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禁声!”守卫之人似乎没有想给穆阙说话的机会,粗壮的铁鞭再次击打在穆阙面前的铁笼上,光芒迸发,震的整座笼子嗡嗡作响。

    “我欲见师兄楚韩,我乃其师弟,想必阁下也应该卖给楚师兄一个人情吧。”穆阙并没有因为看守的呵斥而生气,随即沉声说道。

    没有声音回应,穆阙身边除了贾贺哼哼声外,突然变得异常沉寂,穆阙微微松了口气。

    他明白,外面看守之人没有接话一定是自己的话令他微微心动,毕竟说人者,以利诱之,任谁也不可能平白放弃一个交结上层人杰的机会。

    时间不大,守卫的声音证明了穆阙想法的正确性“可有物件证明身份?”声音不大,但却让穆阙神情为之一振。

    “想必阁下手中还留着我的长剑,此物便可当做证明。”穆阙回道。

    声音再次消失,不一会儿一段脚步声出现,随后渐渐走远,一时间牢笼中再次恢复令人不安的死寂。

    “我呢?”贾贺略微低沉的声音在穆阙身后响起,带着浓重的孤寂和无奈。

    “你?我现在亦不一定有机会出去,若师兄不在此处,到那时我会陪你一起死的。”说完穆阙转身走到笼子的一个角落,盘膝而坐,抚摸着怀里的小银狐。

    “但我并不想死,如果你能出去的话。”贾贺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还没告诉我圣骨的位置,而且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穆阙先是一愣,随后猛地抬头盯着不远处贾贺的方向。

    昏暗的光线照在笼子内,两人四目相对,都紧紧地盯着对方,如同准备厮杀的凶手般,在发动攻击前都会耐住性子审时度势。

    两人之间再次出现寂静,同时两人对对方的心思都是心知肚明,也都明白对方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这无非是个双方都乐意的交易,一个对双方来说谈判条件相差不算悬殊的交易。

    穆阙手里紧紧攥着贾贺的生死,不论是救援与否,穆阙现在并没有想把那张灵篆符箓取下来的意思。至于贾贺,他的手里除了穆阙向往的圣骨所在,同样留着令穆阙也忌惮三分,投鼠忌器的价码穆阙吞噬圣骨的举动。

    这个信息无疑是算是对所有人说,他穆阙就是个移动圣骨宝相,只要能杀掉,就可以夺得令人垂涎三尺的圣人遗骨。这对于现在的穆阙来说,并不安全保险,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个危险的道理穆阙还是明白的。

    双方价码都已然明了,那就开始这场事关两人性命的交易。

    沉默良久后贾贺率先开口,打破这令人急躁的宁静“我会保守你的秘密,同样你必须救我出去,至于圣骨所在,我到时自会告诉你,同样我身上的符箓你也要解开。”

    说完贾贺便斜靠在铁笼的柱子上,闭目养神起来,不在言语一声,他开始等待穆阙的答复,也在等待自己的命运。

    但穆阙并没有当即恢复,他知道这一切都要基于自己能率先出来,若出不来,那只是如何死的差别了。

    时间不大,脚步声再次传来,由远及近,穆阙分明从这脚步声中感受到了来人的一丝急切。

    穆阙的心被瞬间提到嗓子眼,不住的发出擂鼓的声音,咚咚咚的。

    穆阙微微身体前倾,一种紧张感在穆阙心中蔓延开来,迅速的融合进血管,顺着血管又点燃了正奔流着的血液,穆阙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

    “来了?”贾贺开口问道。

    “来了。”穆阙也回应道。

    突然脚步声临近时被可以放缓,紧接着看守之人麻色的衣衫出现在穆阙眼前“公子随我来。”

    话音未落,重锁落地的声音便率先传出,紧接着一面的符纹光芒开始削减,最后被人一把推开。

    穆阙看着打开的牢门松了口气,交易算是正是开始,旋即起身走到笼子外面,紧接着锁链重新套在铁笼之间,这里重新便成了一间标准的囚笼。

    “公子的剑。”说着玉剑昆仑和那柄引人注目的六尺剑鞘被递给到穆阙眼前。

    “在这里等着,你说的我应下了。”穆阙一挥袍袖跨上剑鞘,寒芒闪动,长剑归鞘,随即沉声道“带路。”

    说完穆阙头也不回的迈步紧随看守的身影径直离开。

    一路之上穆阙一言未发,看守也识趣的不再说话,直到两人来到整座营盘的中心位置,一面大帐出现在穆阙眼前,从中隐隐传出人声,像是在讨论着什么。

    “公子且再次等候片刻,我先回去站岗了。”说完麻衣青年拱手施礼后便准备离开。

    “你叫什么名字?”穆阙开口。

    “张晋。”

    “我记下了,你去忙吧,谢过阁下相助。”穆阙伸手施礼说道。

    看着张晋远去的背影穆阙松了一口气,很快便能见到自家师兄了,穆阙悬着的心这是算是放了下来。

    “进来。”时间不大,当穆阙看着不少人自帐中鱼贯而出后,熟悉的声音传来,让穆阙觉得十分亲切。

    “师兄。”穆阙伸手掀开帘子,探头望向帐内。

    只见一张皮质地图挂在两根木头桩上,上面星星点点布满了印记,其间山川河流绘制于其上,近处一张桌案摆在大帐中央,穆阙发觉这桌案中正是用土石堆积出来的这片营地。

    “你没事吧!好久不见,我一直差人寻你,始终不得见,急死我了。”穆阙被眼前的身影一把抱住,正是之前分开的楚韩楚师兄。

    “师兄,闲话还是等以后再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会成为现在结营自保的境地?”穆阙率先发问。

    “这还是源于接着上山的那九座宫阙。”楚韩挥手让穆阙坐下接着说到“这九座宫阙一连串自仙武涧之中延伸向山腰之上,你也知道这里根本无法凌空而行,如此绝壁,除了走着九座宫阙外,无路可走。”

    楚韩微微叹气。

    “而这九座宫阙并不是敞开的,相反需要一定数量的一种玉壁才能开启最外层的大门,至于里面有什么,谁也说不清。”

    “这结营便是为了这玉壁而做的响应准备,这玉壁只能在整片仙武涧中的遗迹内方能寻到,为了保证率先进入宫阙之内,各国之人便只能结营自保,同时放止他国之人杀人夺宝。”

    “为什么不在宫阙近处扎营呢?即便寻不到玉壁,也能在第一时间出手抢夺进入的名次啊。”穆阙开口问道。

    “这宫阙方圆五十里之内设有禁制,若没有玉壁保护只能在外面干瞪眼,同时在那里结营纯粹是自寻死路,地势太过于被动,稍不留神只能全军覆没。”

    “那师兄接下来打算如何,我们可收集足够数目的玉壁?”

    “没有,但据我们的人称,不远处有韩国的一座行营,发掘出一些玉壁,我们夜里打算劫营。”楚韩在地图上点了点说道。

    “夜里?我为何没有见过这里的黑夜,这天难道不是昏沉的吗?”穆阙不解,自己对这里简直是白痴至极,一概不知。

    “有,但这里时间似乎和外面不一样,昼夜时间都变得漫长一些。但是,这里夜里可能会出现兽潮。”

    “兽潮?可我连一只灵兽也没见到啊。”

    “它们白日里聚集在山上洞穴中,只有夜间出来活动。这里不易攻陷,晚上之时你有机会亲自见上一见,那种东西和外界的灵兽还有所不同。”说着楚韩再次开始盯着眼前地图沉默起来。

    同时穆阙也抱着那只昏昏欲睡的银狐走到楚韩身后,把目光投向眼前的地图之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