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她这前脚刚将刘桂英修理了,这弟弟就想着为姐姐出头了是吧?

    还真有够姐弟情深的。

    被点名的刘桂山抹了一把脸上的污水,咬牙切齿地瞪着王氏道:“你提我姐做什么?我姐好言好语的来你家劝你,你就那么对她?你配当嫂子吗?再怎么说她也是你们老顾家的人,我那侄儿也是你老顾家的孩子,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你为了自己的私心就这样对她的?”

    他见王氏不说话,指着骆三又接着道:“我说的不对吗?骆老哥救了你家顾文远有假?你们家有个啥表示没?没有就算了,我说两句你还不乐意?”

    王氏简直被气笑了,她真是没见过有像刘桂山这么自以为是的人。

    这脸皮得有城墙厚了吧?不然他怎么有脸说出这样的话的?

    “我什么私心你倒是说说?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家没有表示?怎么你一天到晚不吃不喝盯着我和老骆家了?人骆三都还没说话你就知道了?你倒是挺能掐会算啊?再说了,就算我老顾家没有表示没去向骆家道谢,关你这姓刘的什么事?用得着你在这说三道四?”

    刘桂山原本被王氏说的正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听到王氏那最后一句,才像是重新抓住了关键似的,忙指着王氏道:“看到没,看到没,各位乡亲,大家都听到了吧?这可是她王金花亲口说的,没给骆家道谢!她王金花就是这样忘恩负义的人,做娘的这么个德行,那教出来的儿子闺女还能好了?”

    王氏眯了眯眼,她本来只是想看看这刘桂山今天到她们家门前到底是预备了哪些说辞来对付她,但又看他明显不像个聪明人,这才故意引导着他往下说,没成想这居然还扯到了她的儿子闺女身上来。

    刘桂山还在兀自说着:“你们怕是还不知道吧,那顾知微为何落水?根本就不是我那大侄儿把她推下去的,是那顾知微不知廉耻,看上了人宋家老三,赶在人经过的路上落水,特意设计出的这一出。”

    啥?

    众人险些以为自己耳背了。

    顾家闺女?

    看上了宋家小子?

    还自己设计一出掉河里?

    这刘桂山该不会是脑子里缺点儿吧?

    这样的话居然都能信口说出来?

    “哎,哎,这什么情况?你们都搁这干啥呢?”

    不时有更多的村民路过,瞧见村里人都停在顾家门口三五成堆的站着不免也有些好奇地停了下来,凑到人前打听着。

    “嘘,小声,这事儿有意思了。”

    “啥事儿有意思了?咋还神神叨叨的?”

    再看向周边的人群,见也有面露不解的,不明白为什么方才不还在说老骆家的事么,怎么三言两语竟转到顾知微身上去了?

    当然也有那脑子清明的,已经听出了刘桂山的意思。

    这明摆着就是趁着这会儿经过的人多,故意凑上来找茬的,只是这明摆着没人信的事不知道这刘桂山是哪来的勇气说出来的?

    刘桂山见人群越聚越多有些得瑟的抖了抖腿,看王氏的眼神带了一丝挑衅:“说话啊?怎么?说不出来了?你不是挺厉害的吗?都敢对我姐使刀子。”

    王氏先是冷嗤了一声,脸色跟着阴沉了下来:“放你娘的狗臭屁,天还没黑你就开始做梦了?我闺女也是你能胡咧咧的?嘴里的屎要是没掏干净,赶紧就近找个河塘涮一涮,别在这满嘴喷粪,你自己不嫌臭,别跑出来熏着别人,让人膈应!”

    嗤。

    有人没忍住笑出了声,刘桂山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伸出两根手指指着王氏你了半天,恶狠狠道:“我不跟你这妇人一般见识,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的,要怪就怪你们老顾家人没把事情瞒住,竟然让族里的人把事情真相透露了出来,我既是知道了这事,那定然是不会置之不理的,你们冤枉的是我亲姐,我得替她讨个公道。”

    人群又叽叽喳喳议论开了:“哎,我这怎么听着好像真的另有隐情似的?难道里面真有什么咱不知道的事?”

    “我倒是听说前儿个顾氏族里议事本是要商讨如何处置顾文虎的,结果最后确实是没有处置。”

    “是没处置还是不该处置啊。”

    两人话还没说完,又有一人挤了过去,插话道:“你没了解,不是没处置,是延后了,我听说是定了三十大板,过了年再打。”

    “哎呦,这罚的还挺重。”

    “是吧?要我说顾文虎要真是没犯事不可能给这么重的责罚,所以啊,别听这刘桂山胡咧咧。”

    “你说的对。”

    墙头草!

    王氏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心里冷笑,有些人就是这样,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就喜欢把别人的事当个笑话看。

    但你看就看,却这般的没个主见,别人随便说上几句就信,一点判断能力都没有。

    以前她也以为村子里的民风更淳朴,没那么多尔虞我诈,你争我抢,可最近发生的这几样事,倒是突然让她觉得,有些事也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样好。

    呆在这样一个大环境里,整天为这么些个鸡毛蒜皮的事跟人拈酸掐架的,实在是影响孩子几个的成长。

    刘桂山今天的目的她已经听出来了,他这不是真的想为刘桂英讨公道,纯粹就是想用这样听起来并不怎么靠谱的话故意来坏她闺女的名声。

    一个人不信,两个人不信,一百个人里总会有一个拎不清的信了他的鬼话吧?

    以讹传讹这种事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个处理不好,她闺女的名声就毁了。

    骆三没想到他就是最开始的时候没及时吭声就引出了这么多的事,此时见事情闹大,也不敢再在马车上坐着闲听了,忙从车上跳了下来,张口就想解释。

    王氏却在他想要张口的空档及时伸手拦住了他,骆三有些莫名,话却因王氏这样又被噎了回去,他往后退了退,将主场重新交给了王氏,既然王氏没打算让他出面解释,那他就再看看再说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