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呃,是翻炒还是蒸炸就不管了,反正暴走体也不是血肉生命,没法被烧熟,这只巨大的蛇颈龙很快就维持不了自身的形体,全身都开始分崩离析,变回数千枚硬币从天上洒落了下来。

    【Pause!】

    感应到三道身形同时冲出的动作,龙我不慌不忙地挥了挥手,四周的一切顿时停滞了下来。

    “让我看看,你在哪儿呢?”在这停滞的时空里,龙我的目光在十几枚分散在四处的核心硬币中扫视一圈,很快就锁定了他的目标。

    在空中漫步走到了一枚代表着“虎鲸”的蓝色硬币之前,龙我凭空一抓一扯,硬币内部一团陷入了沉眠的意识便被他给抽了出来。

    【Restart!】

    收好这团意识,龙我也不再管这十几枚核心硬币,直接解除时停落回了地面,自顾自地找上里中离开了这里。

    而出手抢夺硬币的Uva、Kazari以及Ankh则自然不知道自己生命中的时间已经莫名少了一段,直接在空中展开了一场看谁单身得更久的激烈比赛。

    回到地面,三人看着各自手里抢到的核心硬币,比赛的胜负立马一目了然。

    毫无疑问,最近有了“老公”的Ankh手速已经大幅度下降,直接落了个垫底,总计十七枚的硬币才拿到了两绿两蓝四枚。

    Uva日常平均水平,不上也不下,而坐实了自己万年单身喵身份的Kazari则犹不自知,还在看着手里一大把的核心硬币笑得正欢,殊不知自己赢了比赛却已经输了人生。

    “对不起啊Ankh,我刚刚没反应过来”直到Uva和Kazari两人各自满意地离开了,火野映司才连忙跑过来和自己“老婆”道歉。

    “算了,下次再抢回来就行了!”虽然没抢到多少硬币,但是Ankh这次却难得没有生气,毕竟他才是人生赢家,对两个Loser有什么好生气的?

    “额好”火野映司不明觉厉地挠了挠头,Ankh不骂他明明是好事,但他怎么反而感觉有点不习惯了?

    随着这最后的两人离开了这里,今年的圣诞节也终于伴随着Mezool和Gamel的死亡而落下了帷幕虽然因为核心硬币没有损坏,所以不管是哪个都只是暂时的但至少在目前,圣诞必死人的惯例还是完美地达成了!

    “意识十分虚弱,还需要慢慢恢复一段时间吗?”回到办公室的龙我看着手里那团无形无质的意识体,摸着下巴想了想后便取出了一枚蓝色的硬币,随手将Mezool的意识给按了进去。

    这枚水系硬币可不是龙我临时捏出来的全新硬币,也不是Mezool达到完成复活一直缺少的第九枚硬币,而是那一直处于“传说中”的第十枚硬币,也就是拿掉了“这一枚”,才导致Mezool这些Greeed诞生在了世间。

    而各系的第十枚硬币同时也就是初代OOO初次用来变身的那一批,加上各个Greeed对其疯狂渴求而产生的强大愿力,第十枚硬币中已经积攒了远比其他硬币强大的能量。

    所以虽然外表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就算是同一形态,使用第十枚硬币变身的实力也要比用其他九枚变身强很多!

    而且不止是水系这一枚,所有系别的第一枚核心硬币都在龙我的手上,包括还未诞生Greeed的绝灭种·空想系简称为“恐龙系”的完整十枚的紫色核心硬币。

    而现有的五个系别中,除了基础的TaToBa联组所需的三枚也许到时候火野映司会用得到,另外两枚其实也没什么大用,所以把Mezool那枚拿出来,促进她的意识获得完善和进化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当然,这只是意识方面,还有一方面自然就是身体问题了。

    十枚硬币凑到一起,Greeed想要补全“10”这个数字的欲望倒是达成了,但是欲望达成后的结果其实也没有多大好处。

    要么发生进化,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但是其本质却还是硬币,没法突变成血肉之躯,而要是不进化那就搞笑了他们大概会重新进化(退化?)成10枚硬币?

    笑哭.jpg!

    所以为了帮Mezool创造一具有着人类“感觉”的身体,一样一直被龙我认为是“神器”的道具就又要出场了!

    【God Maximum Mighty X!】

    掏出“造人”神器神极限卡带,龙我以带有Mezool意识的核心硬币为基础,迅速创造了一款游戏出来。

    【OOO Chronicle!】

    按照颜艺虾饺一家的起名习惯,龙我就直接将这个游戏命名为《OOO编年史》了,反正叫什么并不重要,他要的只是游戏中诞生出来的Bugster而已。

    而因为构成游戏的基础是Mezool的意识以及核心硬币,所以这个Bugster自然就是由她所变成的了。

    于是就在Mezool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龙我已经给她准备好了一份大礼,想必等她发现自己突然有了一具拥有人类情感的身体之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而龙我都给了她这么大的好处了,再加上之前的约定,那他手上拿着一张能够控制Mezool的《OOO编年史》游戏卡带,应该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了吧?

    果然,除了某个路过的假面骑士,就没有比他更有爱心的人了!

    龙我一边自我欣赏地连连点头,一边则将能够掌控Mezool的游戏卡带给收了起来。

    “社长,真木博士那边开发的新装备完成了,而且他已经直接让人送过来了。”此时出去拿东西的里中也刚好拎着一个手提箱走了进来。

    “嗯,那就给我选定的那个人送过去吧,让他先熟悉一下,等下次Yummy出现,就可以看看实战效果了。”龙我看着手提箱里的扭蛋机也就是二骑的腰带“Birth驱动器”点了点头。

    “好的,社长!”

    ······

    话是那么说,但是龙我没想到的是连八百年前的Greeed都会过年的,圣诞节过后,新年到来的这一段时间里,还剩下的Uva和Kazari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出来作怪,让所有相关人员都过了个好年。

    不过他们显然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放假时间才刚过,他们就重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开始了新一年的奋斗。

    随着寒假的结束,女子高中生白鸟梨惠也回到了学校,而在放学之后,她则立马赶到了自己在校外的剑道道场报的“课外班”,开始了今日份的卖力练习。

    不过她那么勤奋的原因可不是想锻炼身体或者学门“技术”啥的她纯粹是来追男人的!

    而且白鸟梨惠所爱慕的还是一个比他大了十几岁的剑道老师,所以在她当着心心念念的“桥本老师”的面输了与另一个女学员的比试之后,她心中就充满了不甘。

    “可恶,我不能输,我要变得更强!”在白鸟梨惠看来,为了吸引桥本老师的注意力,她就必须要赢过所有人才行。

    “我要变得更强、更强,那样的话”

    “那样的话会怎么样?”

    跑到道场后院里独自练习的白鸟梨惠听到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看了过去。

    “请问,你是?”白鸟梨惠有些慌乱地看着脸上写满了“我不是好人”的绿皮衣男子Uva。

    “我是来解放你的欲望的人!”Uva阴冷一笑,甩手就把一枚细胞硬币投入了白鸟梨惠的头部。

    “是Yummy哒!”就在一只还未成长的木乃伊从白鸟梨惠的体内钻了出来的同时,离这隔得老远的Ankh却瞬间靠着他的“顺风耳”听到了Yummy体内开始积攒硬币的清脆声响那就是财富的声音哒!

    而等他带着火野映司赶到道场的时候,那只空白Yummy则遵循着白鸟梨惠想要“变强”的欲望,已经打废了道场里的大部分学员和剑道老师了,现在就只剩桥本老师一个人在勉强进行着抵抗。

    “你们快跑!”火野映司立马冲上去抱住了Yummy,带着它一头撞碎道场的墙壁就来到了外界。

    当然,用的肯定是Yummy的头,不然就算是木质墙壁,火野映司的脑袋估计也完整不了了。

    “还没有成长吗?”跟出来的Ankh不满地看着还是木乃伊状的空白Yummy。

    “Ankh,硬币啊!”火野映司大声催促起来,“再不给我,等它成长起来,我人都要没了!”

    “啧,真是没用!”Ankh瞪了他一眼,但还是及时丢出了三枚硬币。

    “变身!”

    【Taka·Tora·Batta!】

    【Ta-To-Ba!TaToBa-TaToBa~】

    “铛!”火野映司迅速变身杀向了空白Yummy,结果等他一拳打在Yummy身上,立马就疼得嗷嗷叫了起来。

    “这家伙怎么那么硬啊?!”火野映司不解地哀嚎道。

    “变强,我要变得更强!”空白Yummy可不管他疼不疼,趁他不注意一个冲锋把他撞翻在地,然后便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跟住Yummy!”Ankh无语地白了一眼连个空白Yummy都已经打不过的火野映司,连忙取出一个机械罐头,让它变成机械飞鹰追了出去。

    “那是?”疑惑地看了眼某个背着个大罐头的背影,Ankh也没有多在意,而是拉着火野映司就教训了起来。

    要不是知道你的性格,我都要以为你是不是特意想让我多收获一些硬币了!不然怎么会连个杂兵都解决不了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