大哥,我冤枉啊,我冤枉啊”一名记者受不了强大的压力,直接是痛哭流涕的求饶起来。

    “怎么个冤枉法?”宋强示意手下将他放下来。

    男人直接跪倒在地,指着躺在地上的记者说道,“大哥,我是被他请来的,我们都是被

    他花钱雇来的,是他说这里会有大新闻,所以我们哥几个才会过来的啊,要是早知道是林家,打死我们都不敢来啊。”

    “哦,原来怂恿的人,就是你啊?”宋强的眸子之中充满笑意。

    “林逸,你敢对老子动手,今天,你别想好好的回去,就算是老太爷喜欢你,你就算是不死,也得被拔层皮。”林宏躺倒在地上,紧咬牙齿,森的笑着说道。

    没错,他很开心,十分的开心,林家有一条死规定,那就是家事家办,绝对不得私自处理,更不能动用歪脑筋,林逸这一次动了手不说,还直接把人的骨头都给打断了,这是林家大忌。

    林家百年基业,从来没有人敢在老太爷立下的规矩面前耍花招,这一次,林逸就算是天王老子,老太爷也绝对不会手下留的。

    而对于这样的林家子弟,老太爷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另一方面,林家继承人的位置,也绝对不会落在林逸头上,这样一来,他林宏不就理所当然的坐上了林家继承人的位置了。

    从此以后,权倾朝野,只手遮天,不过是被打折一条腿,断了几根肋骨而已,换来如此巨大的回报,他怎能不笑出声来。

    “是吗?看样子,你似乎很有把握。”林逸淡然一笑,没有再继续动手,眼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林家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并且上报上去,他要做的,不过是再次等候罢了。

    果不其然,正如林逸所想,不出几分钟时间,林管家一边穿衣服,一边朝着这边跑了过来,满头大汗,后还跟着几个人。

    “林少爷,林少爷”天色刚刚蒙蒙亮,林管家大老远的便是呼喊了起来,“林少爷,您没事吧?”

    “我没事。”林逸摇摇头。

    “林宏少爷,你们怎么成这样了,快,快送几位少爷去医院治疗。”林管家低头一看,差点是没吓晕过去,林家一共就这么几名大少,一大半都躺在地上,浑是血,惨不忍睹,这要是让老太爷知道了,那还了得?

    “林管家,不用着急,带我们去大堂,我们要见老太爷。”林宏给林逸留下一个险的笑容,开口说道。

    “这”林管家只是看了一眼便是立即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即便是犹豫了起来。

    这件事若是真的惊动了老太爷,那么林逸铁定逃不掉被处罚,到那时候,继承人的位置可就丢了。

    而除了林逸之外,其他的林家大少根本是挑不起这杆大旗,他亲眼见证了林家的崛起于兴盛,却是不愿意见证林逸的衰败与落寞。

    “林管家,放手去做吧。”林逸微笑着说道。

    “林少爷”林管家瞳孔猛缩,心道这不是自断后路吗?

    可是林逸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随意十足的摆摆手说道,“没关系的,林管家,这一切我心中有数,你放手去做你该做的事吧。”

    “是,林少爷。”林管家不再犹豫,带着手下抬着三个受了伤的大少朝着大堂走去。

    林逸环顾四周,旋即跟在几人后离去。

    今天恐怕是林家巅峰时期最为闹的一天,大堂之内,坐满了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