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林微是被饿醒的。

    肚子咕噜咕噜响个不停,她感觉自己浑身无力,整个人仿佛一团棉花,不知身在何方。

    鼻尖却有大米汤的香气萦绕,一圈儿一圈儿似涟漪,荡地她整个胃都叫嚣了起来。

    闭眼寻着味道仰头,却又重新跌了回去,后脑勺撞在装满麦糠的枕头上,耳中似有什么东西跟着嗡嗡作响。

    这次,倒是真的醒了。

    屋里暖烘烘的,却并没有让人感觉到丝毫燥热。

    炕沿儿底下的炉子上架着口砂锅,锅里的米汤咕嘟咕嘟冒着粘稠的泡泡。

    林微艰难的坐起身,陌生的环境让她产生了些许的恐慌,但浑身的疲乏和饥饿感却又让她的这种恐慌慢慢减少了些许,她来不及细细打量,视线已经不受控制的黏到了炉子上的砂锅里。

    “咳咳咳咳”

    她忍不住用力吞咽了一下,嗓子的干涩让她重重地咳了起来。

    随着咳声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也跟着响了起来,有人掀了帘子进来,几步便窜到了她身前,一手轻拍她的背,帮她顺着气儿。

    粗糙的手掌划过,林微甚至能感觉到那手仿佛长满了刺,与衣服的每一下摩擦都带来细微的声响。

    在她还在怔愣的时候,这人已经惊喜地嚎了起来:“微儿!你终于醒了啊,可吓死娘了!怎么样好点没?还想咳嗽么?别怕,娘给你拍拍,拍一拍就不咳了啊。”

    林微抬眼看去,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黑瘦妇人,脸皮蜡黄,眉毛稀疏,一双眼却很有神,颧骨颇高,鹰钩鼻容长脸,嘴唇薄而没有血色,两边法令纹很深,看起来有些刻薄。

    此时这应该刻薄的妇人却温柔的将林微揽在怀里,一边轻抚着她的胸口帮忙顺气儿,一边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娘的宝贝闺女呦,你都睡了三天了,可把娘给吓坏了,你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娘也不想活了!”

    有些炸裂的声音叫的林微刚清醒一点的大脑又开始迷糊起来,耳朵像是被什么东西糊住了,难受的厉害。

    “水”

    林微使出浑身的力气终于将自己要说的话吐了出来。

    那本还聒噪地说着话儿的妇人听到林微虚弱的喊声反应过来,塞了个枕头在她背后,扶着靠墙坐好,这才匆匆转身去屋正中的桌子上端水壶倒热水。

    又仔细试了水温,待确定是合适的温热后,才笑脸盈盈的端到林微面前,递到她嘴边喂她喝下:“娘高兴坏了,一时忘了,渴了吧?这水温温热热的,现在喝正好。”

    林微略低头一口一口慢慢喝下,直到把整杯水都喝光,才稍微舒服的喘了口气儿,视线再次看向这陌生的妇人。

    那妇人抬手在林微额头搭了一会儿才道:“谢天谢地,总算不烧了,先喝点水润润嗓子,娘熬了米汤,香的很是不?微儿肯定饿了,娘去拿碗喂你喝,等着啊。”

    妇人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出了门,留下林微一个人斜倚着墙坐着,嘴巴微张,此时胸口上下浮动,显是还没有完全缓过劲儿。

    但她一双眼却没有停下,已经开始四下打量屋里的摆设。

    屋子不大,四方的格局,墙脚有个半旧的衣柜,旁边放着个上了锁的旧箱子。

    中间是张圆木头桌,桌腿瘸了一块,用石头垫了,周围零散放了几个木凳。

    桌子上有半截蜡烛,蜡油淌的到处是,旁边是个小绣筐,还有一个茶壶,四个杯子。

    靠她这边的炉子连着土炕,烧的炕上很暖,她身下是用几块大红碎花布拼接成的旧褥子,零星还打了几个小补丁,褥子靠炕沿儿的边缘露出小半截破草席。

    她此时正倚在炕头那一面墙上。

    墙面坑坑洼洼,几块凹陷下去的地方还能看到一些细碎的干茅草,想来这墙面应是茅草和了泥砌成的。

    有些像小时候她在乡下姥姥家住过的土房子。

    林微低头看了眼自己此时的穿着,又想了一下方才出去那妇人的衣着打扮,一时琢磨不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衣服像是古时候的,她上学的时候历史学的不好,看不出是哪个年代。

    但可以确定,这并不是她之前生活过的时代。

    林微轻轻闭上眼,小口喘息。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妇人喊她微儿,又自称是她娘。

    但她可以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她,这个地方她也并没有来过,准确说她也不可能来过。

    她的记忆很清晰。

    醒前自己正坐在大巴车上,在和父母一起去胶城探亲的路上。

    她和父母的感情很好,一路上一家人有说有笑。

    后来

    遇上了车祸,整个大巴车从跨海大桥上飞出,直接冲进了海里。

    她会游泳,却也耐不住长时间的缺氧和冬日冰冷刺骨的海水浸泡。

    加上车祸带来的伤痛,她眼见着父母先后在她面前闭上了眼,最终也坚持不住昏死了过去。

    醒来便出现在了这里。

    她想,她应该是穿越了。

    那她的父母呢?

    是不是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她其实是有些不相信的。

    但,事实却摆在眼前。

    林微重新睁眼,抬手,手心手背仔细打量了几遍。

    这的确不是她的手。

    眼前的手很纤长,皮肤也很嫩,指甲修剪的非常整齐,透着一股红润透亮的颜色。

    这是一双小孩子的手,这双手很漂亮,也应是没干过粗活的。

    她再次打量了一下屋里的环境,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样的一双手,似乎不应该出现在眼下这个地方。

    妇人重新掀了帘子进来,手中端着个托盘。

    走近了林微才看清,那盘中放着个空碗勺和两小碟酱菜。

    妇人将托盘放到炕沿儿,从炉子上的砂锅里舀了满满一大碗米汤。

    “娘给你吹吹,凉一点了再喂你喝。”

    林微不动声色的望着妇人,见她极为认真的吹去米汤热腾腾的气,又小心翼翼的递到她嘴边。

    她低头吃进嘴里,慢慢咽下,又再次期盼的将目光放到妇人端着的碗里。

    妇人又递过来一勺,忍不住叮嘱道:“慢些喝,还有些烫。”

    林微轻轻点头,又接连吃下去几勺,慢慢吞咽,细细品尝。

    香喷喷的米汤,温乎乎软糯糯的,她感觉自己叫嚣着仿佛要拧成麻花儿的胃也随着这一口一口的热汤慢慢的舒展开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