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先挣他一个亿再说!”伊达明竖起了一只手指,“所以为了达到这个小目标,以后的细胞硬币就都归我了哦~”

    “哼,都归你了?你是在搞笑吗?”Ankh冷笑起来。

    “而且这些硬币可没法拿去换钱哦。”火野映司也解释道。

    “哈哈,谁说不能换钱的?”伊达明笑了起来,“只要收集足够的硬币,自然会有人给我换成钱的!”

    “好了,闲话就不说了,我会去解决逃走的那一只Yummy的,提前先和你们说一声抱歉啊~”伊达明说着,便背上硬币罐潇洒地转身离去了,“再见了,火野还有Anko~”

    “混蛋,少开玩笑了,那只是我们的!”Ankh气愤地大喊道,“还有,我刚刚就想说了,我叫Ankh,不是Anko!”

    “知道了,Anko酱~”伊达明远远地挥了挥手。

    “可恶,我要杀了他!”Ankh火冒三丈,立马就要直接杀过去。

    “淡定,淡定!”火野映司见状连忙把他给拦了下来。

    “哼,龙我那家伙,又要搞什么鬼?”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Ankh才不满地抱怨道。

    之前还只是猜测,但是在看到Birth使用说明书下方的一行小字“财团X出品”后,Birth的来历就已经不言而喻了。

    “果然你也发现了吗?”火野映司挑了挑眉,“等等,为什么你明明是一个Greeed却那么熟练,连汉字的说明书都看得懂?”

    “要你管啊!”Ankh翻了个白眼,你关注的重点是不是有问题啊?

    不过在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伊达明这个竞争对手的威胁下,Ankh还是立马带着火野映司到处寻找起了跑掉的那只Yummy。

    可惜的是一直到大半夜,他们都没能找到Yummy,最后只能精疲力竭地返回了Cous Coussier。

    “是跑得太远超出了我的感应范围,还是真的苟了那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去积累硬币?”Ankh满脸不耐烦。

    “硬币没有增加,那也就是欲望没有实现吗?”火野映司闻言若有所思,“而且独角仙Yummy的欲望明明是想要变强,那为什么又会分离出另一只Yummy呢?”

    “难道说,Yummy的宿主还有着另一个欲望,而且还是两个有着关联性的欲望?”火野映司开始了冥思苦想,“变强破坏”

    “难道说,变强的目的就是为了破坏什么?”不久,火野映司突然灵光一闪道。

    “原来如此,这很有可能啊!”Ankh听到火野映司的猜测也不住点头,“话说你们这些现代人还真是会玩,一个简简单单的欲望都能搞得那么花!”

    “呃,没办法,时代在发展嘛”火野映司干笑道。

    “原来如此,是这样吗?”与此同时,和到处乱逛,漫无目的地寻找Yummy的火野映司两人不同,机智的伊达明则直接另辟蹊径,转而调查了一番Yummy的宿主白鸟梨惠的事情,很快就搞清楚了她真正的欲望。

    “那么,后面的小哥,找我有什么事吗,你都跟了我半天了!”收起调查到的资料,伊达明突然停下脚步,懒洋洋地转身看向了后方。

    “打扰了,我是财团X的后藤慎太郎!”化身尾行痴汉失败的后藤慎太郎一脸尴尬地从路灯下走了出来。

    “啊,原来是财团的人啊!”伊达明面色一变,立马殷勤地打开了自己的硬币罐,“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我第一天开张,才刚收集了那么点硬币而已!”

    “不是的!”后藤慎太郎连忙摆手道,“我只是想搞清楚,Birth的变身者是个怎样的人而已!”

    “怎么样的人?”伊达明挠了挠头,“如你所见,我就是这样子的人了”

    “对了,要不我请你吃个关东煮,让你再好好观察观察?”伊达明爽朗地邀请道。

    “反正太早休息的话也是回到研究所面对着那个奇奇怪怪的博士,你知道吧?就是那个一天到晚举着个人偶的那个家伙?”伊达明一边说还一边模仿起了人偶像企鹅一般的坐姿。

    “十分抱歉,我就先走了!”面对友善过头的伊达明,后藤慎太郎不好意思在再待下去,急忙快步离开了这里。

    “啊啊,没想到现在还有那么单纯的年轻人啊~”看着后藤慎太郎“羞射”的背影,伊达明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亲眼见到Birth腰带已经被分配给了其他人,痛失“所爱”的后藤慎太郎为了摆脱内心的不甘则疯狂地在夜色下狂奔了起来。

    并且“天公作美”,天上还很快就十分应景地下起了暴雨,后藤慎太郎也毫无避雨的意思,就这么感受着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地拍的感觉,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奔跑了整整一个晚上。

    直到第二天火野映司和Ankh起了个大早继续出门寻找Yummy的时候,他才阴差阳错之下正好来到了Cous Coussier。

    而在淋了一晚上雨,精疲力尽、饥寒交迫的情况下,后藤慎太郎一进门就华丽丽地晕倒在了店主白石知世子和打工人泉比奈的怀里。

    另一边,对此毫不知情的火野映司两人则很快赶到了昨天那家剑道馆,找到了一晚上没有离开的白鸟梨惠。

    “梨惠小姐,不好意思,我能问一下你想变强的理由吗?”火野映司直接开门见山道。

    “我知道你肯定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欲望,但是只有知道了这个,我们才能找到怪物并阻止它。”火野映司解释道。

    “我没什么好说的。”白鸟梨惠却毫不犹豫地拒绝道,笑话,有人来帮她达成欲望,她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你去破坏呢?

    “喂!”Ankh闻言顿时怒吼了起来,“我们急着呢,别特么给我浪费时间啊!”

    “Ankh,别这样啊,会吓坏别人的!”火野映司连忙劝阻起来。

    “你这样磨磨蹭蹭的,要是被那个叫什么益达的抢先了怎么办!”Ankh喝问道。

    “真是遗憾啊,我已经抢先了~”话音未落,伊达明就已经出现在了道场的门口,“另外Anko酱,我叫伊达,不叫益达啊!”

    “你给我出去,是我们先来的!”Ankh顿时和他大眼瞪小眼起来,“而且我也说过了,我叫Ankh,不叫Anko!”

    “不不不,你们太慢了,我昨天晚上就已经调查出事情的前因后果了~”伊达明得意地摇起了手指。

    “白鸟梨惠小妹妹,我可不像这两个家伙一样迟钝~”伊达明说着便看向了白鸟梨惠,“而且我这个人性子比较直,有话就直说了,你可别介意啊!”

    “追根究底,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那么的拼命,还那么的烦恼呢?”伊达明虚扶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眼镜,“新橘子挖一直磨一兜子!”

    “哼,原来如此啊!”看到白鸟梨惠此时的反应,Ankh当即明白了一切,“真是个无聊的欲望啊~”

    “唉?你明白了什么?”发现其他人都一副了然于心的反应,仍然一脸懵逼的火野映司连忙拉了拉Ankh的衣袖。

    “???”听到这话,伊达明和Ankh顿时难以置信地看向了火野映司。

    “你这家伙,真的假的?”Ankh都傻了,他一个莫得感情的Greeed都看出来是什么情况了,你一个活生生的人类还能不知道?

    “Emm”被两人盯住的火野映司一阵冥思苦想后,总算想到了什么,“啊啊,我知道了,是恋爱吧!”

    “你这个钢铁直男,能保持安静吗?”看到白鸟梨惠一脸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伊达明无语地捂脸道。

    “斯、斯米马赛”火野映司顿时一脸委屈地蹲到角落画圈圈去了。

    “你想要变强然后去破坏的东西,现在马上就要开始了哦!”伊达明重新看向了白鸟梨惠,“而那东西也就是你老师的婚礼!”

    “对、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差劲了!”自己的阴暗的内心被人戳破,白鸟梨惠终于忍不住泣不成声起来。

    “嘛,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吧?”伊达明却是笑了起来,“想破坏的话,就尽管去破坏吧!”

    “唉?伊达先生?”听到这话,正在自闭的火野映司顿时一脸震惊地站了起来,连Ankh都十分惊诧地看向了他。

    “但是!”伊达明没有理会两人,而是自顾自地来了个大转折,“但是,要自己亲手去破坏才有意义,不是吗?”

    “自己亲手?”白鸟梨惠愣住了。

    “不要碍事!你们就陪这些家伙好好玩玩吧!”就在白鸟梨惠的内心有所明悟的时候,一道不知源头的声音却突然传来,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群由破碎的细胞硬币转化而成的赝品Yummy。

    “Uva,是你吧!”看到这些不上档次的Yummy,Ankh猜都不用猜,一下就想到了Greeed里最low的Uva。

    “梨惠酱,我也有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是一亿元!”伊达明一边阻拦袭来的赝品Yummy一边继续开口道。

    “我已经沉溺于欲望之中了,但是我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要靠自己的手来达成这个欲望!另外,我也绝对不去做会让自己流泪的事情!”

    “自己?我懂了!”白鸟梨惠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然后果断捡起自己的竹刀,趁着火野映司三人各自拦住Yummy的机会,一溜烟地跑出了道场。

    “梨惠小姐!”担忧的火野映司立马就想要追上去,却被伊达明给大声叫住了,“让她去吧!她是去拯救自己了!”

    火野映司无奈,只好停下了脚步,和伊达明还有Ankh一起,连身都没变,赤手空拳地就把一堆赝品Yummy给清理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