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哦豁,大丰收啊!”战斗刚结束,之前被打到不知道哪里去的伊达明就爬了出来,看到满地的细胞硬币,顿时就准备动手收取了。

    “喂,你这次根本屁用都没有,所以这些硬币都是我们的!”Ankh见状立马呵斥了起来。

    “呃”伊达明顿时面色一僵,尴尬地看向了一边的里中。

    “我们财团一向以理服人,你没出力,自然就没有收获。”里中平淡道,就在Ankh面露得意之时,她却又看了过来,“不过这次我也算是出了点力,所以需要在原本的分成基础上增加一些,就按五五分好了。”

    “啧,行吧!”Ankh有些不爽,但是却没有太过拒绝,因为里中的确出了力,现在五五分也总比所有细胞硬币都被伊达明一次性都拿走要好。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全靠了里中的实力震慑,害怕她直接从以理服人变成物理服人,用拳头来教他做人了。

    “伊达,既然你正好在这,就麻烦你把地上的一半硬币收起来吧,免得财团再拍罐头机械来慢慢收集。”见到Ankh没有什么意见,里中便对着伊达吩咐道,“作为酬劳,其中一成可以算在你头上。”

    “好嘞,没问题!”原本以为今天就要颗粒无收的伊达明这下又高兴了起来,立马兴冲冲地开始了工作。

    处理完这次事件的里中也不再多留,直接坐上摩托车离开了这里,而另一边的火野映司在落地后便退出变身,然后一下子倒在地上喘起了粗气。

    其实他在被刚才的“凤凰火焰”烧了一波之后,身上的伤势已经奇迹般地恢复了不少,所以现在倒下也不是因为伤势问题,而是纯粹的因为联组力量过大而对身体造成的后遗症。

    “映司!”泉比奈见状连忙跑过去扶住了他,Ankh则是面色不善地缓缓靠了过去。

    “我没事!”火野映司回应了一番泉比奈的关心,接着便举起手中的三枚鸟系硬币感叹了起来,只有作为亲身使用者,他才能明确感受到这个联组中异常强大的力量。

    “哼,该还给我了!”一步步走过来的Ankh一把夺过了火野映司手中的硬币,然后轻轻将其抛上了天空。

    “等等,不要”火野映司大惊,连忙爬起身来想要阻止Ankh,理由正如他之前将硬币留在龙我那一样,害怕Ankh靠着核心硬币恢复了完整的身体,便会脱离濒死状态的泉信吾。

    然而Ankh却更快一步地伸手一扫,瞬间将正在落下的核心硬币都给吞入了手臂之中。

    下一刻,随着力量的逐渐恢复,一只红蓝绿三色依次渐变的能量羽翼便从他的右侧肩胛骨处弹出,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动。

    然而力量的恢复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限制,在复苏出一只羽翼之后便戛然而止,这只羽翼也很快便在Ankh不解的神色中化作无数羽毛消散开来。

    “怎么回事?!”对于这一状况,不管是Ankh自己还是火野映司,此时的脑海中都成了一团浆糊,完全搞不清楚其原因。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除了处理了一只Uva制造的Yummy之外,火野映司和Ankh的敌人就是为了收集大量细胞硬币,以此来恢复身体伤势的Kazari了。

    他一次性制造了好几只自己的Yummy,派出去专门负责吸引火野映司两人的注意力,暗中却是利用Mezool的力量制造了一个可以孕育大量硬币的水系Yummy。

    虽然最后成功获得了不少细胞硬币摆脱了只有下半身的尴尬窘境,但是火野映司却在Ankh的指导下从他体内生掏出了一枚水系硬币,凑出个Mezool的ShaUTa联组把他又给吊打了一顿,这一波下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亏还是赚了。

    在此期间,OOO和Birth两边的关系也得到了不少的促进,后藤慎太郎也总算摆脱了心魔,正视了自己的内心,一边在Cous Coussier打零工赚钱,一边则当起了伊达明的小跟班,跟着他开始了不断的“修行”。

    当然,他做这一切都是在擅自翘了财团X这边的班的情况下发生的,所以龙我这边可是让里中每天计算着他擅离职守所需的惩罚,然后直接算到了伊达明的头上的。

    不知道当立志赚到一个小目标的伊达明知道自己的工资正因为后藤慎太郎而不断减少着的时候,会怎么看待这么一个坑爹货。

    不过现在他们都还不知道这回事,所以不管是和后藤慎太郎还是火野映司那边,他们相处得都还是很愉快的。

    直到这一天,他们正准备对付一只新出现的Yummy,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这只空白Yummy在他们面前进化,变成了一只蓝色的鸟人的时候

    “纳尼?!”在这一刻,火野映司和后藤慎太郎都是勃然色变,Ankh表面上看起来面无表情,内心中却也瞬间变得起伏不定起来。

    “唉?怎么了?”看着同时变得奇怪了起来的几人,只有伊达明一个人还处于状况之外,莫名其妙地询问道。

    “这是鸟系Yummy?这不是”火野映司下意识看向了继承了鸟类习性,在他们战斗时老喜欢待在高处看戏的Ankh。

    “难道说,是那家伙的?!”后藤慎太郎同样惊疑不定地看向了正站在楼顶的Ankh。

    “到底什么意思啊?难道是你们都不擅长对付鸟系Yummy吗?”伊达明自说自话地猜测了一句,然后便主动冲向了这次的鸟系“哺育型”Yummy,长得像是鹦鹉的蓝色鸟人,“那就交给我吧!”

    “Ankh,这只Yummy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火野映司也没管他,径直对着Ankh喊了起来,“应该不是你制造的吧?!”

    结果Ankh还没回应什么,刚出去不久的伊达明就被鹦鹉Yummy空中喷射而出的一道粗大火柱给打了回来,连带火野映司都被他给一起撞倒了。

    “这家伙真是难缠啊,你们快帮我掩护一下!”伊达明无奈地喊了一声,便自顾自地开始往腰带里投币,开启了Birth的“氪金模式”。

    而火野映司和后藤慎太郎这时候才回想起来,现在可不是分心的时候,火野映司立马迎上去缠住了鹦鹉Yummy,而训练有成的后藤慎太郎也双手端起一把Birth破坏者,断断续续地开枪给两人打起了掩护。

    【Breast Cannon(前胸加农)!】

    【Cell Burst!】

    【Cell Burst!】

    【Cell Burst!】

    打开胸口处一枚扭蛋,在胸前组装成一台加农炮台,随着伊达明接连不断地往腰带里塞入着硬币,一团明亮的光芒迅速在加农炮的炮管内闪耀了起来。

    “哟西,吃我咖喱棒!”感觉差不多了的伊达明停下了氪金的动作,转而扶住加农炮就瞄准了鹦鹉Yummy。

    眼看一团巨大的能量就要从炮口喷薄而出,鹦鹉Yummy立马闪到了一个躺在地上的寸头男人,也就是他的宿主的身边,吓得伊达明连忙调转了炮口。

    一道已经来不及抑制的赤红色光柱瞬间冲天而起,一下子就冲散了天空中的云层,而鹦鹉Yummy也趁着伊达明为了避免误伤无辜而大了个寂寞的时候,抓着寸头男人就飞离了原地。

    “快去追Yummy!”后藤慎太郎立马丢出了一只机械飞鹰前去追踪,火野映司和伊达明则是扶起了边上的一个手臂变得焦黑的受害者观察起了伤势。

    “站住!”与此同时,后藤慎太郎则开口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Ankh,“刚刚那只Yummy,确实是鸟系的没错吧!”

    “那又如何?”Ankh冷笑着反问道。

    “Yummy的种类取决于制造它的Greeed,而鸟系Greeed可就是你!”后藤慎太郎逼问道,“所以那只Yummy不会就是你制造的吧!”

    “哼~”Ankh闻言却依然是不屑地冷笑了一声。

    “回答我!”后藤慎太郎怒道。

    “等等等等!”火野映司见状连忙跑过来劝架了,“Ankh的确是鸟系Greeed没错,但他至今为止可从来没有制造过Yummy。”

    “他要是能造的话恐怕早就造了。”火野映司说着便看向了Ankh,“对吧,Ankh?”

    “啧”Ankh十分不爽地瞪了一眼火野映司,自己知道就行了,你特么还特意说出来干嘛?

    我堂堂一个Greeed,不要面子的吗?

    “你看吧,就是这么回事~”从Ankh的表情上得到了确认,火野映司也不由松了口气,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总之,我们现在得快点找到Yummy,救出它的宿主才行!”

    “说得不错!”从刚才的谈话中已经基本确认了状况,并且靠着自己看人的眼光确认了的确不是Ankh的锅后,伊达明也及时开口道,“这次的Yummy看起来的确不太好对付啊。”

    正说着,之前飞出去的那只机械飞鹰便已经飞回了后藤慎太郎的身边,叽叽喳喳地叫了起来。

    “没追到吗?毕竟是鸟系的Yummy,飞行起来的确比你快不少。”Ankh都没能搞懂这只机械飞鹰“说”了什么,后藤慎太郎却是一下就听出了它的鸟语或者说是“编程语言”?

    “既然如此,看来我们就只能等Yummy主动出现的时候,再靠我的大猩猩和Anko来感应其踪迹了啊!”伊达明无奈道。

    “哼。”心事重重的Ankh这次都懒得驳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叫错他名字的伊达明了,直接带着火野映司就离开了这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