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些人不是林天龙和林沧海这样的高层子弟,就是各方面的实际掌控者,放在外面,哪一位都是随便跺跺脚都是能够激起一阵狂风暴雨的人物。

    “怎么回事啊?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六点钟就把大家召集起来了,已经是很久没有这么着急过了。”

    “不知道啊,不过,据说是林家子弟出了事,今天的这一场会议,怕是要弹劾某个大少吧。”

    “这可不是个小事啊,林家子弟居然是出现了问题,这回林家恐怕是要变水了啊。”

    四周围的人们议论纷纷,嘈杂声四起。

    “该不会是林逸那个小子又做了什么事,惹出了祸端吧?”林天龙听着周围们的议论声,心中隐隐约约这件事和林逸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老太爷到了,都别说话了”不知道是谁忽然喊了一声,众人顿时是寂静无声,朝着门口看去。

    老太爷吃过神药之后,体硬朗,现在经过几天时间,更是满面红光,看上去仿佛年轻了几岁。

    原本老太爷平里需要坐轮椅才能够出行,今天却是连拐杖都没有带,双手背在后,姿立,环顾四周,目不斜视。

    老太爷的出现自带着一股威严,让所有人都是忍俊不,纷纷坐直体,用极其尊敬的目光目视着老太爷走向坐高位置,直至落座。

    “怎么回事啊?”老太爷看向一旁的人,开口问道。

    “老太爷,具体细节我们也不太清楚,不过,听闻是几位少爷之间出现了摩擦,现在正在往大堂赶来呢,您稍等一会,马上就到。”那人立即恭敬的说道。

    “大少之间发生了摩擦?”老太爷眉头皱的更深了,忽然间,脑袋中闪过一道人影,脱口而出,“林逸”

    该不会是林逸和林宏那几个小家伙发生了什么矛盾了吧?

    思想起昨天和林逸下棋之时,林逸的棋路每一步都是带着杀气,老太爷心中更是有几分紧张,他喜欢林逸不是没道理,此子非同一般,别说是林宏三人,就算是再加上几个人,恐怕也不是林逸的对手。

    眼下,老太爷担心林逸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若是当真触碰了林家的规矩,那么他这个老太爷坐在这个位置上,也只有秉公处理的份,台下这么多人,他不可能给林逸开后门。

    “是林管家回来了,咦,似乎还有几个担架,担架上面还有人,该不会是林家大少吧?”

    忽然间,一个人开口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朝着门口看了过去,林管家越走越近,担架上的三个人,也终于是暴露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中,当众人看见那浑是血,痛苦哀嚎的三人,当即是愣在了原地。

    “这这居然是林家大少和其他俩位大少”

    “怎么回事?林家大少居然是被人打成这副模样,是什么人,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刚刚不是有人说,是林家大少之间的摩擦吗?这该不会是被林家人打的吧?”

    众说纷纭之下,此事的事实真相越发的让人猜忌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儿子怎么了?”

    当即,几名中年人便是冲了出来,心疼之下,大声嘶吼道。

    “爸,你要给我报仇啊,我肋骨全断了,疼啊”

    林诚和林鹏哭的鼻涕眼泪都是出来了,竭尽全力哭喊道。

    “该死的混蛋,是谁,是谁打的你们,告诉爸爸,爸爸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几名中年人当即是火冒三丈,大声喝道。

    “是他,就是他,就是这个家伙”

    几个人抓住机会,立即将矛头指向走在最后漫不经心的林逸。

    “又是你,林逸”几名男人眼睛之中都是快要喷出火来,林家虽然大部分人都接受了林逸,但是不接受他的人,还是有很多,尤其是在老太爷宣布了林逸即将接任林氏家族之后,对其不服的人更是数不胜数,这几个便是林家高层的代表。

    “果然是这样,这个小子还真是能惹事啊”林天龙一听,顿时是垂下头去,无奈的摇着头。

    他虽然早就是有所预料,但是当亲耳听见之后,依旧是有些无奈。

    林逸是个高傲的家伙,但是他也没想到,他居然是违抗了老太爷的意思,直接是将林家的大少给打了,而且,还是三个人,看三个人的样子,每个人受的伤还不轻。

    “林逸啊林逸,这一次,老子看你还怎么躲。”有担心的就有高兴的,林沧海自然是当仁不让。

    林逸成了老太爷的心头,他自然是无法动林逸了,不过,他可没有放弃过任何能够折腾林逸的机会。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万万没想到,他没动手,林逸却是自己动手,自毁前程。

    林家早有规定,而违反规定者,最高规格的处罚足以处死。

    眼下林逸显然是初犯了林家的规矩,就算是有老太爷庇护着,他也是难逃其责,其他不说,这继承人的位置,他定然是做不成了。

    这一决定将会是让林家的历史改写,无论是谁坐上了继承人的宝座,他林沧海都能够与其搞好关系,到时候,想要整一个小小青州市的林逸,何足挂齿,那还不是信手拈来?

    “林逸啊林逸,你他么的不是狂吗?最多三年,老子让你死无葬之地。”李沧海眸子之中显露着毒辣的目光。

    “唉。”老太爷深深的叹息一口气,他最不愿意看见的事,还是发生了,眼下,究竟该如何是好,他心中还没有半点定数。

    “林逸,你个混蛋,你打伤了我儿子,我们和你没完”

    几个男人立即怒气冲冲的朝着林逸大步流星走了过去,扬起手掌就要动手。

    “咔嚓。”

    林逸轻抬左手,拍在一旁的桌面上,刚刚触碰到桌面,那实木桌子便是自林逸手掌之中裂开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纹,逐渐的扩散开来,

    最终化作一块块碎木头落地而下。

    “你们确定要和我动手?”林逸眉头一挑,轻蔑的问道。

    几个男人瞳孔猛缩,脚步也是停了下来,心中的怒气瞬间消失了一半。

    刚才只顾着生气,却是忘记了林逸的厉害,这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武者啊,昨天他们都是看到了林逸的手段,别说是他们一点功夫都不会,就算是林家内卫剑士都是拿他束手无策。

    林逸既然是能够动手将他们儿子打伤,自然也有胆量将他们打伤。

    “林逸,你别仗着自己有俩下子就能够为所为,这世间有能耐的人多的是,难不成,你还想欺师灭祖不成?”

    几人见武力施展不成,转而变成了嘴炮。

    “欺师灭祖的罪名,我林逸不会背负,不过,我倒是想听听,你们为何认定,他们受伤,就是我的过错?”林逸收回手掌,反问道。

    “你打伤了我们的儿子,而老太爷早有规定,林家子弟的个人恩怨,绝对不能私下解决,你打伤了他们,就是触犯了林家的规矩,自然是错误的。”一个男人说道。

    “那这么说来,你们企图打我,岂不也是错误的了?”

    “荒唐”一名男子冷声一声,道,“我们打你,是为了给儿子报仇,是自卫,而你打他们,那是私事,是触犯林家规矩的。”

    “既然这么说来,我可不可以认为是先动手的一方为错,后动手的一方为对呢?”林逸嘴角笑意渐浓。

    “那是自然,若是后者不还手的话,那岂不是白白挨打到死吗?我们林家的规矩是极其合理的。”几个男人还没有搞明白林逸想要表达什么。

    “老太爷,他们所言是对的吗?”林逸越过几人,看向一直未开口的老太爷。

    “没错,自卫没错,打人有错。”老太爷点了点头说道。

    他虽然还未看出林逸的意图,不过,他已经是感受到了林逸的自信,并且,他相信,此次事件,与林逸并无瓜葛,一切原因都在那三个人上,若是真是如此的话,那么他倒是开心了,林家的未来,依旧是一片光明。

    “那么好,事的来龙去脉,我给你们说道说道。”林逸面相众人,将几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个遍。

    众人的眼神也是从刚开始的厌恶变成了惊愕,最终变成了愤怒,与对林逸的支持。

    “用自己的女人去换取自己在林家的地位,试问这样,我还不能动手吗?”林逸走到刚才几名中年男人边,大声问道,“请问,我这算不算自卫?”

    “这”几名中年男人顿时是哑口无言,若真是如此的话,他们都是感觉林逸下手有点轻了,这条毒计太过恶毒,简直是无法言喻。

    “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凭什么,我们就要相信你的一面之词,你自己怎么说怎么是,你有证据吗?”忽然间,人群之中有人传来一阵质疑声。

    周围的人们如梦初醒,对啊,这一切都是林逸一张嘴说出来的,他们没有看见画面,更没有其他证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