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是何人?把你知道的告诉我。”穆阙冷声道,眼中不自然的流露出一股杀意,手腕用力,昆仑玉剑直顶着魏人的咽喉,鲜红色血液顺着剑身滑下,在无暇的白玉剑身上流淌。

    穆阙倒也没有真的要斩杀眼前此人的心思,倒是对这里为何会有中原九国之人感到意外惊喜,这很能说明,他的师兄和那些人并没有真正消亡,只是被那青云路给传送到另一片地方,就像他们推测的那样。

    “魏人贾贺,圣子您想问什么,知无不言。”贾贺声音颤抖,极其慌乱的眼神不住的往自己脖颈上看,那长剑传来的丝丝寒意,令他十分恐惧。

    “圣子?你先告诉我这里是何处,你是如何进来的,还有这里有没有别的人。”穆阙紧盯着贾贺的眼神,同时他也在疑惑着贾贺口中的圣子到底是何意思。

    穆阙依稀记得自己确实听闻过这种说法,和自家师兄的首席应差不多,可能是各大宗门和世家的一种称呼。

    不过穆阙肯定,这个身份对眼前这人来说,并不一般,甚至会有着自己意想不到的作用,所以穆阙也就没有说出自己的疑惑,毕竟这层身份对自己有着不小助力。

    穆阙明显感觉到贾贺言语中的害怕,他的声音直打颤“此地乃仙武涧,是这座仙山的山腰部分,也是想要攀登上半截仙山必须过的地方。”

    “我是从一条台阶上突然消失来到这里的,和我来的还有同宗之人。”贾贺的声音越说越小,眼里隐约闪过一丝悲凉。

    “我猜猜,你手中的那块骨骸,是不是造人惦记,你才成了这副模样。”穆阙微眯双眼,手中长剑微微上挑,同时他预感到一丝不妙。

    若真有人和他是一起的,并且自己方才的假设成立的话,那自己很可能现在并不安全。

    他要做的就是赶快问出自己想知道的东西,让后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若真是有什么玄秘之人能寻过来,他将必死无疑。

    “你可知道稷下学宫的楚韩?在什么地方。”穆阙厉声问道。

    “当然知晓,具体不知,但应该是在你们齐人的阵营里。”贾贺颤抖着对答。

    不出穆阙预料,这也是个逃命之人,而且绝对是个能带来死亡的逃命之人。

    “知道具体地方吗?”穆阙再次抬升剑柄,剑尖再次深入贾贺咽喉上的皮肤,刺痛感令他不住的向后方缩头,但奈何被白光禁锢一动也不能动。

    “知道知道,我可以带路。”贾贺急忙回答,他急切的想要摆脱这种长剑架在脖子上的困境。

    “好,姑且信你,到地方我自会解除,但你的命时刻握在我手里。”说罢穆阙伸手,一张青色符纸贴在贾贺身上,其上符纹迅速蔓延开来,最后隐没在贾贺身上。

    “开。”穆阙看着符纹隐没之后,嘴角勾起笑容,随后挥手,符纹消散,白光也随之化为乌有,十二柄长剑冲天而起,最后重合为穆阙手中的一柄玉剑。

    “带路吧。”说完穆阙长剑归入剑鞘,目光丝丝的盯着眼前的贾贺“你想死也无所谓,不论是我立刻动手,还是把你打残了丢在这里等着追你的人,想来你的结局都不好过,不如乖乖和我合作。”

    说完穆阙手印变换,紧接着贾贺只觉得背后隐隐作痛,顿时汗如雨下“够了。我有条件。”

    “俘虏没有谈条件的资格。”穆阙不给贾贺再次开口的机会,灵气微微催动,贾贺身上的刺痛之感顿时加剧。

    “路上别杀我,到了之后也不用放我走,我选择加入你们的阵营。我知道另一块圣人骨骸的位置。”贾贺突然快速开口。

    这倒是令穆阙一愣,但转念一想倒也符合实际,随即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同时从身后推了一把贾贺“走吧,我考虑考虑。”

    同时最后一句话中的圣人骨骸,令穆阙心中泛起不晓得波澜,他自知这种圣骨在他手里可以令他进境神速,所以一时间心神微微激动,但瞬息之间便平息了自己这种不算精明的情绪。

    “我问你,刚刚我身后的异象怎么回事。”穆阙走着走着突然问道,这个问题他想了好久,他可以确信贾贺绝对也看到了那种汪洋瀚海,他当时脸上的震惊穆阙记得十分清楚。

    现在穆阙仔细想来,从贾贺讲的字里行间,穆阙隐约觉察到了那种和普通浩洋境的不同之处,但具体是何,他也不太清楚。

    “还有秘境海,劝你最好给我说清楚。”穆阙接着说到。

    “圣子大人,您在问我?”贾贺突然回身怪异的盯着穆阙,同时穆阙意识到了自己这个问题的愚蠢。

    “不用叫我圣子了,我不是你口中说的什么圣子,我是齐国稷下学宫的。”所幸穆阙也懒得再想该怎么说了,但接着又添上一句“别乱想,你的小命还在我手里。”

    只见前方的贾贺眉头微皱,随后开口“穆兄弟,这浩洋境其实分内外两种,你这算是开辟了内浩洋,方才的异象就是秘境海,这可是进境诸子的前兆啊,古来少有。虽然你不是圣子,但论实力也不会差太多。”

    “我再问你,你知道当今多少人开辟或者开辟过这个秘境海?”穆阙接着问道,此时的他心中泛起一丝波澜,他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具体不知,但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人。”贾贺答道。

    穆阙微微皱眉,他也不知道贾贺说的到底是否属实,但穆阙没再追问,既然人家已然说了,自己不论是否相信,穆阙都决定不再多问,让别人知道太多自己的事,穆阙心里并没有底。

    “你现在入我们齐人的阵地,就不怕回到外面你的家人受到牵连?”穆阙问道。

    “战乱连年,早已没了家人。”贾贺眼中闪过一丝泪花,但又被他憋了回去,但这一幕还是被穆阙看在眼里,他也是一阵感慨。

    “那你入了齐营,就不怕被当做奸细,轻则关押,重则处死,你不怕吗?”

    “害怕,可最起码能有机会活下去,若那帮人追上来,只能是杀我夺宝。”贾贺轻叹。

    “再跟我说说现在的情况吧,为什么会出现这以国为营的情况。”穆阙接着问道,他觉得,若是结成这种关系,这可能出现了完全凭借少量人无法收拾的情况。

    “过仙武涧去往更高的地方,只能从九座宫阙内通过,这里似乎有什么禁制一样无法飞行,而且能上山的路仅此一条。同时传闻有人隐约看见山巅神光万丈,必定有绝世神器存放,还有人预估,出去的路可能也只在山巅出现。”贾贺接着说道。

    “但九座宫阙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才令各国圈地结成同盟阵营,更具体得我也不太清楚。”说完贾贺就抿着嘴唇,不再出声,专心赶路。

    穆阙还想再问问他圣骨所在,但转念便想到这算是他和自己之间交易的东西,不确保自己安全,他可能永远不会说出口。

    旋即穆阙摇摇头,伸手摸了摸肩上在穆阙清醒后便睡着的银狐,同时不住的打量着眼前的贾贺和四周密林,生怕自己中了什么圈套,毕竟萍水相逢,即便自己能拿捏住对方的命门,也不能真的保证自己的安全。

    于此同时,穆阙翻手将两枚骰子握在手里,他现在除了对马上能见到师兄感到微微激动和心安,同时对自己在阁楼中带出来的这一对骰子也有着极大的好奇心。

    穆阙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骰子,又看了看前面不语,低头赶路的贾贺,眼睛眯成了一条细长的缝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