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八人的攻击几乎同一时间爆发开来,满天光华带着狂暴的灵气在整片战场上爆炸开来,在极短的时间之后,战场上陷入了宁静,因为除了发动突袭的穆阙等人,韩国的行营已然没有丝毫生气,但这完全发生在瞬息之间的事情,仍旧让每个人感到不真实。

    外墙被乱华射的千疮百孔,随即轰然倒地,连带着整片子营内的营帐也被刚刚几人的攻击撕的粉碎。

    血水顺着地上的沟壑蜿蜒流淌,与那些已然冰冷尸体所喷洒的血液汇聚在一起,最后令整座子营都笼罩在血雾和冲天血煞之中,血腥味向四周弥漫开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仍是穆阙,在一瞬间的愣神后,他敏锐地抓住眼前这份时机。

    敌营因为子营相连的缘故,此时任然没有援军及时赶到,这里变成了防御的真空地。

    “愣什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穆阙冲着微微呆愣的众人吼道,声音在空旷的残垣断壁间显得慷锵有力。

    话音刚落,几乎同一瞬间穆阙等人再一次将自身灵气爆发开来,直奔外墙之后的连营长龙奔袭而去。

    同一时间,整座韩国的连珠营三处被人突然袭击,原本对兽潮有优势的铸营方式,在以点破面之下变得脆弱不堪,三队人如同三把锋利无比的钢刀一样直奔整座连珠营的中心枢纽而去。

    一时间火光一片,韩国的修士在经历与兽潮的搏斗之后变得疲惫不堪,只能凭借最后的灵气与来犯之人微微周旋,等待能一举反攻的机会。

    但可惜,这个机会在穆阙等人发动攻击的时候便彻底消失。

    如同心有灵犀一般,另外两对同样是一开始就采用了最为凌厉的手段,杀伐即出,疲惫的韩人死的死亡的亡,几乎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当穆阙完成自己的第一步计划之时,另外两队已然开始借着开始的士气,一路势如破竹的向着预订目的地杀去。

    突如其来的攻击令所过之处血流漂橹,一时间整座连珠营被搅和的天翻地覆,火光四起。

    此时的穆阙一身灵气澎湃,冲天而起,但他仍然没有忘记当初贾贺的话,他的秘境海和一身东西足以令每个人对他动一番杀心。

    所以穆阙小心的掩饰着自己那惊天异象,此时的他除了异常浓厚的气息外,没有与同境界的旁人有任何差别,但那过于惊人的灵气仍旧令不少人为之侧目。

    但对于他来说这已然无所谓了,这种情况除了感慨几句,并不会有何等杀身之祸,所以穆阙也就没有过多在意。

    一路上他一直处在整个队伍的最前端,两只手中各握着一柄长剑,原本无暇的剑身现在满是血迹,于此同时剑身之中那条被楚韩铭刻其中的蛟兽正兴奋的在禁锢它的符纹中游走,同时其余十柄长剑在穆阙身周飘忽不定,神出鬼没,俨然组成了一整套杀伐不断的体系。

    最外围的长剑率先清除外部敌人,同时自己一起动手,除了厚重至极的灵气,穆阙手中的两柄长剑也是丝毫不停歇。

    突进,绞杀,灵气震开近距离的人,补刀,最后拿走死尸身上的锦囊。

    穆阙的动作从最开始的僵硬,不熟练,在经历一路上的突袭后便的轻车熟路,信手拈来。

    什么时候该如何催动自己学的那些杀伐手段,穆阙渐渐在实战中融会贯通。

    当然这都是基于对方与自己境界相仿的前提下,所以穆阙选择的目标大多是与自己境界相差不大之人。

    于此同时穆阙越发坚信自己的那个观点,这座仙山已然变得异常热闹,能进来的地方可以说不算太少,能进到这半山腰仙武涧的方法开来也不止自己走的青云路一条。

    正当穆阙一瞬间走神之时,一道炽光瞬间擦着穆阙的咽喉激射而过,紧接着身侧一阵气浪席卷而出,猛地令穆阙瞬间停住身形,冷汗瞬间浸湿后背。

    同时穆阙把目光投向炽光激射而来的方向,一个锦衣男子正满面怒容的盯着穆阙和袭杀而来的众人。

    男子的身边溃败的修士与他擦肩而过,可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与他站在一起,逆流当中他显得极其另类,如同河水中的一块顽石。

    穆阙不禁多看了两眼,同时目光也分了一部分给那些正拼命溃退的韩国修士。

    区区八人便将整座营盘中的一部分人驱赶着后撤,这也算是一种奇闻,但穆阙更在意的只有两件事。

    第一便是这种突袭连珠营的巧妙之处穆阙自信自己已然了解,最前方的伤残溃退之徒会习惯性的向着身后的营寨冲去,同时还会冲乱原本完备的防御,如此一来,穆阙的攻势才算顺利。

    而第二件事则是眼前那伫立在人流中的锦衣男子,穆阙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绝对不一般,不单指他的身份,更指他的能耐与实力。

    但不论如何穆阙必须想办法立刻,干净利落的斩杀此人,因为乱军之中此人若真的抵挡住穆阙等人的攻势,那么那些溃退的修士便会立即回身杀个回马枪,人数处于绝对劣势的穆阙等人,到那时这能是死无全尸。

    “杀!”穆阙略微思量之后瞬间出手,他明白此人不除,后患无穷。

    十柄长剑在穆阙周身汇聚,旋转,同时墨色光晕化作流光出现在每柄长剑之后,如同十柄孤星垂落一般。

    于此同时官婉琪也出现在穆阙身侧,两人同一时间发动攻击,两人都明白,眼前这个人意味着什么。

    凰鸣之声自官婉琪的长枪上响起,于此同时玉手之中的那杆长枪如同燃着一般,鲜红色华光蒸腾不息,隐隐约约有凰鸟虚影浮现其上。

    远处的锦衣男子则冲着二人的方向猛地挥手,地面随之寸寸裂开,撕裂的痕迹不断向穆阙与官婉琪的方向延伸,同时那道漆黑的裂痕上方一道无色但凌厉至极的气浪正撕裂大地斩向不远处的二人。

    同时锦衣男子再次挥手,一尊宝塔出现在其手上,在虚空中起起伏伏,宝光流转,琉璃质地的宝塔在男子手上不断旋转,繁奥的符纹自琉璃小塔之上不断变换,惊世的气息却已然外露在这天地之间。

    长剑呼啸而起,墨色光晕极盛,如同燃着的玄色火焰一般自长剑之上四散开来,这是穆阙的倾力一击,几乎他所领悟的理法,大道和那些术法武学的技巧都被浓缩在这一剑之上。

    长剑上凝炼的气息浓郁到了极点,单看的话根本不像是浩洋境所能释放的术法,气似长虹,引得四方惊动。

    但穆阙此时的心情并不好,那团危险的气浪已然逼近,此时收招无异自寻死路,强行收招躲避的反噬会令他丧失行动能力,如若不躲,那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此时穆阙眼神不经意的看向身边的官婉琪,此时的官婉琪雪白的有些虚弱的脸颊上一滴汗珠滑落,手中长枪所蒸腾起来的光芒把她映的光彩熠熠,动人心魄。

    但可惜,两人可能要死在一起了,因为气浪已然袭来,避无可避。

    就在此时,三个动作改变了这极其危险的一幕。

    银狐风满楼那双水灵至极的黑眼之中,那道气浪倒映在眼眸之中,呈现出流光之色,在气浪迅速逼近的瞬间,风满楼银毛直愣愣的竖了起来,同时嗓子里发出低沉又压抑的声音。

    紧接着一声低吼响起,尽管有些奶声奶气,但惊人的一幕出现,原本毫无防备的穆阙面前,一道由气流汇聚而成的屏障随着风满楼的低吼忽然出现,在穆阙与官婉琪面前形成了一道扇形屏障。

    同时另一边,八人中的那位习修金身横练的粗犷青年,狂风骤起,青年的身子已然出现在气浪与穆阙两人之间,沉重的灵气自青年周身沸腾起来,一尊武将虚影顿时浮现,将青年包裹在其中,二者合而为一,紧接着光芒大盛,整个虚影变得凝实起来。

    而那锦衣男子也趁此机会催动手中的琉璃小塔,一时间琉璃小塔之上缠绕的符纹交替闪烁,于此同时小塔也随之渐渐将一面对这穆阙。

    突然琉璃光芒涌动,一个繁杂至极的符纹自小塔之上亮起,随后烙印在虚空之中,同时幻化为一只鹏鸟直奔穆阙而来。

    在振翅而翔的一瞬间,鹏鸟的双瞳突然睁开,冰冷的寒光瞬间笼罩住穆阙与官婉琪,来自无限临近玄秘境界的气息随之传来,令两人不约而同的瞳孔猛地收缩。

    各位亲爱的读者老爷们,能不能帮忙推荐一下本书呗,看我这么努力!!!哈哈,谢谢您嘞,暑假将结束,之后的日子也要愉快愉快在愉快,努力努力再努力!!!对了,我弱弱的说一句,有人看我的书吗|ω),关键我自己也不确定啊,如此卑微的我,哈哈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