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娘俩还在屋子里头说着话,外面却又不知不觉地议论开了。

    有那一开始听了刘桂山话有了想法被人压了下去的,听了这么一会儿,那念头又跟着冒了出来:“这是要问什么问题啊?该不会这里面真有什么吧?你看他刘桂山这么笃定,不像假的啊。”

    “嘿你这人,耳根子咋这样软?人家说什么你都信?装腔作势没听过?”

    被说的那人这次有些不开心道:“你咋知道就是装腔作势?万一就是真的呢?”

    被问的人有些烦躁地一掀手,离他远了些:“我和你说不一块去,总之我不信。”

    他边说边脚步往骆三所在的方向移了移,骆子程扭头看去,那人便冲他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也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好像是村东姚屠户家的小儿子,叫什么名字他就不清楚了。

    他们这西柳村比别的村子要大上不少,就算是同村的人,若是没什么亲戚往来又住的远的,不认识也都是常事。

    且有些家孩子颇多,全都记名字有时也记不住,乡邻间,就喜欢照着兄弟姐妹的顺序来喊,比如他在家行三,很多人就都不会叫他骆子程,而纷纷唤他骆三,顺口又好记。

    这边刘桂山也一直在关注着四周的动静,他见等了半天那王金花和她大闺女顾知微都没出来,再听周围人议论的声音有一些已经有点信了他的话就不免有些嘚瑟起来,望着顾家大门的眼神就多了一丝更为明显的嚣张。

    骆子程就站在刘桂山身侧不远,他这个方向,恰巧能看到刘桂山脸上的表情,眼前这个人确实很胸有成竹的模样,这让包括他在内这些不清楚事情真相的人看来,确实会潜意识的觉得这样自信的一个人,说出来的话应该不会有假。

    可刘桂山开始时拿他和他爹做筏子说出来的那些话,却让骆子程对这个人生不出一丝的好感来,甚至他觉得这个人说出的话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比如方才,在自己还没有开口说出真实状况的时候,这个人就喜欢凭猜测说出一些有的没的让别人误会顾家的话

    他可能也根本没想让自己说出口,就是想故意借着这事要引周围的人注意,来达到他刘桂山不可告人的目的,那这样一个小人的话可信度有多高就可想而知了。

    但一个人若是想达成某件事,不可能一点准备都不去做,看他这神情

    顾家今日怕是没那么容易撇过去,骆子程皱了皱眉,方才他想开口替王婶子解释却被他挡了回去,待会若是有用得到他的时候,他也定是要重新把事情说明白的。

    想到这些,他便决定先不急着回去了,就在这里看看情况。

    正想着,就见王氏携着个模样颇为俊俏的姑娘从院子里走了出来,那姑娘眉眼含笑,穿着件橙红色的棉袍愈发显得肤白如雪,皓齿明眸。

    都说顾家的大闺女顾知微长得美,今日一见骆子程才知道这话确实不假。

    可若说这样的女子都用的着设计落水来吸引心上人注意,他就更有些不太相信了。

    据他所知,宋家最出色的子弟应是老二宋棋和老四宋欲才对,这老三是哪个他倒是不知道了,连听都没听说过的还能是个多么优秀的奇男子不成?

    显然不是!

    既然不是,又怎么可能会引得一个姑娘家豁出性命和名声来制造这样一出没什么必要的偶遇呢?

    这其中明显有问题,他觉得大部分人应该对这些还是有一定分辨能力的,比如他身旁姚屠户家的这位大兄弟。

    但傻了吧唧别人随口一说就信没半点判断能力的也大有人在,比如方才被这大兄弟说了几句还一脸不开心回嘴的人。

    骆子程摇了摇头,将目光回到顾知微身上,还是看看这事情怎么解决为好。

    林微注意到他的视线,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这才将视线转回到她面前的刘桂山身上来,先是仔细打量了他几眼,便忍不住笑道:“不知这位嗯长辈?您有什么问题想问?”

    她的目光清澈明亮,看起来从容又自信。

    骆子程啧了一声,重新坐回马车架子上旁观,站在他身旁的姚家兄弟见状,忙也凑了过去笑道:“骆家三哥?我能也上去坐会儿吗?有些累。”

    骆子程斜了他一眼倒是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就见那人立马眉开眼笑地坐到了他身旁,还边冲他道谢:“多谢骆三哥。”

    “严重了。”

    那人便又跟着笑道:“骆三哥,你是不是也觉得这刘桂山在装腔作势啊?反正我是不信这顾姑娘会干出这种事,我可听说了,她这次可是九死一生,差点人就没了,哪有人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你说是不是?”

    骆子程赞同地点点头,那人还想继续说却被他一个手势制止了,因为此时顾刘两方人已经对峙了起来。

    “顾知微,没想到你还有脸面出来啊?要是我做出那等事情又被人戳穿了心思,早就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哪会像你这样?居然还有勇气问我要问什么问题?真是脸皮犹如城墙厚,不知所谓!”

    “把你那满嘴喷粪的嘴给老娘闭上!”王氏见自家闺女被羞辱有些气急冲着刘桂山吼道。

    刘桂山冷笑了一下没说话,瞧瞧,就是这样一点就爆的脾气,要设计起来才更简单省事,亲娘都这样生气了,更不用说被他直白谩骂的顾知微了吧?

    刘桂山好笑的目光转向林微,笑容却在下一瞬僵在了唇角。

    只见她冷嘲热讽的一番话,丝毫没有激起林微一点不良情绪。

    他眼前的顾知微还是那些眉眼含笑,大大方方地站在顾家门前,甚至在那王金花动怒后,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背,小声冲她说了几句不知道什么话。

    然后他就眼见着原本有些气急的王氏迅速冷静下来,冷冷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身回去搬了两个小马扎,两个人当着他的面亲亲热热地在顾家门口坐了下来。

    刘桂山脸色一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