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远处的兽吼之声渐行渐远,连带着那动地惊天地奔腾消失在远处时,穆阙等人在第一时间发动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攻势。

    按照穆阙的话来说,他们要从这离着连珠营不到两里地的山头俯冲而下,在韩国行营重新布置营外哨兵之前,像把钢刀一样刺进连珠营之中,想来这便是楚韩所思所想的计策之一。

    借兽潮扫荡外围哨兵和工事,在兽潮退却,组织哨兵之间的空隙发动进攻,敌军疲惫,出奇制胜!

    当整片世界安静下来的一瞬间,距离韩国连珠营不到两里地的一座小山包上出现了一道闪光,微弱至极,又瞬间消失,快的令所有人都无法察觉。

    奇袭开始!

    穆阙将踏玉虚催动到极致,身后留下一层淡淡的墨色光晕,脚下两仪盘接替浮现,每当他踏上一次,在队伍最前端的身影便会再次提起几分速度,直到在数丈之内化作墨色流光。

    “八神术,太阴,匿。”山羊胡的声音响起,于此同时乌黑的圆盘自其脚下张开,最后将每个人都笼罩在这圆盘之中,于此同时八人的身形诡异的消失,无法察觉得到,除了那缓缓流出的微弱灵气波动。

    八人快速在山中的密林间穿行,悄无声息地跃过山坡,向不远处的连珠营掩了过去,一切都和穆阙的预想是一样的。

    绕过连珠营前方的树林,跨过满地的尸体,穆阙等人顺利抵达了计划突袭的地点。

    远远望去,连珠营之中火光晃动,人员往来频繁,但声音并不算高亢,疲惫之色暴露无遗。

    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但在发动奇袭的前一刻,穆阙招手叫来了两个人,第一个是个那位来自东璇的少年人,第二个则是全队中唯一一位女子,官婉琪。

    具体说了什么没人清楚,但所有都发现穆阙再说完之后又下达了一个不算奇怪,但令人不解的命令后撤到密林处,但来自东璇的少年留下,至于那位绝美的白衣女子在听穆阙说完之后便轻点螓首,随后重新回到队伍最后不起眼的位置。

    那便后撤,于是余下的七人再次退回到密林之中。

    此时那位来自东璇的少年没有了山羊胡八神术的庇护,已然完全暴露在旷野之中。

    一瞬间两方的人都把心提了起来,更加心惊的只能是卧在墙头歇息的守军,因为下一个瞬间,他们看见了盛开在月色下的死亡之花!

    垂天顶尖的灵气席卷而出,十数架神机豁然出现在少年身边,每一只都散发着不弱于浩洋境灵气波动,更可怕的是,这十数架神机光华喷吐,在出现的一瞬间便做好了万炮齐鸣的准备。

    少年猛地挥手,同时两手间手印翻飞,最后张开双臂,眼神中尽是不可遏制的怒火。

    光华冲天而起,化作满天暴雨倾泻而下。

    乱华,被誉为东璇神机术中的一门绝技,神机齐鸣,爆发而出的光华似暴雨般倾泻而下,传说掌握精髓至理的玄秘之人能做到所过之处,地裂三丈,万物绝灭。

    在光华冲天而起的一瞬间,整个外墙一片死寂。

    方才的拼杀已然精疲力竭,他们不是自己国家内那些军士,他们是来自各大宗门,学宫,家族的年轻一辈,站岗杀敌已然很累,更别说再兽潮之后的现在了。

    十数架神机惊天动地的轰鸣声爆发而出,紧接着第一轮的乱华倾泻而下,狂暴的神芒如同箭雨一般一瞬间将外墙射的千疮百孔。

    没来的急组织防御,再加上耗尽的灵气体力,只能是待宰的羔羊。

    光华自上而下,如同群星坠落一般,惊世骇俗,一瞬间外墙倒塌,血雾弥漫开来,整座战场上除了少数反应迅猛的数人外,已然被密不透风,接连不断的光雨射杀成了一团血雾,在战场上蔓延开来。

    突然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寂静,最先打破这份寂静的是韩国连珠营子营中未死的几人,灵气激荡,他们再次攻杀而出,一定要再第二轮光雨之前杀了这个单枪匹马的小子,不然似的只能是他们这些精疲力竭之人。

    “动手!”见此情景穆阙突然低喝。

    于此同时最后放的官婉琪衣诀飘飘无风自动,于此同时一条无暇匹练爆射而出,牢牢地在最前方的东璇少年身上饶了一圈之后,快速冲向几人所在之处。

    这件灵宝还是穆阙在制定完整体计划之后突然想到的,因为在自己身陷兽潮之中之时,他恍惚间似乎觉得有条丝绸锦缎缠绕在自己身上。

    再询问之后,穆阙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于是便有了眼前这一幕的发生。

    一整套行云流水,一点机会也没给对面留下,可谓时机把控的异常精准。

    “杀!”少年在于穆阙擦身而过的一瞬间穆阙再次吼道,声音微微嘶哑,但蕴含着一种激动和迟疑。

    八神术消散,八人出现在密林边缘,同时每个人身上灵气澎湃,所有的攻击手段都蠢蠢欲动。

    同时外侧追杀而来的数人愣了一下,便极速暴退开来,拼命的想要甩开距离,但为时晚矣。

    出奇制胜,诱敌深入,现在便是围杀的时机。

    同时这套计策能顺利进行也是拜这连珠营所赐,虽说收尾链接如同神龙卧于山川,巨蛟盘于深谷,气势恢宏能很好的适应地形,但最大的缺陷便是难以应付以点破面,后方根本来不及救援。

    那便开始杀戮,面对力竭之人,若还不能砍瓜切菜一般杀将过去,那真可谓是个饭桶。

    在穆阙下达进攻命令的一瞬间,一道火光便瞬间袭杀而出,当中的粗犷汉子满身火焰升腾,四周空气都被这极高温度燃的扭曲起来。

    火球在其身边飞速汇聚,在冲到一名来不及回身的韩人身前时,火球已然聚集地有十数个拳头大小,壮硕混元的火球吞没还未来得及逃遁的那人,瞬间烈焰冲天而起,仅一瞬间变化为乌有,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同时穆阙也催动自己的灵气,十二柄长剑瞬间飞舞而出,墨色光晕大盛,鹤唳之声撕裂四方,直奔不远处的一人而去。

    “铛!”

    金属颤音突兀地响起,穆阙的数柄长剑被人挡在了自己的之外,一尊大钟出现在二者之间,被打的嗡嗡直响。

    “剑阵起。”穆阙眼神微眯,同时手印变换,十二柄长剑飞舞而起,最后光华耀眼,如同陨星一般再次自大钟的正上方坠落而下,凌厉之气压的正下方那人被牢牢的锁在地面上。

    对于灵气耗尽,气力全无的修士来说,即便是没有修行之人也能轻易斩杀,当然除了一些修炼了肉身者,因为即便灵气再强,肉身得到的好处除了内部越发协调,气血越发旺盛外,对于外部的身体强度并没有太大改变,所以现在这片战场上,境界高低变得模糊起来。

    长剑坠落,裹挟着惊世光华,自九霄斩落,气势惊天动地,只差一线便能斩下那人头颅。

    要杀吗?

    突然穆阙微微迟疑,我跟你根本无冤无仇,为何一定要杀了你。

    快走啊!穆阙突然想怒喝,心底里的意思怜悯突然升起。

    穆阙扭头望向身边的人,可看见的只有鲜血四溅,突然穆阙的目光注意到自己不远处,一身白衣的官婉琪突然出手,雷霆手段一枪毙命,喷溅的鲜血染红了衣摆,那被杀之人身上还残留着丝丝雷光。

    你为什么没有犹豫?

    突然穆阙看见官婉琪那一直古井无波的眼神中似乎浸出了泪水,同时对方的一柄长刀只差分毫便能触及她的心脏。

    穆阙一时间觉得有些窒息,他不清楚那在官婉琪脸上滑下的到底是意味着什么的泪水,但他突然明白了一个事实,不杀他,他便会杀了我。

    原本微微停顿的动作,又瞬间恢复凌厉,光芒大盛,头颅落下,随后是喷溅老高的鲜血,尸体变得冰凉,最后倒地不起。

    看着眼前快速发生的一切,穆阙招手收回长剑,挥臂震落鲜血。

    没有厌恶,更没有自责,也不会再有迟疑了,如此便好。穆阙暗自说道。

    但连他都没有发现的是在长剑斩落,鲜血喷洒的一瞬间,他的眼神中快速的闪过一丝炽热,但又随之消散,是如此的短暂。

    于此同时引出来的数人已然毙命,那外墙也轰然倒塌,后面的路暴露无遗。

    “冲!”穆阙看着打开的营盘高声喝道,现在便是最好的时机。

    目标中心粮草之地,属于他穆阙的战斗自此而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