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冲天火光在不远处轰的爆发开来,嘶吼声接连不断,穆阙极其费力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女子白衣胜雪,在冲天火光与浓血飞溅之中显得极其飘渺,如同仙子现世一般,一股清淡的香气在穆阙的鼻腔中四散开来,令他狂乱的心跳微微平复。

    一道赤虹划过,稳稳地落在女子肩上,被热浪吹起的青丝之间一只火红的小鸟正梳理这自己满身火红的羽毛,如同一匹舞动的红丝。

    视线越发模糊,渐渐连眼前女子的容貌还未来得及看清就开始暗淡下去。

    穆阙极力想仰头看清女子那容貌,只可惜一切在他目光刚刚接触到她眼中的光亮时,戛然而止,一切变得漆黑无比,四周的喧闹被一瞬间隔开。

    但那双极为清澈的眼神中,穆阙看见了一道撕裂一切的光亮,不知是他的臆想,还是在那危险境地下诞生的情绪,那道来自女子眸子中的光亮结结实实地令穆阙为之动容。

    穆阙再次睁开眼睛,眼皮沉重的如同灌了铅一般,四周光影模糊,依稀能分辨出人影来来往往,似乎有什么声音在穆阙耳边响起,但耳鸣之音令穆阙丝毫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身体内还残留着方才灵气枯竭所带来的强烈撕裂感,令穆阙没有丝毫想动的意愿。

    不知过了多久,穆阙觉得眼前的光影开始能分辨之时,耳鸣也渐渐消退,他望着眼前的帐篷,浅浅的吸了口气,正如他所料的那样,肺部的痛感已然不算强盛,但仍旧令穆阙微微皱眉。

    “你醒了?”

    穆阙下意识的嗯了一声,接着自己撑着身下的木板慢慢爬起来,除了肉身之中留存的撕裂感,穆阙觉得没有意思异样。

    “为什么出去?”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之中是难以压制的怒气。

    在听见这一句话的同时,穆阙暗道不好,这分明是自家师兄打算来说叫他了。

    “兽潮来临,身为齐营的一份子,我理应如此。更何况我还是师兄你的师弟,不论处于齐营一份子的角度,还是稷下的角度,我都应该出战。”穆阙越说越觉得理直气壮,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语完全没错,那不成师兄想让他当个贪生怕死之人?

    “你私自出战,韩国的行营你还去吗?”楚韩的声音再次传来。

    “去!当然去!”穆阙猛地站起身来,眼神坚定的看着身边坐着的楚韩。

    他穆阙当然要去,此次劫营若顺利,其营中的战力品,不论是功法术法,还是什么灵具法宝,对他来说都是极其需要的,单凭他现在的两把刷子自己真不敢保证能总是死里逃生。

    “你现在可以吗?灵气枯竭,你现在身上还有些痛感吧。”楚韩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穆阙,那种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深邃,让穆阙不禁觉得自己如同光着膀子一般。

    “师兄,我真没事,更何况元礼应该也在营中吧?”

    “他去子营了。”回答言简意赅,彻底打消了穆阙想去找元礼那丹药的想法。

    “我身上还剩下两瓶”穆阙伸手摸了摸锦囊,正想接着说下去的时候却被穆阙的话打断。

    “收拾一下准备随我去韩国行营,这里是元礼留下来的丹药,你先服下,到了之后一切听我的,切记!”说完楚韩抛出一个白玉小瓶后转身走了出去“钟声再响,大帐前集合。”

    “师兄!”穆阙突然想起什么,立马喊住了将要离去的师兄。“谁把我送来的?”

    楚韩略微想了想开口“官婉琪,稷下的学士,一会儿你能见到。”

    “师兄您忙。”说完穆阙重新坐回木榻边上,一把抓过来缩在角落里的风满楼,开始看着地面想起心事来,眼神中光芒涌动。

    “铛!”钟声猛地响起,一下子惊醒了正神游物外的穆阙,穆阙在微微愣神之后起身挑开帘子走了出去。

    最外围的嘶吼声已然开始渐渐消退,那是兽潮撤离的响声,此时正是圆月挂于当空,若按此来计算,便是不折不扣的子时。于此同时穆阙发觉到一小部分人开始向大帐的方向集合。

    穆阙将风满楼发在脖颈上,同时银狐也乖巧的把尾巴缩了回来,挂在穆阙肩膀上。

    轻拍腰间锦囊,接着猛地挥手,白玉流光,玉剑昆仑落在手中,灵气激荡,剑鞘内的长剑伴随着剑鸣微微震动,随时都可能脱鞘而出。

    穆阙深吸一口气,将长剑挂在腰间,一手摁着剑柄,迈步走向营盘中央的大帐方向。

    “唔,人不算太多啊。”时间不大穆阙站在众人身后一处空旷的地方看着眼前集结起来的数十人自言自语道。

    事实上此次劫营的人数并不算多,统共二十余人,其中大多以垂天为主,少量的浩洋参杂其中,玄秘之人根本没有。

    看到如此情况,穆阙不禁微微皱眉。

    虽说行营人数较少,只负责押送任务,但对于所看管的灵璧来说,玄秘强者绝对存在,已如此兵力劫营,无异是羊入虎口,死路一条。

    “师兄,你到底想的是什么,如此行事就不怕全军覆没?”穆阙看着眼前的二十余人低声说道。

    “你伤好了?”一声清脆如雨滴打落在竹叶般的声音在穆阙脑后响起,与之一同随风而至的是那股清淡的香味。

    “我觉得楚师兄并不会是那种鲁莽之人,他应是会有自己的想法和计谋,我们按着走就好了。”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是回答着穆阙的疑问,也想是一种对自己的说服。

    穆阙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跳变得飞快,毫无来由的身体变得微微发烫,他知道身边站着的应该就是救了自己的那名女子,叫做官婉琪。

    “嗯,嗯。我没伤的很重,倒是你也要去吗?”穆阙伸手摸了摸肩上的风满楼,微微结巴的说道。

    “对,我是刚接到命令的,说是去劫韩国的行营。”

    刚接到命令?穆阙微微一愣,但就在这是不远处人群最前方的小高台上出现了一个身影,挺拔又风度翩翩,一头长发盘在脑后,被三根发簪插好,一身玄色深衣衬得凌厉至极。

    “今日,诸位将随我一同出征!我知道,诸位都是想走出这个此地,因为外面有我们的亲人朋友,他们还在等我们!现在不远处的那座行营之中有我们出去的钥匙!为此,我们理当出兵,更何况前线时日,三国联合,我们的兄弟朋友已然战死,除了老营和余下的数个子营之外,无一幸免!”楚韩的声音在二十余人之间起起伏伏。

    穆阙明白,这是动员,时间不大便是出征劫营的时刻。

    突然在穆阙神思物外之间听到了这样一句话,自楚韩嘴里出现,并随风散开。

    “敌营之中有两位玄秘之人,但此次劫营我们只能有一位玄秘,因为老营也要有人镇守!此去虽然出奇,但危险仍旧存在!”

    穆阙突然抬起头看着楚韩,如此真实的话语岂不是要乱军心?若军心涣散,劫营?就算再次聚拢也是难上加难!

    但随后穆阙却听到了来自二十余人坚定的回应

    “此战必胜,此敌必杀!”

    突然穆阙意识到,眼前这些人尽是那三国合兵时友亡亲死之人。

    屠灭仇敌,背负遗愿,替已死之人报仇雪恨,不用犹豫,也无需多言!

    此战必胜,此敌必杀。

    穆阙瞬间明了,这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劫营,而是复仇的进攻,即便玄秘之人如何?即便凶险又如何?

    我的亲友曾死在你的刀下,他们在突如其来的决战中死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如今我将义无反顾的进攻,并战而胜之,赢回那些死在你们刀下之人的荣耀。

    韩人们,当日也有你们的身影,莫要再苟活了,今日便是死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