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周建业三年一月十七,年关的欢闹已经渐渐恢复往日的平静,月亮提前升到正空,如千百年来一样注视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周朝乃至整个中原九国的大地。

    月光清冷,翻越重重山河来到齐国东海道,接着流淌向齐国东南最宏伟繁华的雍洛郡城,最后洒在了城里一座大宅院的书房里。

    江北的一月,夜里气温和十二月份差不多,冷得让人不愿意离开房间。

    书房里摇曳的烛火给房间里带来一丝丝温暖,桌案上横放着一柄锋利的长剑,反射着烛火温暖的光芒,一封信展开着放在剑柄处。

    穆阙注视着桌案上的长剑陷入思考。

    一个月来他已经收到三封来信,无一例外都是请他去这城里最繁华的烟花之地醉笙楼的。

    偌大的雍洛几乎是人尽皆知,这醉笙楼身后的主子可是雍洛的君侯,当今齐王的亲侄子,先王的第四子。

    自幼聪慧,还曾被稷下学宫的一位祭酒批下“经略山河之才智,掌覆天下之伟力”的评语。

    坊间传闻这位皇子还颇有一种征伐的戾气,总之众说纷纭,让这个年轻的身影变的模糊神秘,给人一种尊贵不可忤逆的感觉。

    穆阙拉回纷乱的思绪再次看向那依然展开着的第三封信。

    “此剑乃当今王上赐予,当斩违逆天命之人。先生为当世才俊,君子当配此名剑。”

    寥寥数字却让穆阙看一次心惊一次,信里虽没有像前几次一样提及邀他相见,但这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邀请,或者说是逼迫。

    这“当斩违逆天命之人”分明是说他穆阙就是这违逆王族天命之徒,更是让穆阙第一次便看见惊出一身冷汗。

    已是寒冬的夜间,屋外天空中飘起了雪花,月光依旧冷清,下雪的天气好像并没有影响月光的流淌。

    穆阙裹了裹身上的裘衣拿上那柄没有鞘的长剑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他明白这已经和他的私人好恶没有关系了,自此开始他的家族都有可能卷入一场争锋。

    穆阙隐隐觉得这位年纪轻轻的雍洛君侯要有什么谋划,但具体穆阙不敢想。

    哈气在一接触冰冷的空气立马变成了一团白雾,穆阙推开府院的大门,回首看着这座他生活了十六年的宅子将要被卷入一场风波,穆阙不禁觉得心神不宁。

    忘尘巷,醉笙楼。

    穆阙看着眼前这座伫立在红尘里的烟花之地,不禁皱了皱眉,他自幼不曾来这种地方放浪形骸,甚至穆阙的心里隐隐对这里的风尘女子有着一种莫名的鄙视。

    已是夜子时,本应熄灯入睡的时间,但这里似乎正当时候一样,人声鼎沸。穆阙走到门前侍者傍边拿出那柄长剑递给一位侍者,说道“我要见你家主子。”

    话里不掩锋芒,满是他穆阙心里的怨气。

    侍者端着手里沉甸甸的剑又看看面前这位衣冠华丽的少年,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得罪不起眼前的少爷,索性转身进了身后的醉笙楼。

    “少爷不进来吗?”另一位侍者作揖赔着笑问道。

    “不了,我在这里等等。”说完穆阙紧了紧裘衣转身与这座建筑离了一段距离。

    夜间的忘尘街上弥漫的满是歌舞音乐之音,醉醺醺的男子进来走出,较之白天更加繁荣。

    “奴家琼琚有礼了。”缠绵入骨的声音在穆阙身后响起“我家公子有请,先生随我来。”

    淡青色对襟半臂襦裙在晚风里随风轻摆,乌黑的长发在脑后盘起,白皙的颈项与空中飘落的雪花一般不二,一股幽兰的清香散在着夜空里,令人心安。

    “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穆阙突然对这位未曾谋面的君侯有了一丝好感“此间美人,确如美玉。”

    穿庭过院,像是知道穆阙不喜欢这是非之地似的,自称琼琚的女子带他来到了一座冷清别院的小楼上。

    炭火在盆里烧的正旺,噼里啪啦的声音带着火苗跃出火盆,飘向飞雪的夜空。

    “先生稍安勿躁,我家公子就来,奴家告退。”说完女子向穆阙一行礼便退了下去,只剩穆阙一人站在这小楼之上。

    原本刚刚升起的好感渐渐熄灭,就在穆阙转身欲走时,小楼的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时间不大一身白衣的少年出现在他面前。

    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冷峻的面容,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之气让穆阙愣了愣神。

    “参见君侯。”穆阙在一瞬间的走神后立马跪倒行礼“臣穆阙罪该万死,请君侯处置。”

    “先生快快请起,能与先生这般才子相间乃是我刘羽的幸事,来先生请。来人,上茶。”说完刘羽轻轻拍拍穆阙的肩膀后,坐在了火盆边上的木椅上。

    茶香飘散,一时间充满了小楼上这房间内,穆阙紧绷的神经微微放下。

    “先生为何再三推辞,难道本侯不值得先生一见?”刘羽率先开口,端起手边的茶抿了抿,淡淡地问道。

    “非也,我大齐有明令,地方官员不得攀附交结外封诸候,违者重罚。非穆阙不愿见君侯,实乃我大齐有令。”单凭一句疑问便让穆阙惊出一身汗,这是来报先前推辞不见的仇来了。

    此时穆阙隐隐有些后悔当初不见的决定,只要眼前这位雍洛侯坚持,两人必定是要相见,而这违逆朝廷的明文律历也迟早会被人当做把柄或者罪名而受人辖制,穆阙一时心乱如麻。

    “据本侯所知,令尊才是雍洛郡城的一郡之长,而先生并无官职,本侯与先生私交甚好并不违逆国法,先生无需多有顾虑。”刘羽摆摆手接着说到“早问先生棋术甚高,有雍洛第一的名声,可否与本侯对弈一局?”

    “全凭君侯吩咐。”穆阙决定不再推辞了,两人地位的悬殊,任凭他再耍什么花招都无济于事,不如好好见见眼前这位传闻颇多的神奇君侯。

    “先生大可不必拘束,今夜没有什么君侯不君侯的,只有先生穆阙与我刘羽。”

    说完刘羽的神请变的缓和起来,穆阙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下。

    可这棋局越下越让穆阙惊心,不说这高超的棋路单凭眼前这位年纪相仿的君侯这种杀伐果敢,步步为营的招数,穆阙觉得这盘棋局不会只是一盘简简单单的对弈。

    “先生可知这乱世何时结束?”刘羽缓缓问道,平静如一汪深水,话语里无可挑剔可又让穆阙觉得危机四伏。

    “天下九国征伐不断已有百余年,若非天命之人不可一统这乱世。”穆阙小心翼翼地回应着。

    “先生觉得谁才是这天命之人?秦王?楚王亦或是当今齐国王上,还是周家天子?”

    “周天子乃天下之主不可妄论。秦国虎狼之师锐不可挡但民未开化,楚地军士不弱但民风文弱,而今我大齐兵强马壮又坐拥天下海盐,文明昌盛,实乃强国雄邦。这天命之人乃拥万民之心者,草民也不敢妄下定论。君侯,草民输了。”

    穆阙看着面前的棋局,一个念头突然一闪而过,他微微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刘羽,突然他发现四目相对,刘羽也在注视着他。

    “妄论国政天下,草民罪该万死。”穆阙突然觉得浑身一凉,虽说他说的话确实没有毛病可挑,句句尽量避免真正论及天下,但从刘羽但眼神里穆阙感觉到了一种怒意。

    “先生,这局你赢了,有机会在手不抓住,后悔是没用的,就像刚刚这盘棋一样,其实你已经赢了,为什么还要接着下呢?不是先生看不起本侯吧。再来一局可好?”刘羽边收拾着棋局边向跪在地上的穆阙说到。

    “好,草民定会抓住机会。”

    “起来吧,我要认真了。”说完刘羽重新投入到棋局之中,而穆阙也没有再提上一局,他并不想无故给自己招来麻烦。

    月光如水,在飞雪之间洒落到大地上,醉笙楼的一座庭院里,小楼上的火盆依旧冒着热气,棋盘上的棋局依旧没有结束。

    同样,这醉笙楼乃至整片苍穹之下都不会在意这一次会面,一位君侯和当地才俊的会面在周朝各地、中原九国之内笔笔皆是,不可胜数。

    但历史和时光会证明,穆阙和刘羽两位少年的相见将会有多么大的力量。

    大家好,我是作者啦。本章提到的“道”其实与现在的省差不多,唐朝在郡上设立道,方便管理地方。其次“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选自《诗经.郑风.有女同车》。而文中提及的夜子时是指晚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的一段时间。对襟半臂襦裙是我国宋代女子的流行服饰,其中襦是短衣的意思,而襦裙是上身短衣下身裙摆的一种汉服,非常漂亮。而裘衣是我国魏晋南北朝时期风行天下的披风。再者,“周建业三年一月十七”是一种纪年法,“周”是朝代,“建业”是年号,年号一词是汉武帝提出,这里的年号完全是杜撰与正史无关。最后君侯一词是秦汉时期对封侯且拜相之人的尊称,汉以后指封侯之人,又可指尊贵之人。其实不用觉得穆阙胆小,其实中国古代对王族,皇族的敬畏始终都有,而像穆阙这种地方官员的孩子,对王族的敬畏其实更甚于中央官员的子嗣。最后希望各位读者大大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