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锦衣男子手中琉璃塔上灵光暴涨,男子低喝,同一瞬间那鹏鸟虚影一声长啸,紧接着狂风呼啸,恐怖的灵气澎湃开来,激荡起四周风云,直奔不远处的三人而来。

    瞬息之间,巨鹏虚影已然与风满楼那一声尖啸凝聚出来的那最外层的一层防护相撞,金鸣之声瞬间迸发,紧接着狂风再次席卷而出,防护如同一层最为易碎的琉璃一样开始迅速龟裂。

    穆阙只觉得肩膀上爬伏着的风满楼开始剧烈颤抖起来,根根银白色的毛发在一瞬间支愣起来,令穆阙也为之一惊的灵气在穆阙身边爆发开来,但面对那几乎凝实的巨鹏虚影来说,这份努力如同长刀之下的绢帛一般瞬间破碎。

    巨大的反噬令风满楼瞬间晕厥过去,极度疲惫的趴在穆阙肩头昏睡不醒。

    同时,粗犷青年灵气汇聚,冲天而起,身后的虚影在一瞬间暴动起来,紧接着青年一声怒吼,发冠被劲风激荡冲上天际,同时发丝飞扬,一瞬间气势恢宏。

    “破!”青年一拳轰出,身后的虚影顿时紧随而至,光华暴涨,巨拳与鹏鸟两相碰撞,在接触的一瞬间便爆发出璀璨光辉,同时恐怖的灵气肆虐开来,绞碎了近处的数座山石。

    一瞬间穆阙灵气也运转起来,长剑乱舞直奔不远处的锦衣男子杀去,墨色缭绕,同时一声鹤唳撕裂战场,裹挟着惊世气机。

    身后的官婉琪也从最开始的愣神中回复,紧接着抬手,银枪上栩栩如生的凰鸟一时间鲜活起来,在这位白衣美女身后蒸腾的灵气之中乘风而起。

    银辉飘舞,凰鸟盘旋,官婉琪轻呼气,翻手将银枪画出近乎完美的弧线,同一时间凰鸟顺势振翼,又是长鸣撕裂战场,凰鸟在银枪挥舞的瞬间腾飞而出,紧随穆阙长剑之后。

    二者相辅相成,气势惊人,一瞬间竟引得四方振动。

    墨色仙鹤依附于玉色长剑之上,墨色包裹着无暇的玉剑,在蒸腾的剑气之中显得似乎与世隔绝,不染一尘。

    银色凰鸟紧随其后,两道身影瞬息之间掠过粗犷青年,直奔锦衣男子而去。

    擒贼擒王,围魏救赵。

    只可惜穆阙打的算盘在一瞬间变成了虚无。

    就在穆阙的那把惹人注目的玉剑直奔锦衣男子而去之时,锦衣男子嘴角突然勾起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弧度。

    低沉的吟唱声悠悠传开,自锦衣男子张合的嘴中荡漾开去,微弱的声音飘入了穆阙的耳朵之中。

    “这是什么?”穆阙自言自语道,那些落入耳中的言语根本是他从未听闻的晦涩之字,再加上先前那一瞬间令人不安的笑容,穆阙预感到事情可能会脱离他的预期。

    轰!

    巨响传来,同时激荡数丈的灰尘冲天而起,瞬间吞没了锦衣男子的身影。

    同时那琉璃塔的光芒也渐渐消散,连那鹏鸟也变得疲惫不堪,最后在灰尘彻底吞没一切的时候,锦衣男子所有的攻击都消散不见。

    “不对,走!”穆阙回首看着身后的官婉琪突然喝到,眼神里流露的恳切令官婉琪也为之一愣“我说不明白,但总觉得那里不对,他不该如此轻易败落”

    穆阙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说实话,他也并不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不过,当他回想起那一幕都会有种寒冷之感,深深攥着他的思维。

    嘭!

    沉重的闷响突然在穆阙身后粗犷青年的位置爆炸开来,同时灰尘翻涌,一只粗壮至极的手臂一击洞穿青年的将军虚影,瞬间钳住了青年的脖颈。

    “等”

    未等穆阙的声音从喉咙间发出,一股暴烈的灵气瞬间迸发,青年的身影瞬间被炸成了一摊血雾,悄无声息的没发出一丝呼喊。

    “你先走!”穆阙猛地推了官婉琪一把,随后回身,长剑出窍,寒光凌冽,穆阙紧紧地盯着不远处开始剧烈翻涌的灰尘。

    一瞬间粗犷青年的死状浮现在穆阙眼前,穆阙依稀看见那只拼命伸向自己的手,青年眼神中那股无助和恐惧,令穆阙心中泛起丝丝寒意和恐惧,但尽管如此,那锦衣男子的身影依旧隐没在灰尘之中,模糊至极。

    “所有人,集合!后退到外墙上!”突然穆阙再次开口,全力对着周围向自己靠拢而来的人吼道。

    说罢,穆阙陡然提速,踏玉虚被催动到极致,瞬间赶上不远处的官婉琪,不由分说,横抱起来便冲向那层外墙。

    “你干什么?”清脆的一掌啪的甩在穆阙的脸上,扇得穆阙一瞬间的恍惚。

    随即穆阙低头便看到了怀中的美人两颊绯红,眼神紧紧盯着穆阙,突然穆阙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是如此得无礼至极。

    “我我”没等穆阙说话,一声尖啸自身后爆炸开来,劲风再次震荡开来,恐怖的气势一点点开始持续爬升,就连刚刚立足的地方也瞬间被冲天而起的灰尘吞没。“当心!”

    就在狂风袭来的瞬间,穆阙再次拼命压榨自己的灵气,速度再次拔升,瞬间跃起登上了外墙。

    就在穆阙踏上外墙时,身后罡风席卷而起,瞬间搅碎了一团灰尘,只留下一道壮硕的看不出人形的身影,除了身上仍旧裹着那层锦衣,根本看不出是个人!

    锦衣男子就那样孤零零的站在他扬起的风暴中心,低微如同自语般的声音在他周围响起,又瞬息之间变得嘶哑张狂“诸神皆来!”

    “吼!”男子的声音消散,转而化为低吼,同时满头乌黑的长发瞬间一片雪白,原本凌厉的眼神瞬间光华暴涨,突然眼神变得如同嗜血猛兽一般,令人光是看着便冷汗直冒。

    “都回来!”穆阙再次吼道,因为直到现在为止,还有人没能上外墙。

    但穆阙吼完便瞳孔猛地收缩,身上瞬间爬满了一层冷汗,不光是他,所有一起来的人都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锦衣男子突然消失,随后白色光华在最后那位没能登上外墙的人身后忽然炸开,原本壮硕的身影只变得瘦骨嶙峋,猩红光芒完全覆盖了整颗眼球,流露着凶悍残忍的光芒。

    修长的手指瞬间张开,死死地钳住了那人的头颅。

    “救我!”被钳住的男子拼命的挣扎,呼救。

    他自己也同样激荡起自己的全部灵气,妄图震开那越掐越深的钢爪。但一切都无济于事。

    锦衣男子满头白发乱舞,嘴里发着含糊不清的低吼,如同一头人形猛兽一般,一只手死死地抓着拼命挣扎的男子,同时猩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不远处外墙上的穆阙等人。

    仿佛是在挑衅着穆阙等人。

    “啊!”惨绝人寰的哀嚎瞬间传遍四野,听得令人毛骨悚然。那只钢爪般的手掌猛地用力,男子的护体灵光仅仅只是疯狂地闪了闪便崩碎开来,同时,血雾瞬间张开,男子的头颅被那怪力瞬间攥碎,尸体瞬间倒地,炽热的血液喷洒而出,溅了锦衣男子一身。

    瞬息之间,两位垂天之境立刻身死,都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如同被屠宰的牲畜一般,就那样被同一个人接连斩杀!

    如此场面,让穆阙等人不禁血液凝固,如坠冰窟!

    怎么办,这是穆阙心里的唯一一个念头,若他再这样呆滞,那真的就是必死无疑。

    接连斩杀两人,锦衣男子仿佛在等待什么,就那样站在血泊之中,只是双瞳之中的光芒越发炽烈。

    突然穆阙把手贴着剑刃猛地一挥,血液四溅,顺着手掌流淌出来,同时痛感也一瞬间让穆阙极大地镇定下来,来思考眼下的局面。

    跑吧?

    突然这个念头浮上心尖,但一瞬间便被穆阙打消了,他的师兄,和那些齐国之人,还尚在这战局之中,他要是走了,不管是否会令其他几路的崩溃,压力定会突然增加,就连韩国行营的士气也会恢复,到时候全军覆没就极其可能。

    “谭柄!你来阻碍那人靠近的速度。”穆阙看着身边的东璇少年说道,微颤的声音里满是那挥之不去的恐惧。

    穆阙深吸一口气,随即呼出,强压下自己的紧张,他明白自己不能乱,他还要接着组织反击,即便只剩六个人,一样会很看重士气。

    “做好治疗,剩下的每一位,等他一出现迟缓咱们就上,请务必拼尽全力。因为想活着只能杀了他!”穆阙环视余下的几人,随后沉声道,眼中再次出现了那种冷静。

    话音刚落,穆阙只觉得身侧突然烈风骤起,狂暴的轰鸣声突然打破这短暂的死寂,十数台神机光华喷吐,能突破自身控制极限的乱华再次发动,但与先前不一样的是,每次神机光华爆射而出,本身便瞬间破碎殆尽,连内部的核心也被炸的粉碎。

    一瞬间穆阙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不计后果的爆发!

    同时就在光雨倾泻而下时,锦衣男子爆射而来的身影明显顿了顿,紧接着阴沉的灵气蒸腾而出开始包裹全身。

    “上!”穆阙大吼,这便是时机,锦衣男子能撑起防护就证明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硬抗下这光华汇聚的暴雨!

    轰鸣之声自外墙下彻底炸开,连续三轮不间断的光雨垂落,正片地面瞬间被射的满目疮痍,满是坑洞,一时间尘土飞扬。

    就在光雨结束的一瞬间三道身影自穆阙身侧爆射而出,散发着凌厉的气息,同时穆阙也立刻动手扶住那位东璇少年。

    对于他来说这种程度的透支令他负担不小,在尽力爆发后也便再无气力,翻身倒向身后布满外墙的破碎殆尽的神机之间。

    “照顾好。”穆阙看着那位会些医术的青年说完瞬间一跃而起,直奔锦衣男子所在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