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穆阙自外墙上一跃而起,光华闪烁,长剑轰鸣着出鞘而去,瞬间化为十二柄无暇玉剑,直奔浓烟散尽刚刚露出身形的锦衣男子而去。

    于此同时,山羊胡则在第一时间张开自己的地盘八神,将每个冲击的人全部拢在自己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白虎。”山羊胡低喝一声,同时一股暴戾无比的气息瞬间弥漫开来,附着在剩余的三人身上。

    山羊胡的声音还未完全消失,浓烟之中的锦衣男子突然身形模糊,再次消失,只留下原地被怪力蹬碎的地面。

    破风声突然在一直沉默不语的青年身侧炸开,随之而来的是狂暴至极,又压抑至极的灵气,直奔青年小腹而来。

    “六合!”疾行中的山羊胡猛地转身,整个身体腾在空中,猛地挥手,整座被张开的地盘疯狂闪动,同时山羊胡周身灵气激荡。

    “收!”同一瞬间官婉琪的银白色匹练再次横空而出,直奔青年而去。

    铛!

    剧烈的响声伴随着一股罡风席卷开来,同时浑身暗金色光芒包裹的青年被匹练一把拽了出来,瞬息之间拉开了和那杀星的距离。

    只是仅此一击,山羊胡的身形顿时慢了一大截,嘴角流淌出一缕血色,就连那层暗金色光芒之上也是碎痕密布,只是堪堪挡住了一击。

    “落!”

    穆阙的声音自空中猛地出现,十二柄长剑乱舞直奔锦衣男子而去,同一时间穆阙手印变换,浑身灵气彻底在空中炸开。

    原本温润至极的玉色光芒瞬间被赤色所吞没,由内而外,一切都在瞬息间完成。

    铭刻在穆阙那柄昆仑上的阵纹被再次催动!

    巨蟒身影忽然在天地之间凝聚,体型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壮硕,栩栩如生!盘旋而上,随即猛地垂首直奔锦衣男子噬咬而去。

    过于短暂的间隙,穆阙相信不可能那个杀星还能再次闪开。事实正和他所预料的一样,赤色巨蟒自锦衣男子头顶砸下,凌厉的剑气随着巨蟒一同倾泻而下,把锦衣男子死死地摁在原地。

    巨蟒所凝聚的气息席卷开来,恐怖的灵气不断的自穆阙身上倾泻而出,直直地灌在巨蟒虚影之上,气势一时间浩瀚无比!

    地面也因为承受不住这种冲击而开始龟裂,大块大块的岩石被砸的高高翘起,一瞬间四周满目狼藉。

    正当穆阙开始相信自己真的斩杀了锦衣男子时,一声清脆的破碎声清晰地传开,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一种深邃寒冷的恐惧,再一次死死攥住每个人的神经。

    “六合!腾蛇!”山羊胡再次全力爆发,昏黄的光晕出现在穆阙身上,同时殷红色的光芒也在身上一点点聚集,穆阙只觉得一种厚重感扑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蠢蠢欲动的暴戾之气。

    可穆阙更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刚刚那一击没能出奇斩杀,现在自己马上变成了身临绝地的情况。

    怎么办!

    穆阙眼睛死死盯着巨蟒最下方的某一处,他觉得锦衣男子此刻正在那里,准备着一击斩杀穆阙。

    突然穆阙眼里流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狂暴,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伐亡,不伐亦亡,不胜伐之!

    “所有人,退出我五十步!”穆阙在空中突然吼道,紧接着穆阙低喝一声,身后秘境海瞬间撑开,到现在为止也顾不得什么藏拙保身,现在,此时此刻唯有拼死一战。

    穆阙抬手,那两颗年岁久远至极的骰子被一把抛在空中,同时穆阙身后整座秘境海中巨浪滔天而起,满天星辉狂闪,一瞬间之内穆阙整座秘境海沸腾起来,恐怖的灵气喷薄而出,全部灌输在头顶疯狂闪烁的两枚骰子中。

    过大的灵气爆发令穆阙嘴角立即便淌出了血迹,穆阙突然撇眼看了看那袭白衣,微微笑了笑,随后更加疯狂的凝视着巨蟒最下方的那个位置。

    突然巨蟒毫无征兆的寸寸断裂,十二柄长剑也随之被狂暴的气浪席卷的四散开来,最后重新化为孤零零地一柄剑斜插在地面上。

    于此同时一个身影腾空而起,直奔穆阙袭来,人未至,那股暴烈至极的气息已然让穆阙的皮肤被刮的生疼。

    这气息!

    也只有穆阙真正面临锦衣男子时他才感受到那股一直被锦衣男子压抑的气息的真正面目!

    玄秘之境!

    根本不是之前的垂天巅峰,这是货真价实的玄秘之人,不管是不是因为那诡异的功法异术,现在的锦衣男子是位玄秘强者,轻轻松松能捏死他穆阙。

    穆阙突然有点后悔了,但时间已然来不及,锦衣男子裹挟着惊世气息直奔穆阙而来,那双猩红狰狞的眼睛中穆阙依稀能望见正坠落的自己。

    两枚骰子终于停止极速转动,十二点,幽幽荧光在穆阙头顶亮起,同时穆阙身后秘境海也彻底消失,他的灵气为此付之一空。

    穆阙不晓得十二点和先前十点所激发出来的那轮黑色曜日会有什么区别,他现在只能极其愤怒的瞪着直奔他而来的锦衣男子。

    一瞬间的寂静!

    在这短暂至极的瞬间穆阙一直死死盯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是他不想脱身而去,而是他彻底被锁死在男子所及范围之内,逃与不逃毫无差异。

    嗡!

    咔嚓!

    声音接连在穆阙头顶上传来,与此同时四周也为之一振,一轮明月自穆阙身后虚无之处炸开,随后越发硕大。

    恐怖的气息四散开来,令锦衣男子也微微迟疑,但他的攻击却丝毫没有停滞,一瞬便杀至近前。

    此时的穆阙没再盯着眼前的锦衣男子,他闭上了眼睛。

    这身后的明月能否护住他性命,他根本没底,索性顺天应时。

    “六合!直符!”山羊胡四周灵气冲天,直奔穆阙而来,在他身前凝聚出一道防御,随即山羊胡坐倒在地上,灵气?现在的他连站起来的气力也没有!

    同时穆阙身前一拳已至,与其说是一拳,不如说是钢爪,锦衣男子的攻击硬生生轰在山羊胡那层防御上,原本就勉力维持的防御瞬间破碎,山羊胡也因此一口血液喷在身前的地上。

    凰鸣之声突然而至,连带着那条匹练也再次被人甩出卷向穆阙。

    但所有的都迟了一步,锦衣男子直奔穆阙心脏而去。

    明月暴涨,皎洁月光包裹住穆阙身形,横亘在二者之间。

    闷雷般的撞击声在半空中炸开,明月闪烁,但终是接下来了锦衣男子的一击,但其膨胀的势头也被遏制,未能达到一种全盛的状态。

    穆阙猛地张开眼,他与锦衣男子只有数拳之隔,对方那骇人的面孔出现在穆阙眼前。

    完全猩红的双眼中看不到一丝属于人的情感,整个面部诡异的扭曲,把整个面容变得如同厉鬼一般。

    愣神,穆阙被这突然袭来的一幕下了愣住片刻。

    就是这片刻,锦衣男子再次挥出一拳,轰在那轮未能全盛的明月之上。

    又是闷雷般撞击声,与上次不同的是那轮明月被锤的粉碎,穆阙则被这一拳直直地砸在地上。

    地面也被那种怪力砸的粉碎,石块腾空而起,

    剧烈的痛感和灵气透支的疲惫瞬间吞没,穆阙的意思变得恍惚起来。

    锦衣男子再次逼近,自空中俯冲向穆阙,尖利的爪子上还蒸腾着先前杀人参与的血液。

    突然凰鸣声爆发,银色长枪闪烁着银光直奔锦衣男子袭来,同时那条匹练牢牢地拴在穆阙身上,想要将他拉扯回去。

    破空袭来的长枪突然停在空中,枪尖被锦衣男子牢牢地掐在指间动弹不得,同时另只手直奔穆阙袭来。

    “破!”一声低吼在男子身后出现,连带着那个青年的身影和那两把明晃晃的短刀一起。

    短刀之上青光爆闪,带着一连串的呼啸之声,夹杂着凌厉杀气直奔锦衣男子后脑而来。

    “白虎!”半跪在地上的山羊胡再次拼命压榨灵气,给那青年再次施加上增幅,顿时两把短刀之上所凝聚的气息越发惊心。

    “呵啊!”青年进攻的身形突然极速侧身旋转起来,带动着两柄刀刃上包含的青光一起,若龙卷一般自上而下连续不断劈砍下来,直奔要害。

    与此同时,那条匹练再次用力,猛地将穆阙拽离锦衣男子身形之下。

    “接好!”正在被匹练甩向后方的穆阙突然在耳边听到一声娇喝,随即那道白色身影便一晃而过,直奔锦衣男子而去。

    “别去,都回来!”穆阙想吼,可喷出的只有血沫子,根本无法发出他想要喊的话。

    官婉琪瞬息掠到自己那杆银枪后方,两只玉手猛地挥动,指尖在枪尾拂过。

    数道纹路接连亮起,自枪尾瞬间蔓延至枪尾。

    回马!

    凰鸣再次响起,同时整根银枪嗡嗡作响,同样旋转起来,硬生生挣脱开锦衣男子的束缚。

    官婉琪后撤半步,玉手攥着枪杆,猛地回身,随后一枪摆出,凰鸣嘹亮,虚影紧随。

    “回来!”穆阙被匹练扔回到山羊胡身边,但他却不顾一切的冲着前方的两人吼道,剧烈的撕裂感瞬间蔓延,令他不住的咳嗽,喷出聚集在胸腔的瘀血。

    可能正片战场上只有他有人明白对面那个人不似人鬼不像鬼的杀星的恐怖!

    他穆阙在那一拳后彻底明白,现在那锦衣男子所展现的远远只是冰山一角,那大块未知的实力远不是现在的他们所能抗衡的了的!

    但一切都没因为他的吼声改变。

    青年的两柄短刃青光暴涨,其上雕琢的麒麟纹样在青光内忽隐忽现,庞博雄浑的灵气游走于刀光汇聚所成的螺旋最外围,绞杀向男子。

    另一边官婉琪的银枪凌空横劈,凰鸣之声嘹亮至极,直奔咽喉!

    两处凌厉的攻势瞬息杀到,青年大喝,手中两柄刀刃的攻势越发凌厉,硬生生劈在锦衣男子身侧,预想中的血光并未出现,反而是一连串火花四射开来,还伴随着金属碰撞而发出的金石之声。

    青年所凝炼的强势攻势被完全挡在锦衣男子身侧,或者说是被挡在男子那条远比之前粗壮的手臂上。

    乌色鳞片在那条手臂上微微张合起伏,像是呼吸一般,其上还残留的火星令青年狠狠地打了个冷颤。

    他的虎口被震得鲜血淋漓,刚刚凝聚全部灵气的连这层乌鳞都没能砍碎。

    另一边官婉琪的银枪已然破空袭来,极短的距离内这杆银枪瞬息爆发极速,银光爆闪,凰鸣乍现,一枪直取要害。

    同样的乌鳞起伏,火光四射,同样没能伤及丝毫,不同的是那杆银枪的枪尖瞬间留下了一抹乌黑!

    剧毒!

    官婉琪灵气翻涌勉强将那抹乌黑抹去,同时猛地回首望向穆阙。

    只见穆阙已然靠在那位懂些医术祝由术的青年怀中,脸色惨白,嘴角溢出浓血,眼神迷离飘渺,甚至还有微微抽搐。

    但二者不算太远的距离,官婉琪看见了穆阙依旧还在想说着什么的嘴。

    突然在耳边一串尖厉的低吼猛地把官婉琪的思绪拉了回来。

    鬼面獠牙,发丝狂舞,乌鳞起伏,猩红双瞳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官婉琪,同时青筋暴起的鬼面双眉之间裂开了一道裂纹,一只竖瞳蓦然出现!

    此时远天之处长夜被撕开了一道裂缝,微微红光出现在天地之间,注视着整片战场,注视着一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