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声巨响,十二柄长剑合而为一,斜插在地上,四周土地还残留着些许墨色光晕,整块地面被穆阙这一剑斩的泥土四溅,成了一座不小的坑洞。

    “没人?”穆阙收起掌力,飘然落下,脚尖轻点在长剑剑柄之处,环顾着四周各个方向。

    紧接着穆阙身后暴风骤起,一条宝光大盛的锁链直奔穆阙抽来,其上所蕴含着的威力,令穆阙隔着老远都觉得后背发凉。

    锁链如同出海蛟龙一般,直奔穆阙而来,四溢的宝光令人万不可小觑。

    穆阙脚尖发力,踏玉虚瞬间爆发,浓郁的灵气在穆阙脚尖汇聚,形成一面两仪盘,旋即穆阙爆退而出,连带着地面上斜插着的玉剑昆仑也随之飞舞起来。

    暴退之中,穆阙再次闪身横退数十步,最后重新稳住身形,而那条锁链也突然绷直,横扫而来,凌厉之气不亚于一柄绝世好刀。

    “去。”穆阙低喝,手捏剑指,猛地冲着自己那柄长剑一挥。

    昆仑也随即爆射而来,飞至穆阙身前,穆阙再次催动灵气,海浪起伏的声音隐隐约约出现,同时穆阙用力握住面前的昆仑,紧接着墨色光晕再次自长剑剑身爆发。

    “铛!”

    金属颤音在穆阙眼前爆炸开来,直震的穆阙气血翻涌,锁链横扫在穆阙的长剑之上,狂暴的气机瞬间爆炸开来,激荡开来的恐怖气息斩的地上出现了一道极深的沟壑。

    同时穆阙也被这一击打的身形暴退,横飞出去数丈远,撞在一颗古树粗壮的枝干上,一时间喉中腥味密布。

    没等穆阙再度起身,脚下的土地突然翻动,锋芒突现,直奔穆阙脖颈袭来。

    穆阙紧忙催动灵气所汇聚而成的海浪,拍向袭来的锋芒,但是否能抵挡住这一击穆阙心里没底。

    当海浪席卷而出的一瞬间,穆阙躬身,腿上灵气爆发,踏玉虚再次催动,但过于用力也使得穆阙的双腿处渗出了不少血迹。

    穆阙直奔锁链袭来的地方而去,长剑爆发惊世锋芒,再次化为十二柄锋利寒光,在穆阙周身乱舞。

    “斩!”穆阙再次脚尖点地,身形出现在空中,猛地向下挥手,十二柄长剑鱼贯而出,直奔穆阙手指之处爆射而去。

    紧接着穆阙再次消失,转瞬间出现在众多长剑之后,浩瀚的掌力横推向前,两道攻击接连而至,穆阙相信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不要了他的命,也能令自己有口喘息之机。

    得手?

    紧接着穆阙眼前光芒大盛,一面符纹闪烁的光幕升起,挡住了穆阙的去路,透过这层光幕,穆阙发现那之后正站着一个衣衫不整之人,满脸惊恐的注视着穆阙。

    “咔嚓”

    光幕被最前端的四柄长剑绞的粉碎,余下的八柄长剑爆射而去,直奔光幕后之人,同时穆阙挥掌而下。

    魏国服饰?

    就在长剑快要接触到那人的身体时,穆阙收起掌力,挥手分开余下的长剑,令这十二柄长剑插在地上那人的四周不同方位,紧接着穆阙再次释放灵气。

    于此同时十二柄长剑之上所铭刻的符纹光芒大盛,顺着长剑蔓延到地面之上,转瞬间一座小阵法出现在两人脚下,紧接着穆阙挥手,白光升腾而起,禁锢住了面前的这位魏国服饰之人,整个过程只用了两息不到,速度快的令人难以反应。

    这种速度穆阙也深感疑惑,但他隐隐觉得可能是身体内那截圣骨令他在瞬间有了这种完全超越他极限的行动能力。

    穆阙轻吐浊气,过热的气息在嘴边直接化为蒸汽。同时穆阙紧盯着白光封锁住的人,他有话要问。

    但事与愿违,当穆阙想要询问师兄下落之时,躯干处突然席卷出一股极高的灼热之感,同时皮肤深处开始浮现出极其晦涩的金色符纹,瞬间遍布全身,冒着高温的蒸汽。

    紧接着穆阙眼底的金色流淌开来,瞬间充斥了整个眼睛,瞳孔收缩成一条缝隙,一时间金炎流淌,仿若神明。

    突然穆阙猛地探出手臂朝着身前被白光所禁锢的魏人一挥,旋即一块被符纹所包裹的骨骸被穆阙摄在掌中。

    隐隐约约有种恐怖至极的气息自骨骸散布开来,透过最外层所包围的符纹,令穆阙清晰地感知到。

    “噗”的一声,符纹破碎,紧接着穆阙身上密布的符纹金光大放,直接再一次包裹住手中的那截骨骸,旋即骨骸化作一团火焰,瞬间没入穆阙身体内部。

    眼前所发生的一切让被穆阙昆仑玉剑上所刻符纹禁锢住的魏人看的一清二楚,令他极其难以置信。

    强硬至极地直接吞噬圣骨,眼前发生的种种完全超乎了他的理解范围,只能呆呆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突然白光中的魏人也发觉此时的穆阙根本无暇顾及他,随即开始设法破阵出逃,再和眼前这种人开战,他身没勇气了,想着的只剩下赶快一走了之,免得落入死地。

    纯净的灵气自火焰融入的地区爆发开来,在穆阙体内横冲直撞,冲刷着穆阙的四肢百骸,同时那截圣骨上所蕴含的浩瀚灵气也正被穆阙不断的吸收着,但依旧有着不少灵气溢散出来,其中有着不小一部分被那只银狐不声不响的吞下。

    于此同时穆阙身上的符纹开始渐渐消退,连带着那双被金炎充斥的无神双眼也再次变得清澈,隐约间能看见渐渐变得清晰的眼睛之中似乎有着无尽星河起起伏伏。

    “又是星海。”穆阙紧咬牙关,硬生生地挤出来几个含糊至极的词汇。

    但这些词汇只有他穆阙自己还有着深刻的记忆,因为那片令他绝对无法忘怀的星海再次在他眼前铺开,星海中飘荡的宫阙,金色巨人,长枪滴撒着煞气冲乱河汉的鲜血,宫殿台阶上横陈的巨大尸体,都在冲击震撼着穆阙的心灵。

    “你到底是谁?”

    突然眼底金光消散,于此同时那截圣骨的气息完全被穆阙吞了个一干二净,神志再次恢复到穆阙的身体内,眼前星海崩碎,一切重新变得真实无比。

    就在此时,穆阙身体内的那团横冲直撞的灵气在他的体内爆发开来,恐怖的气浪自穆阙席卷开来,紧接着一瞬间环绕在穆阙身边的整片世界似乎都精止了一般。

    光芒自穆阙身体内透体而出,爆发出阵阵海啸之声,紧接着瑞光冲天而起。

    白光中正在破阵出逃的魏人被眼前这一幕给惊住了,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这又是一个能开辟秘境海的人?”缓了半天,才冒出一句突兀至极的话,话语里有掩饰不住的羡慕和恐惧。

    只见穆阙周身神光缭绕,瑞光冲天而起,绚烂如横天长虹,无边海浪席卷在穆阙身后,波涛汹涌,海啸卷起数丈高,巨浪滔天。

    紧接着震耳欲聋的海啸之音彻底爆发,如同万马奔腾踏过身边一般。

    隆隆之声不绝于耳,那白光中的魏人只觉得真如同身临瀚海岸端,眼前一望无际,横无际涯的瀚海浩洋彻底浮现。

    紧接着异变再度出现,穆阙身后的整片瀚海波涛之上,突然浮现了万千星辉,银辉散满整座浩洋,远处海天相接,瀚海之上是无尽星河,瀚海则化为一团星辉乱波,海浪阵阵,不断翻涌起来,一时间神光万丈,绚烂夺目。

    “轰隆隆”

    翻涌的巨浪之上,万千星辉不断闪烁,一片耀眼,银辉撕裂长空洒在波浪滔天的瀚海之上,异常璀璨而夺目。

    整个过程中穆阙穆阙除了发出含糊不清的低语外,再无别的动静出现,但只有他知道那篇刚刚刻在心中的古经此时正运转起来,引导着他那股浩瀚无边的气息。

    不知多久穆阙身后的星辉渐渐消散,连带着那滔天的海浪和轰鸣声也随之变小,最后光华内敛,身后的汪洋渐渐融入穆阙身中,一切才消失不见,归于平静。

    不多时,穆阙睁开双眼,原本清澈的眼神中光辉流转,瞬间整个人似乎变得玄奥无比,深邃而不可揣度。

    “那是天地的道法吗?”穆阙低语道,声音低微如同呢喃一般,弱不可闻。

    “浩瀚至极,无边无际,星光灿烂这是什么?”随后穆阙问道,像是在自问,又像是在询问白光中的那个魏人。

    “你到底是谁?那个学宫,还是那个门派世家的圣子?”白光中的魏人满脸惊恐的望着穆阙。

    “齐人,穆无涯,现在轮到我问你了。”穆阙招手一柄长剑飞来,被穆阙稳稳的握在手中,剑尖直指魏人咽喉,他也有很多疑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