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吼!”

    尖利的嘶鸣声突然划破寂静无比的世界,令在营帐中看地图的穆阙被猛地吓了一跳,连带着惊醒了穆阙手边趴着打盹的风满楼,小家伙顿时银辉涨落,根根毛发竖了起来,发出低低的兽吼声,不过奶声奶气的,令人听着丝毫不觉得害怕。

    “别激动。”说话间穆阙伸手安抚着手边的风满楼,同时目光深邃的盯着营帐的门口,那张被风吹得起起伏伏的帘子,穆阙知道这时的外面一定灯火通明,在师兄嘴里听到的兽潮就要来了,但穆阙却有一点莫名的兴奋。

    “铛!”

    嘹亮的钟声在整座营地上空激荡开来,化作道道圆波扩散开来。

    “兽潮!准备迎战!”突然穆阙的帐外出现了一声高喝,紧接着甲叶碰撞的声音连成一片,自穆阙帐前掠过,同时穆阙分明在这杂乱的声音中听见了刀剑出鞘的嗡鸣声。

    “该我们了。”话音未落穆阙伸手跨上剑鞘,同时帐内寒光盈室,如同炽电一般在屋内突然绽放,玉剑昆仑在一声低低的鹤唳后猛然出鞘,自剑尖到穆阙紧握着的剑柄,都闪烁着绝世寒光,凌厉无比。

    挑开帘子,同时风满楼乖巧的围在穆阙的脖颈上,瞪着眼睛望着外面的世界。

    灯火通明,火把的焰火,如同一条长龙一般在每个帐篷间游走,最后化作一片耀眼光芒,在营地间散开,火红的光芒映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一种明显的疲倦和微微恐惧。

    “铛!”

    悠远的钟声再次在穆阙头顶被人敲响,同时自中心的铜钟,数十道繁杂的符纹飞天而去,与最边缘那道立在崖壁不远处的三丈石木搭建的城墙连在一起,紧接着那数十道横陈天空的符纹开始快速变化,细小的符纹浮现开来,在穆阙头顶铺成了一曾光幕。

    抬眼望去,光幕外的世界变得模糊起来,但穆阙依稀看到昏暗的天空中生起一轮算不上是明月的月亮。

    穆阙辨别方向,快速冲向远处的城墙,他发现那里的吼声似乎听起来更加恐怖,不只有那些汇聚成兽潮的灵兽的吼叫,更有一些人的嘶吼声。

    “轰!”突然穆阙头顶划过十数道巨大的冰凌,以极快的速度砸向外面那些正在不懈努力攻城的巨兽们。

    “咔嚓咔嚓!”冰凌砸在地面上,紧接着冰面沿着土地蔓延开来,瞬间便冻住了临近的几个灵兽,同时数道光华自城墙上闪烁起来,几乎同一时间,那些冰雕边变成了满地碎块。

    不过其余的灵兽并没有因为这几只壮硕的大块头灵兽倒下而停止进攻,相反它们如同潮水一般的一波接着一波冲击着那层自天上降落而下的光幕。

    城墙上的人们也都拿出自己的法宝或是术法不断斩杀着冲击而来的灵兽,甚至个别凶悍之辈,已然借着自己肉身强横,冲下城墙展开白刃战。

    更远处的几座高台上,数名术士围坐在一起,光芒闪烁,同时被一座阵法包围,一时间灵气蒸腾,几人不断利用脚下的阵法,释放着强于平时数倍的奇门遁甲之术,场面恢宏,令穆阙位置呆愣了一瞬间。

    穆阙低喝,同时双腿用力,踏玉虚瞬间迸发,浓郁的灵气在穆阙两腿之上爆炸开来,托载着他的身体一跃而上城墙,眼前尸横遍野,血流漂橹的场景还是令他着实得吃了一惊。

    浓郁的血腥味在穆阙身边弥漫开来,同时嘶吼之声不绝于耳,已然分辨不出来是谁的声音,所有人都在拼尽全力守护着自己身后的城墙和这片营地,因为这是他们在这里安身立命的根本。

    突然没等穆阙回过神来,一条壮硕无比,肌肉虬扎的长臂已然临近穆阙眼前,一股腥臭味瞬间惊醒走神的穆阙,穆阙顿时冷汗瞬间冒了出来,同时脖颈上的风满楼已然根根毛发树立起来,恶狠狠地瞪着不断逼近的身影。

    穆阙紧紧盯着眼前袭来的手臂,脸色极为难看,铁青铁青的,他知道这一下子自己几乎闪不开了,突然他十分懊恼为什么会愣神,这是战场,绝不是过家家,但悔之晚矣。

    突然穆阙剑指横扫,昆仑顿时出鞘,堪堪挡在二者之间,巨大的蛮力如同一条上古龙象一般,重重的砸在穆阙胸口,同时穆阙被这横扫而来的一拳直接带下了城墙,摔在外面的泥土中。

    看着眼前的城墙,和那个开始准备攀上城墙的身影穆阙意识到自己正身处绝境,这四面尽是些灵兽,身后便是兽潮。

    穆阙急忙翻身,同时风满楼紧紧地趴在穆阙肩上,低吼着警告身边袭来的灵兽。

    墨色涨落,玉剑昆仑化为十二柄长剑,飞舞在穆阙身边,飘忽不定。

    于此同时他已经被数只灵兽围了个水泄不通,兽涎坠落,散发着浓厚的腥臭味,接着模糊的明月光,穆阙看着这些相貌诡异至极,肌肉虬扎的身影,一阵恶寒。

    “斩!”

    穆阙怒喝一声,同时浩荡灵气破体而出,如同潮水般在穆阙身边涨落,一瞬间,那万里星空耀瀚海的异象在穆阙身后撑开,汹涌的灵气化作巨浪将身边的灵兽冲的后退数步才稳住身形。

    紧接着墨色大盛,十二柄长剑四散飞出,化作墨光斩杀向穆阙身边的那几头扑杀过来的灵兽,但仍是有四只成了漏网之鱼,但穆阙随即灵气汇聚,掌法潮生已然准备。

    “开!”穆阙挥掌直奔最近的那头身材细长的灵兽,如同蟒蛇一般光滑的身体被鳞片覆盖,但怪异的是后背却生出两对利爪,直奔穆阙袭来。

    “轰!”穆阙脚下踏玉虚发动,紧接着侧身避开带着狂暴气息斩落的一抓,一掌击在灵兽柔软的腹部,一瞬间浩瀚如汪洋的灵气在腹部炸开,瞬间洞穿了这只灵兽,只剩下流淌不息的粘稠至极腥臭血液,冒着缕缕灰烟,将地表的石块腐蚀了一片。

    “这是什么东西!”穆阙自言自语道,看着地上已然变凉的尸体,他自始自终没有感受到一丝灵气波动,就如同普通的家养牲畜一般,但这种诡异的体能和令人满身冷汗的外貌,穆阙敢肯定这一定有什么诡异之处,突然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师兄说这不算是灵兽。

    身后劲风呼啸而至,穆阙闪身避开,一柄长剑依然回归身前,穆阙再次催动长剑,在一串墨色光晕留下的尾迹后,偷袭的那只灵兽瞬间到底,与先前不同的是身上被长剑辞了个洞穿,空荡荡的,挣扎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穆阙快速冲向尸体,瞬间拔起插在地上的那柄长剑,挥手震剑,在身前画了个半圆,粘稠的血水被挥洒在地上,剑身再次恢复洁白无瑕。

    穆阙手印变换,十二柄长剑再次汇聚到他身边,于此同时穆阙伸手拿出了那两枚骰子,他想试试这东西到底有何等威力,会被放在阁楼的神龛之中。

    灵气激荡径直冲入玄色的骰子内部,顿时灵光灿烂,细密的符纹在木制的骰子上蔓延开来,同时一种浩瀚至极苍茫至极也飘渺至极的气息自骰子内倾泻而出,令穆阙也为之暗吃一惊。

    紧接着两枚骰子快速旋转起来,最后猛地停在一对数字上,数字瞬间亮起,灵气激荡开来,穆阙只觉得自己的灵气被这对骰子疯狂吞噬进去,速度快的令他根本无法切断。

    要坏!穆阙暗道不好,这种状态,这种境地下他若没了灵气,必将死路一条。

    十点,这是两个骰子上的数字加起来的总和,穆阙此时已然无心看这一幕了,他想做的只有尽快断开灵气的链接,如若不然,他现在已然灵气见底了。

    “嗡!”

    灵气突然停止吞噬,穆阙望着眼前越发璀璨的骰子,正当他满腹疑惑,精疲力尽时,一圈暗金色光环瞬间笼罩在穆阙身周,形成了一个两丈左右的巨大圆环。

    “这是什么?”穆阙屏息凝神的望着这蔓延开来的圆环,他隐约感觉到,那暗金色涌动之处似乎蕴含着惊世骇俗的能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