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到了,再有三里就是齐营的边缘。”贾贺站在一处山坡之上,望着不远处一座四周隆起的高地说道。

    于此同时穆阙站在贾贺身后,同样盯着前方那座四周低陷,唯独中间突兀拔高的小高地,像是突然放松了一样,穆阙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开阔空旷的大片乱石滩自密林边缘一直蔓延到坡地脚下,紧接着地势陡然拔高,若是此地真的如贾贺所言无法凌空而行,这不低的坡度足够让来的敌人吃个不小的亏。

    同时穆阙还注意道一条蜿蜒曲折但不算狭隘的溪流自坡地顶端流淌而下,在乱石间穿行,将坡地的一面与外界隔开,其间是静静流淌的溪水。

    四周陡峭,山顶宽平,这正是兵家所言之隘地,可谓是设寨防守的天然地势。

    穆阙望着不远处架设在这片隘地之上的壮观大营,一阵感慨。

    只见隘地之上的参天古木被扳倒不少,化作各个帐篷之上的梁木,数座帐篷组成一个小营,众多的小营共同拱卫着中间十数座帐篷组成的中军大帐,密不透风,运转自如,俨然一副铜墙铁壁的架势。

    “接着走。”说完穆阙抱着肩膀看着不远处望着营盘呆立的贾贺说道。

    “是。”贾贺回应之后,迈开腿接着向前走去。

    穆阙这是稍稍放松了自己悬着的心,一路上并没有意外发生,自己只要走过这一段路,便算是脱离虎口,暂保安宁片刻了。

    同时他也生出了不少疑问,各国之人结营自保,设立营帐完全是按照兵家行军所部,这种种都让穆阙感到心神不宁,隐隐察觉到一丝怪异的气息,但具体他也想不到了。

    正当穆阙与贾贺两人走到离着那块隘地仅剩一里不到之时,数道锁链自四面八方袭来,同时三个身影突然出现,紧接着锁链之上符纹光芒大盛,片刻之间不给两人反应,便已然杀至近前。

    此刻穆阙突然下意识的灵气爆炸开来,昆仑玉剑夺鞘而出,墨色大盛化作十二柄长剑在穆阙身边缭绕不停,防范着各个方向袭来的锁链。

    “别动手,你不是齐人吗?”于此同时贾贺在穆阙身边吼道,满脸的诧异。

    同时穆阙也意识到自己此时做法的极度不妥,但为时晚矣,十二柄长剑飞舞,已然和各道锁链撞击,发出灿烂光芒,金属颤音在一瞬间激荡开来。

    “何人,胆敢擅闯我齐营,速速受降。”说罢,三个身影出现在穆阙两人近前,各自身边漂浮着光华流转的法器,同时其中麻布深衣之人,两条锁链自手腕之上垂下来,其上光芒闪烁,分明是方才攻杀而至的锁链。

    “魏人?”其中灰衣青年问道,同时手中长枪一阵,破风袭来,炽烈光芒自枪尖迸发而出,直奔穆阙袭来。

    “别再出手了,再出手还没进营盘便身首异处了。”贾贺焦急地在穆阙身后低声说道,此时的他脸色铁青,极为难看,缕缕血丝已然爬到眼睛里,甚是激动。

    穆阙嗯了一声,算是自己的回应,但旋即转身紧盯着出手的那灰衣青年。

    他当然知道现在出手的后果,但更明白不出手便只会是死路一条,那杆长枪明显是来要命的。

    “手下留情,我是来投诚的。”突然穆阙身后贾贺大声吼道,语气激动,应是因为害怕,整个声音变得颤抖起来。

    “如此时机,投诚?怕是奸细吧。”灰衣青年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停下手中袭来的长枪。

    “吾乃稷下祭酒荀子弟子穆阙,楚韩之师弟,住手!”同时穆阙手印变化,十二柄长剑再次缭绕在身边,将自己护的风雨不透。

    于此同时穆阙握住其中一柄长剑,硬生生挡在袭来的长枪之前,一瞬间罡风四起,狂暴的灵气在二人之间炸开,脚下乱石瞬间化为齑粉。

    “喂,住手!”穆阙刚想再次开口,直觉得头顶瞬间阴暗,呼号之声和浓重的山岳之感自头顶挥洒下来的,强硬的压在两人身上。

    “坏了,你动手干什么!”贾贺一脸惊恐的看着穆阙。

    “铛”

    钟声响起,巨大乌黑的钟口径直砸下,一瞬间便吞噬了两人身形,于此同时古老的符纹内壁浮现,紧接着磅礴灵气爆炸开来,镇压在二人身上。

    “铛”

    钟声再次在穆阙耳边炸开,但此次与方才不同,这一声钟鸣如同天雷炸裂一般,震的穆阙气血翻涌,一时间头晕目眩,勉强靠着手里的玉剑昆仑支撑住欲倒下的身形。

    “铛铛铛”

    三声钟鸣接连在穆阙耳边炸开,就连仅存的意识也被这接连而至的钟鸣真的烟消云散。

    模糊中穆阙依稀听到身后贾贺虚弱至极的声音“穆无涯,你可坑死我了!”

    随后便是倒地不起的声音。

    “该死!”穆阙双手握着剑柄,蹲在地上,于此同时浩瀚的汪洋在身后浮现,星光灿烂,巨浪滔天,磅礴喷涌的灵气稍稍抵挡住袭来的钟鸣。

    如同不死心一般,钟鸣不断响起,最后连穆阙那秘境海所呈现的异象也出现不支的情况,再次收回穆阙体内,于此同时穆阙额头上汗如雨下,顺着脸颊滴落到地上。

    钟声停止,但穆阙依旧觉得气血不住的往上翻腾起来,头晕目眩,强烈的昏迷感冲击着残存的意识。

    穆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钟内密闭的空间里,空气越发稀薄,一股窒息感开始在紧紧攥住穆阙的神经,令那仅存的意识也变得如同雨中烛火一般,飘飘欲坠。

    就在穆阙神志彻底消散之时,穆阙只觉得眼前光芒变化,紧接着是铁笼关闭的声音,空气再次充斥进穆阙的体内,同时穆阙紧紧握着手里的昆仑玉剑,极不情愿的闭上了眼睛。

    “真就成了俘虏了,这玄铁笼,符纹密布,根本无从下手,都是你害的!”穆阙依稀听到有人如此说道,但强烈的眩晕感令他无法分辨。

    紧接着穆阙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剁了一脚一样,身体隐隐作痛,但穆阙依旧什么也看不真切。

    “你说你为什么要出手?炫耀自己很厉害吗?还不是成了阶下囚,板上肉!”说着又是一脚蹬在穆阙身上。

    “耍什么帅,呈什么能,做什么英雄好汉,乖乖听话什么都好办了!”

    “坑死你爷爷我了,还装死!”话音刚落又是一脚蹬穆阙脸上。

    贾贺?是贾贺的声音,他应是在骂我。

    光芒渐渐变得清晰起来,穆阙辨认出来自己身在一座铁铸的笼子里,看笼子上符纹密布,应是难以攻破。

    又过了一会儿,穆阙算是在贾贺的骂声中清醒过来,当他意识完全恢复之时,又是一脚,精准无误的蹬在穆阙面门之上,污言秽语紧随而至,骂的穆阙狗血淋头。

    “你这是作死啊。”突然爬在地上的穆阙低声说道,语气阴沉的可怕,于此同时穆阙手印变换,一丝灵气破体而出。

    紧接着贾贺的惨叫声便出现在耳边,还不住的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

    穆阙并没搭理他,自顾自的翻身坐起,突然他发现自己身上还有着十几处深浅不一的脚印,一时间气不打一出来,这是贾贺那小子,趁他昏迷使劲造的痕迹。

    一瞬间穆阙加重力道,贾贺哭嚎的声音随之同样嘹亮起来,依稀辨认出他喊的应是大人饶命,自己万死之类的滑头话,穆阙并没放手,反倒是把他晾在一边,自己起身开始打量起来笼子外面的场景。

    齐国衣袍样式的人在不远处走来走去,相似的玄铁笼子在附近聚集,有的装着人,但具体是否或者穆阙倒看不真切,有的则空荡荡的空无一物。

    看样着这里是个关押人的牢房一类的地方,但露天的愿因,穆阙同时也知晓了这里并不十分专业。

    “喂,别喧哗!禁声!”一杆铁鞭直接撞在穆阙眼前的铁笼上,打的嗡嗡直响,过于出其不意,令穆阙也是为之一惊。

    “我有话说。”穆阙稳了稳心神,随后说道,他可不愿意被关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

    他要出去,万一哪天真的背运,被稀里糊涂的斩了首就真的追悔莫及了。

    同时穆阙挥手,贾贺哭嚎的声音这才停歇,但嘴里依旧嘀咕着含糊不清的话语,同时可怜巴巴的望着眼前的穆阙,那是他的救命稻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