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师兄,我问你件事。”穆阙犹豫了一下后开口说道,他觉得是时候说说贾贺的事了,毕竟他身上所掌握的东西,令穆阙十分忌惮,一时不护住他周全,那些东西便足矣要了自己小命。

    “你说的是那个和你一同来的魏人?”楚韩没回头,眼睛依旧盯着眼前的那张地图。

    “正是。”穆阙微微点头,随后满是期待的望向楚韩。

    “先关一阵子,等他那仅存的锐气也被磨下去,你才有机会。先不说这些,你走近些。”楚韩摆手示意穆阙走近些。

    “你看看这里。”楚韩点指着地图上标记出来的一个墨点说道。

    穆阙抬眼,顺着楚韩点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悬挂的地图上这个墨点被标记的格外与众不同,不论颜色深浅还是大小,都要比其余的小墨点明显许多。

    对于自幼在郡守府里长大的穆阙来说,这地图并不陌生,细细看去,这墨点两边是两道山岭,墨点孤独的伫立在两道山岭之间,突兀地隆起。

    “这是我们的营盘。”穆阙沉默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

    “不错,再看这里。”说着楚韩又弹指敲了敲斜上方的一块新作出的标记,墨色异常淡,同时连那个点也标记的不大,极其不引人注目。

    “一处不算大的营盘,应是我们此次要劫营之处。”穆阙想了想,那个墨迹离着这齐营所在标记之处不算太远,同时依照新旧程度和大小,应是最近才发现的,穆阙如是想到。

    “你觉得该怎么打?二十里地,隔着一座山岭。”楚韩似笑非笑的问道。

    穆阙先是呆愣了瞬间,随后会意的笑了笑,他明白这算是自家师兄对自己战术上的一种指导,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种实战穆阙也是第一次,不禁觉得万分激动。

    随后穆阙便重新把目光放在了面前悬挂的地图上,依稀见穆阙似是看见了这仙武涧中的山川脉络,峡谷河流,颗颗古树在眼前生长,遮天蔽日,藤蔓缠绕,草石遍地,一切的一切都从那张地图中脱离开来,清清楚楚的摆在穆阙面前。

    怎么办?这个问题穆阙在心里反复问自己,他强迫自己考虑的慎之又慎,穆阙竭力要让自己明白,这可能会要了冲锋进攻之人的性命,甚至自己,乃至于整个齐营全部人的性命。

    一时间穆阙觉得有些胸闷压抑,但他仍然把自己的心思倾注在地图上。

    “分两路,一路主攻,一路佯攻。”沉默半晌穆阙突然抬起头注视着地图说道,同时抬手点着地图上两点间的一处无名坡地“佯攻自此而出,人不用过多但亦不可太少,佯装无意间发现营地,试探性攻击后立刻撤退,将行营中部分驻守之人引出,不求杀敌,只求尽可能多的吸引。”

    说着穆阙顿了顿,并把指尖在地图上游走到小墨点的另一侧,重重的敲了敲“主攻之人自此处而出,趁营中人数较少突袭,时间越快越好,同时在其被吸引而出的人回来的路上设下埋伏,如此以来,敌破矣。”

    说完穆阙松了口气,如释重负般,同时略微得意的看着身边笑而不语的楚韩,一副此计一出,无人可敌,必定大获全胜的架势,眉宇间尽是一种自傲和得意,分明了想要楚韩的一声赞赏。

    “若敌人不出呢?若敌人识破又该如何?若是兽潮突至,又当如何?两方实力也是重要衡量之一,都对战局走向有着几乎决定的影响。”楚韩出乎穆阙意料的问了两个问题,直接给穆阙迎头一盆冷水,浇的他立刻清醒过来。

    “对,最好的就是全歼敌人,但如果敌人的行动和你的预想少有偏差的话,你这无异是自投罗网。记住,我们既然能看得见找得着他们,他们未必看不见我们。”楚韩意味深长的说道。

    看着自己的计策被批驳,穆阙倒也不算太生气,对于他这种初次上阵的新人来说,计策天衣无缝才会不可思议,一切都要一步一步来,不可能一蹴而就,兵法由是如此。

    “但兽潮这恐怕无法料的准确吧。”穆阙沉思片刻突然问道,看着眼前楚韩意味深长的笑意,穆阙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目光“这些能预测?”

    “今夜无眠,子时一过,兽潮便会衰退,到那时你与我同去劫营。”楚韩双手拢在袖中,满脸微笑神秘的注视着穆阙“营帐给你收拾好了一个,回去休息休息,夜黑时分,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说完楚韩挥挥手示意穆阙先下去,同时自己的眼神重新落在地图上,眉头微微皱起,穆阙知道这时已然不便打扰了,那种观察全局制定计划的境界并不是他足矣插手的,于是穆阙躬身施礼后退了出来,同时一句话幽幽自穆阙身后飘来。

    “先不要回牢房见他,去休息吧,夜里将会很累。”

    “这里的夜晚,会是如何呢?”穆阙揉了揉手中抱着的银狐小脑袋,跟着门外等候的人走向自己的营帐。

    “灵兽,你不就是吗?”时间不大穆阙坐在自己的营帐之内看着身边的银狐自言自语道。

    同时小银狐也眨着闪亮的大眼睛望着穆阙,一脸的呆萌纯真,就那么窝在穆阙手边,时不时摇晃着自己的银尾巴。

    “唔,山雨欲来风满楼啊。”穆阙伸手摸着小银狐的头,同时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拜托别人拿来的地图,几乎和自家师兄那里的地图相差不大。

    一段时间之后,穆阙越发觉得自己的那句话十分真实确切。一共九座巨大的墨点在整座地图之上零零散散的分布,其间还分布着为数不少的小墨点,在一切表象背后穆阙深刻感觉到了在这一切之间正酝酿着一场风暴。

    “这是哪里?”突然穆阙的目光集中在了地图某一处,只见那里山峦环抱,地势惊人,单从地图上看去,穆阙本能的觉得那里绝对不会稀松平常。

    突然穆阙的思绪被手边的银狐打断,只见小银狐浑身微微散发出银光,同时外面的天已然开始变得昏暗起来,同时齐营之间燃起了火把,红光在营帐之间摇晃,穆阙知道这里现在一定很壮观。

    穆阙的眼神再一次放在银狐的身上,只见那团银辉缓缓起伏,应是熟睡着了一般,但穆阙的疑问也随之而来。

    这里的灵兽白日并不会出现,那眼前这小只又如何解释,穆阙微微皱眉,但随即被他舒展开来,既然没有什么危险,这小家伙又愿意呆在自己身边,穆阙也不再多想什么,毕竟他要想的事还很多,这件在他看来并不重要的事并不能令他产生深究的想法,同时他更愿意把精力投入到那张宏观地图中。

    “风满楼,以后这就算是你的名字了。”说着穆阙再次揉了揉手边的银狐,重新打量起来那张地图。

    于此同时整座仙武涧中不少地方传出低吼之声,同时几乎每座大营都掌上火把,其间每个人都微微紧张起来,人们都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夜晚来了,为了自己的小命,一切争斗最好都停下来,与身边的人一起抵抗即将到来的兽潮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