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嘛,后藤会怀疑你很正常,只要你能先找到Yummy就能洗清嫌疑了。”晚上,看着一直闷闷不乐的Ankh,正在脱裤子的火野映司只好安慰道。

    “你一点都不怀疑我吗?”躺在床上的Ankh背对着他,头也不回地问道,“鸟系的确是我的Yummy啊!”

    “都老夫老妻(划掉),都认识那么久了,我还能不理解你吗?”换上睡衣的火野映司很快便上了床当然,和Ankh睡的不是一张。

    “话说拿着你的核心硬币的话,其他Greeed是不是就能制造鸟系的Yummy了?”火野映司问道。

    “鬼知道~”Ankh哼了一声。

    “你这句‘鬼知道’我都已经听腻了”早已料到Ankh答案的火野映司也不在意,说话之间便已经陷入了沉睡。

    Ankh这才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便取出一枚自己的核心硬币,紧盯着它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等等!”正所谓早期的鸟儿有虫吃,所以第二天一大早,鹦鹉Yummy就跑出来开始了活动,而在火野映司找到它,准备上前和已经开始战斗的伊达明一起动手的时候,Ankh却突然拦住了他。

    “Ankh,怎么了?”火野映司疑惑道。

    “用这个。”Ankh挥手甩出了三枚硬币。

    “唉?!”看着手中三枚全红的鸟系硬币,火野映司顿时愣住了,这是什么鬼?平时这家伙把自己的硬币藏得那么紧,问他要他都不给,怎么今天自己就拿出来了?

    “有话之后再说,赶紧上吧!”Ankh说着便让开了位置。

    “哦好”火野映司挠了挠头,不过看到不远处的伊达明和后藤慎太郎都快被鹦鹉Yummy给做成烧烤了,便来不及再多想,连忙戴上腰带冲了上去,“变身!”

    【Taka·Kujaku·Condor!】

    【Ta~Ja~Dol~~】

    【Time Judged All!Ta~Ja~Dol~~Ta~Ja~Dol~~】

    随着他的变身,一道隐隐约约的BGM便立马在四周回响了起来,与此同时,一块小圆盾形的“鹰雀回旋盘”从火野映司的胸口弹出,装载在他的左臂之上,然后不断释放起了火焰能量弹朝着鹦鹉Yummy飞射而去。

    “喂,火野!火焰对火焰,这怎么分出胜负啊!”看着火野映司和鹦鹉Yummy在那互怼火球,被他救下来的伊达明忍不住开口吐槽道。

    “啊咧?对啊,都是鸟系,好像没什么优势啊?”已经展翅和鹦鹉Yummy打到了天空的火野映司这才反应过来,“但是Ankh给了我这三枚硬币啊”

    “砰砰砰!”他这一分心,对面的鹦鹉Yummy顿时抓住机会射了他一脸,一下把他从天上给打了下去。

    “那个家伙,故意给了不利于战斗的核心硬币吗?”后藤慎太郎这下就更怀疑Ankh了。

    “算了,还是得看我啊!”伊达明果断将Birth破坏者切换成爆破模式瞄准了鹦鹉Yummy。

    【Cell Burst!】

    不过就在他扣下扳机的时候,Ankh的手臂却突然飞来,一把打歪了伊达明的枪口,让他再一次打鸟失败,光炮朝天射,大了个寂寞。

    “Anko,你这家伙!”伊达明暗骂一声,不过眼看鹦鹉Yummy已经杀过来了,他连忙让后藤慎太郎放了个烟雾弹,然后扶起摔在地上的火野映司迅速离开了战场。

    “要逃跑的话,一开始就不要出来碍事啊!”从烟雾中脱出的鹦鹉Yummy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战场,十分无语地吐槽了一句后便飞离此地,继续自己的工作去了。

    “现在可不能让你们干掉这家伙啊!”暗中观察的Ankh见状笑了笑,旋即便迅速朝着Yummy追了过去。

    “果然是那家伙干的吗!”带着伤痕累累的火野映司返回Cous Coussier,趁着身为“老军医”的伊达明在给他处理伤势,后藤慎太郎则是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道,“火野,这下你也知道了吧,Ankh始终都是个Greeed啊!”

    “唉,Ankh他做了什么吗?”刚刚赶来的泉比奈疑惑地询问道。

    “他制造了自己的Yummy来妨碍我们,还害火野受了那么重的伤!”后藤慎太郎指着火野映司解释道。

    “怎么会”泉比奈难以置信地看着满身伤痕的火野映司。

    “啊不,虽然他的确阻碍了我们,但那只Yummy的确不是他的。”火野映司连忙摆手道,“那家伙和其他Greeed不同,无法恢复自己的身体,也无法制造Yummy。”

    “如果那不是他的Yummy的话,他又为什么要保护它呢!”后藤慎太郎不信道。

    “出现鸟系Yummy也就意味着有人拥有Ankh的核心硬币,所以他应该是为了查清硬币的下落吧?”火野映司猜测道。

    “那也不能放任Yummy离去啊!”后藤慎太郎气愤道,“那样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受到袭击的!”

    “的确,所以我们得快点找到Yummy以及被它掳走的宿主才行!”对此,火野映司也连忙点头道。

    “好了,Yummy就交给我和后藤酱吧,你就留在这养伤吧!”总算处理好火野映司伤势的伊达明起身道。

    “我已经没事了,就让我一起去吧!”火野映司连忙也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结果浑身酸痛的他一下子就又倒了下去。

    “你这小子太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了,不仅浑身是伤,而且现在根本没多少体力了,今天还是乖乖躺着吧!”伊达明拍了拍火野映司的肩膀,“这是医生的嘱咐,你可得好好遵守哦!”

    “伊达先生,请等一下!”在伊达明的指示下安置好火野映司后,泉比奈却又快步追出去叫住了伊达明两人。

    “嗯?怎么了?”伊达明疑惑道。

    “那个,我是想问一下映司的事情”泉比奈面色忧虑,“他变身后常常会倒下,他的身体不会有问题吧?”

    “啊,你问OOO的话,那可不是我的专业领域啊”伊达明闻言苦笑道,“对了,后藤酱你应该会比较了解吧?”

    “呃,具体的我也不是很了解。”后藤慎太郎尴尬地摇了摇头,“不过他每次使用联组后,好像看起来的确都很难受的样子。”

    眼看两人都一问三不知,泉比奈也只好不再追问,反身回去照顾火野映司了,而离开Cous Coussier后的伊达明两人则自我反思了起来。

    “我因为有着必须要赚钱的理由,所以本来没准备多管‘竞争对手’的事的,现在看来是不管不行了啊!”伊达明无奈道。

    “我也是,一直只顾着战斗,之前明明能轻易接触到社长和真木博士,却什么都没有关心过!”后藤慎太郎自责道。

    正说着,心中做出了某种决定的他便突然停下脚步,一脸郑重地看向了伊达明:“伊达先生,我准备回到财团了!”

    “那你可就不得不向他们低头了哦?”伊达明笑着提醒道。

    “就算让我跪下也没问题的!”后藤慎太郎坚定道。

    “好吧,不过得先解决掉那只小鸡Yummy才行啊!”伊达明感叹道。

    后藤慎太郎纠正道:“那是鹦鹉!”

    “啊咧,是吗?”伊达明挠了挠头。

    “鸟系Yummy吗?”与此同时,因为突然出现的鸟系Yummy,真木博士这边也和Kazari进行了通话,“如果不是Ankh制造的话,那看来就是最后那一位Greeed干的了?”

    “你说Uva吗?”Kazari嗤笑一声,“他可没那个胆子去吸收别人的核心硬币,所以肯定不会是他做的!”

    “算了,先继续观察情况吧,总会搞清楚原因的。”Kazari无所谓道。

    “我最近很忙,这件事就交给你了。”真木博士说着便挂断电话,然后忙起了自己的大事暗中观察正在Cous Coussier门前打扫的白石知世子!

    其实在伊达明他们到来之前,他就已经到这很久了,只是伊达明和后藤慎太郎一直走的是另一个方向,不然早就能发现真木博士开的那辆很有特色的老爷车了。

    至于为什么他在这里做着相当于痴汉的活这还得从伊达明刚和火野映司认识的时候说起。

    作为一个负责的打工人,认识了新朋友,火野映司自然是要帮忙宣传一下自己的工作单位的嘛,所以他就给伊达明发了一张Cous Coussier的宣传单。

    而住在真木博士研究所甚至直接睡在他办公室里的伊达明在将宣传单带回去后,真木博士瞬间就注意到了宣传单上印着的白石知世子的照片。

    “太像了,我差点都以为她复活了!”

    别误会,他不是老树发新芽看上了白石知世子,只是看看他细心保管的一张老照片上的女人,再看看宣传单上的白石知世子,这两人不能说是完全相似,只能说是一模一样了!

    而这张老照片上拿着个女性人偶,和白石知世子长得基本一模一样的女人,其真实身份正是真木博士早就去世了的姐姐,同时这也是他期盼着世界“美好终末”的重要原因。

    “姐姐!”看着钱包里的老照片,真木博士顿时泣不成声地弯下了腰,结果因为他的脑袋撞到了方向盘而突然响起的汽车喇叭声,一下子就把不远处正在扫地的白石知世子给吓了一跳。

    而且因为角度关系看不到汽车存在的白石知世子听着周围响个不停的鸣笛声,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拎起扫把就躲进了餐馆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