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出发!”随着楚韩的怒喝,二十余人当即转身朝着营门走去,借着月色开始奔袭向远处的韩国行营。

    “你为什么要去呢?”穆阙回首看着身边一袭白衣的官婉琪问道,在他看来,如此麻烦危险的行动这不应把她带上,这种情况分明是他的那句话所导致的。

    可是穆阙的心里却一阵翻腾,既有着向往,又有着想让她留在营中的心思,总之心乱如麻。

    “军令如山,更何况身为稷下学宫之人,更应该为了那些战死的师兄师姐们报仇。”声音如水般清淡,但这之中却有着一股极其强烈的杀意。

    穆阙看着官婉琪的侧脸默不作声,此时的他在对方闪烁的眼神中分明看见了一种压抑着的戾气,穆阙明白了自己的问题是多么不合时宜。

    “抱歉啊,出言不逊”穆阙刚欲说些什么却被官婉琪挥了挥手打断。

    “没什么。”

    两人之间陷入宁静,各自赶着路,穆阙看着眼前这位女子,女子则注视着远处队伍的尽头。

    “那个,谢谢救了我。”穆阙突然说道。

    “没什么,不用谢。”

    当穆阙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前方的队伍整齐划一地停了下来,紧接着楚韩的声音传了出来,在空旷的树林里回响。

    “再向前走便会遇到还未退却的兽潮,想必大家都会疑惑为什么我们营盘外的兽潮依然退却,在这里为什么又会遇上。”楚韩顿了顿接着说道。

    “此物为此地矿石所铸,可驱避这兽潮,也正因此物我们营盘才能提早结束。还有一点希望各位注意,接下来请噤声,再往前走除了会有兽潮,更会有对方设下的埋伏,请一切小心。”

    “最后,分兵三路,此次的进攻方案由我现在说明。”说着楚韩拿出了三颗闪烁着荧光月辉的矿石,在那份微光下楚韩的脸显得格外冷静睿智,眼神之中似有火焰蠢蠢欲动。

    “所有人分三队,一队八人左右,自己选出八人长。”楚韩的声音再次传来,于此同时二十余人的队伍散开,七八人汇聚成一支小队,最后三队人同时望着楚韩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楚韩招手,三分竹简飞出,落在了队伍中最前排的一人手里“敌营的地图,在标记之处待兽潮退却之时再发动进攻,半个时辰后中心粮草处集合,时间请把握好。”

    说完楚韩又把手里的三块矿石分给了三支队伍,最后不太放心的看了眼穆阙,而穆阙则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完全没问题。

    随后穆阙便看见楚韩轻点头之后人影消失,师兄应是有自己的任务,穆阙如此想到。

    “谁来做这个八人长?”略显老气的声音在穆阙身后传来。

    穆阙回头望去,一个精瘦的中年汉子出现在眼前,眼睛里闪烁着藏不住的锋芒,气势逼人。

    “俺是粗人一个,但俺倒是觉得虽然咱们人不算多,但也该选个略懂打仗的人。”有一个粗矿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是一片赞同的低语声。

    穆阙稍微沉吟片刻后,突然抬手打断了微微吵闹的这圈人,同时官婉琪也站在他身后看着穆阙这一举动,眼里面一丝光亮闪过,但又重新恢复一直以来的平静。

    “在下乃大齐东海道,雍洛郡太守之子,今稷下学宫祭酒之徒,略通韬略,愿做这八人长。”穆阙随即沉声道。

    穆阙相信自己这些身份足矣镇的住在场的大部分人,毕竟一个懂行兵之术的人现在做这个位置再合适不过。

    “这些不过是别人给的称号,小大人的能耐我等倒是没见过,如何相信小大人您的话,让我们把这几条人命放在您手上呢?”穆阙的声音刚落下一个尖细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在下乃是凭文才入的稷下,再耽误下去失了战机你能负责吗?”说着穆阙冷眼盯着那说话之人,一种摄人的气势出现,令那说话之人也愣了愣神。在场的所有人都听闻过稷下学宫的文才令,那这韬略自不在话下。

    穆阙明白这次算是镇住场了。

    “把竹简拿来给我看。”说话间穆阙朝着端着竹简的青年挥手示意。

    紧接着穆阙接过竹简展开,一座连珠营赫然出现在竹简上,同时朱笔点出的三个点清晰地出现在这营盘的三个地方,连进攻时的路线也标的一清二楚。

    穆阙在微微辨别了方向之后率先冲了出去“诸位随我来,报仇的机会就在眼前,在下这里有条还算稳妥的计策。”

    话音刚落,余下的七人也动了身,而穆阙回过头瞟了一眼后方时,他发现官婉琪依旧不急不慢地跟在队伍的最后放,眼神中波澜不惊,突然两人的目光相对,穆阙一瞬间脸便变得微红,当即把头扭了过去注视着眼前的山林小道。

    但没等穆阙再想什么,远处的火光便直接吸引住了穆阙的所有精力。

    山坡上连珠营依山而建,火光如同一条盘踞在山间的长龙,于此同时兽吼和嘶喊声响彻整座山谷,穆阙这里听得一清二楚。

    “继续前进,到地方我们还有休息片刻的机会。”穆阙看了眼远处正与兽潮缠斗的连珠营,扭头对身后的众人说道。

    时间不大,穆阙八人已然出现在离着连珠营不远的一座小山包上,一眼望去连珠营如同兽潮海洋中的一片孤岛,四周是兽潮所汇聚成的死亡漩涡。

    “我来安排进攻计划,但首先我想知道各位最擅长什么,或者最拿手的术法手段是什么。”在注视了一会儿如水般的兽潮后,穆阙率先开口,现在该是制定计划的时候了。

    虽然师兄楚韩令这二十余人临时分为八队,那便足矣证明这外围是比较容易突进的,真正的恶战在进入那中心之后对玉壁的抢夺。

    那现在尽可能的保存实力便是首要任务。

    思考之间穆阙听到了几声回应。

    “俺练得是金身横练。”

    “奇门遁甲之术,地盘八神术。”

    “神机。”

    三个声音在穆阙身边响起。

    金身横练,练术之人大多会有护体罡气,号称练就此术者如万重山岳一般厚重,其他术法极难攻克。穆阙顺着声音望去,正是先前那位粗犷的青年,但随着其起起伏伏的灵力,穆阙看出来此人乃是垂天之人。

    穆阙看了眼汉子之后便把目光投向了第二个开口的中年人,若说自家师兄当日用的是最为基础的奇门遁甲的话,那专修天地人三盘之人,大多有着一些与异于其他术士的奇特手段,这不免令穆阙多注意了一下眼前这位山羊胡的中年人。

    最后穆阙的眼神落在了第三个开口的少年身上。东璇的人?穆阙看着眼前这位少年身上所穿的灰袍暗自想到,但仍旧认真的看着少年。

    “还有吗?各位不放心的话,在下先来说说自己的。”说着话穆阙灵气激荡开来,在原地形成了一股旋风,紧接着寒芒闪动玉剑昆仑出鞘,瞬息之间化为十二柄长剑飞舞在穆阙身边,每柄之上都微微响起剑啸之声。

    “祝由术。”一个声音响起,瞬间令穆阙眼前一亮,他有了一条极为不错的计策。

    “嗯,各位且听在下道来。”穆阙挥手示意众人靠近自己,同时开始压低声音讲述着自己的计策,一个足矣保存较多实力的计策。

    于此同时的韩国连珠营外,潮水般的兽群开始退却,一时间叫喊嘶吼之声响彻云霄。

    当兽潮惊天动地的响声开始渐行渐远时,穆阙起身看着眼前开始寂静的连珠营下达了自己的第一个命令。

    “冲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