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暗金色光环在短暂的沉寂之后开始快速扩张,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狂涨到两丈有余,暗金色光芒流转,浓厚的气息蒸腾而出,气势惊人。

    看着眼前这被暗金光芒笼罩的方圆两丈,穆阙眼中写满了无奈,他的灵气在刚刚那一瞬间便被抽离的一干二净,体内只给他留了极其稀薄的一层。

    汗珠大滴大滴的顺着他的发丝和脸颊滴落,打湿了衣袍,也让地面因湿润而有一小片的颜色变得更加深。

    穆阙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现在浑身抖得厉害,一种极度的疲惫感牢牢地扼住他的身体,连这种站姿也是拼命才维持住的,很可能下一刻便会倒地不起,不省人事,最后变成一摊烂泥。

    穆阙看着身边呼啸而至的数道利爪,眼神里一片灰暗,他现在连一个最基本的闪避都做不到,这从四面八方袭来的灵兽,他怎么可能躲的过去。

    唉,要死了。穆阙心里暗自感慨,但却并没有他曾经想的那样哭天呛地,甚至连极端的情绪也没有,平静的很。

    “嗡!”

    在数只灵兽踏入穆阙身边方圆两丈之内时,那暗金色沉寂的光环突然发出一声嗡鸣,但又随之归于无声。

    阴风突至,一阵恶寒爬满穆阙的四肢百脉,寒芒闪动,紧随其后的则是那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和怒吼声,他知道那些张着血盆大口的灵兽近身了。

    瞬间一切变得沉重粘稠起来,连流动的时间也像是被什么东西拽住一般,似乎也变得缓慢了些。

    紧接着不远处暗金色光环瞬间变成三重,每一重之上均是神光缭绕,气势恢宏,凌厉之气令人不敢轻举妄动。

    “嗡!”

    又是一声不大嗡鸣撕裂了一切的寂静,目之所及尽皆飞快流转起来。

    暗金色三重圆环突然猛地旋转起来,最边缘处金炎吞吐,如同数道蛟龙一般,正伺机而动。

    于此同时,两丈之内暗金色突然围绕穆阙快速旋转起来,光华喷吐,所流露的气息令穆阙也脸色微变。

    下一个瞬间,穆阙只觉得体内那仅剩的一丝灵气也被突然抽离一般,整个身体紧接着便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一种撕裂感自内部慢慢席卷而出,进而在穆阙身体的内个部位炸开。

    灵气枯竭!

    穆阙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这完全就是绝境!死地!

    突然穆阙急切地注视着眼前这三重暗金流转的圆环,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术法,厚重,沸腾,深邃,此时的穆阙把自己的生机完全压在了这方圆两丈的暗金色三重圆环上。

    “嗡!”

    光芒爆发,瞬间斩碎四周黑暗,照耀着四周如同白昼一般,同时圆环边缘的金炎肆意喷吐,如同一轮大日一般突兀地在这兽潮中绽放,无限璀璨,神光缭绕。

    地面如同再也承受不住一般,开始迅速龟裂,在极短的时间之后,穆阙脚下的地面已然破碎的不成样子。

    灵气所汇聚成的洪流围绕着穆阙疯狂旋转,身边的暗金也如同漩涡一样流动,紧接着更为浓重的血腥味在穆阙身边弥漫开来,令他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紧紧瞬息之间,所有踏入穆阙方圆两丈的巨大身影同时被暗金光芒绞成一块块碎屑烂肉,紧接着被那金炎吞噬,最后化为乌有,连吼叫声都没有发出。

    一切都以极快的速度发生,自骰子停止转动圆环撑开,到现在为止,仅仅三息,但正是这三息穆阙身边已然变成一片真空。

    整个战场陷入了一瞬间的宁静,几乎所有的生灵都注视到了这一幕,尤其是城墙上的诸多身影,这种如神魔天仙一般的攻击,在瞬息之间屠灭十数头灵兽,这种战绩简直辉煌至极!

    但仍旧没有停止,金炎瞬间向四方散开,倾泻而出吞噬万物。

    当金炎喷涌而出时,暗金色光环也随之再度扩散,直到蔓延至方圆近五丈,三重圆环彻底分散开来,将这方圆五丈切割成三个同心之圆。

    光芒大盛,比以往更加璀璨夺目的光华肆虐开来,金炎开始疯狂舞动,这一幕真如同一轮将升的大日在兽潮中被人点燃,四周的空间似乎也被着极其浓厚的灵气扭曲成一团,更里面根本无从得知。

    当着光芒流转数息之后便突兀地开始暗淡,当最后暗淡到几乎不可视的时候,空间开始坍塌,圆环内部的一切开始支离破碎,包括一切在内的生灵。

    裂痕蔓延出圆环的边界,顺着停止肆虐的金炎一直蔓延到末端,随后三重圆环翻转,将整个暗金色化作一团光球,将整片区域笼罩于其中。

    下一瞬间,光华突然爆发又紧接着内敛消散,但毫无生息,一片死寂。

    整个被暗金色包裹的区域就如同被人从世间中挖走一般,只留下穆阙一人跪在当中一动不动,满身殷红,眼神紧闭,脸色极为难看。

    紧接着狂暴至极的劲风激荡开来,裹挟着惊人的灵气四散开来,在整片战场上化作一股惊人的旋风,最后忽然消散。

    寂静,城墙上和墙外零零散散的人被这一幕惊呆了,这种程度的攻击如同湮灭一般,瞬间毁掉了领域之内的所有生灵。

    如同炽烈大日般,蒸腾万物,万物尽寂灭。

    但战场上短暂沉寂之后再次沸腾起来,但人们知道,营中有位出手,瞬息间屠灭方圆五丈之内所有生灵!

    兽潮再次如涨潮一般扑来,而穆阙也此时忽然转醒,刚刚那一瞬间他已然因为力竭而昏了过去,就那么孤零零地跪在原地一动不动。

    身上腥味浓厚,令穆阙刚醒之时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但紧接着灵力枯竭强行压榨的撕裂感瞬间吞噬了穆阙的神经,青筋暴起,但穆阙却只能看着兽潮扑来,却一动也无法动。

    到头来还是死。穆阙无奈,但源自身体内部的撕裂感却令他根本来不及想什么死不死,巨大的痛觉在兽潮扑来之前已然掐住了穆阙的神经,令他根本无心他顾。

    兽潮袭来,最前方的几只已然离穆阙不过数丈而已,他那传奇般的攻击所炸开的一口子只一瞬间便被吞噬,兽潮再次填满了这巨大的石坑。

    唉,我命休矣。

    穆阙心里暗自说道,那利爪已然将要刺破他的胸膛,必死无疑!

    但突变袭来,一杆长枪自穆阙身后的城墙之上洞射而来,鲜艳的流苏在风中飘荡,一枪即出,穆阙只觉得眼前变得虚幻起来。

    紧接着一个身影紧随而至,修长的手指微微用力长枪便打了个转回到那双玉手之中。

    穆阙想极力看清来人是谁,却只觉得眼前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在他依旧清醒的最后一刻,穆阙依稀看见那杆长枪光芒跃动,极其显眼的流苏在风中摇摆不定。

    一声娇喝紧随其后的是一阵劲风,风中似乎还有着一股清香,令穆阙在乱军兽潮之中依旧觉得心安和一丝放松。

    长枪上光芒大盛,那个站在他面前的身影变得虚幻起来,穆阙下意识的想朝那身影消失模糊的地方探出手,可不知是根本举不动手还是身影已然消失,穆阙始终没有触摸到半分。

    感谢啊,我可能得救了。

    这是穆阙的最后一句话,但只是在心里暗自说的,之后便不省人事。

    而在他身前强烈的光芒暴动,系着流苏的长枪化作道道残影嘹亮的凤鸣之声在穆阙身前响起,紧接着火红的光华爆发,瞬间吞噬了最前方扑来的数只灵兽,嘶吼之声瞬间响起。

    长枪微震被身影单手握住,随后倒地不省人事的穆阙被人搀扶起来,快速掠向后方的城墙。

    身后火焰化作一只凰鸟腾空而起,带起一股热浪,鲜红色的光芒绽放开来,冲天而起,极度璀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