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站在他身旁的姚家兄弟见状,忙也凑了过去笑道:“骆家三哥?我能也上去坐会儿吗?”

    他指了指自己的腿道:“有些累。”

    骆子程斜了他一眼倒是没有拒绝,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点了点头,就见那人立马眉开眼笑地坐到了他身旁,还边冲他道谢:“多谢骆三哥。”

    骆子程唇角一勾:“严重了。”

    那人便也跟着笑道:“骆三哥,你是不是也觉得这刘桂山在装腔作势啊?反正我是不信这顾姑娘会干出这种事,我可听说了,她这次可是九死一生,差点人就没了,哪有人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你说是不是?”

    骆子程赞同地点点头,那人还想继续说却被他一个手势制止了,因为此时顾刘两方人已经对峙了起来。

    刘桂山首当其冲,对着林微喊道:“顾知微,没想到你还有脸面出来啊?要是我做出那等事情又被人戳穿了心思,早就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哪会像你这样?居然还有勇气问我要问什么问题?真是脸皮犹如城墙厚,不知所谓!”

    “把你那满嘴喷粪的嘴给老娘闭上!”王氏见自家闺女被羞辱有些气急地冲着刘桂山吼道。

    刘桂山冷笑了一下没说话。

    瞧瞧,就是这样一点就爆的脾气,要设计起来才更简单省事。

    亲娘都这样生气了,更不用说被他直白谩骂的顾知微了吧?

    刘桂山好笑的目光转向林微,笑容却在下一瞬僵在了唇角,他冷嘲热讽的一番话竟是丝毫没有激起顾知微一星半点的不良情绪。

    甚至在王金花动怒后,还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背,小声冲王金花说了几句不知道什么话,然后他就眼见着原本有些气急的王氏迅速的冷静下来,冷冷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过了一会儿她竟又转身回屋里搬了两个小马扎出来,两个人就这样当着他的面儿,亲亲热热地在顾家门口坐了下来,两个人嘀嘀咕咕时不时地看他一眼。

    刘桂山脸色一黑。

    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有闲心说笑?

    一会有你哭的时候。

    刘桂山瞪着眼前的顾知微,见她还是那样的眉眼含笑,大大方方地坐在顾家门前,娇娇俏俏的,看着他的目光却深邃幽暗,让他不自觉有些心虚起来。

    他脚下动了动,快速将自己的情绪隐藏,生怕别人看出一点他的不自在来。

    他必须要保持冷静,保持自信,才能让大众更相信自己,才能不在王金花和顾知微面前落了下成,才能尽快地实现自己的目的。

    林微一边假装和王氏说笑,一边用眼角偷偷打量刘桂山,见他只露出了一点的不自在就很快地隐了去,心跟着一沉。

    这个刘桂山比她想象的怕是要难对付一些,两方对峙其实有时候就是比一比谁更有耐心谁更沉的住气,她做到了,但刘桂山显然也不比自己差。

    不过就方才刘桂山露出来的那一点不自在,倒是也让她感觉出,他其实也是有些没底的。

    都没底,她也没底,那就让她们双方碰一碰,看看谁更有胆色一些吧,她唇角勾着笑混不在意地跟王氏聊天。

    王氏自然乐得配合,既然闺女有自己的算计,那她就在旁边看着有需要帮衬一下就是了。

    他们这样一个坐一个站僵持着不说话,周围看热闹的人群最先憋不住了,这会儿正到了傍晚,累了一天都到了该回家收拾准备晚饭的时候了,哪能就这样一直干站着等他们啊!

    一时人群便开始骚动起来,有些个瞧着没趣的已经开始商量着要准备散场回家吃饭了。

    林微环视了一圈儿,扭头看向刘桂山,挑衅似地挑了挑眉,仿佛在嘲讽他再不说怕是就没机会了。

    刘桂山恨恨地瞪了林微一眼,也知道再这样僵持下去怕是真的要完。

    之前安抚自己要有耐心沉的住气的那些话这时候也顾不上了,他往前走了一步率先开口道:“三个问题,第一,那日你落水,宋家几兄弟却恰巧出现救了你,但那条河并不是去宋家的必经之路,宋家兄弟为何会如此巧的走了那条路,又如此巧的在你落水没多久的时候赶到救了你?你敢说,并不是设计在合适的时间让他们走了那条路?”

    这是什么问题?

    周围人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为什么走那条路?

    这得问宋家人啊,问顾家丫头有啥用?是有证据能证明是顾家丫头安排的?

    大家齐齐看向顾知微,等着她回答。

    林微明显也愣了一下,这件事在她继承了顾知微记忆的时候便知道的一清二楚了,自然知道顾知微根本没有去设计什么,只是单纯的因为顾小莲想吃鱼,这才在顾文远的鼓动下被他带去了河边捉鱼,兄妹俩都是顾知微最亲近的人,自然不可能会故意骗她。

    至于宋家兄弟回家的路并不会经过那里这个她倒的确不知道,但这并不影响她做出回答。

    林微也只是想了一瞬,便笑道:“为什么宋家几兄弟会走那条路这个你不该问我啊,要问宋林大哥他们才是,我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可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呀,您这样问,不是在为难我吗?”

    “就是啊,有本事问宋家啊!”

    “不过确实,宋家住村北,那条河却是从东往西流下来的,不在一条线上。”

    “说不定也是去抓鱼?”

    “那也不可能五个人都去吧?有宋欲一个就够了。”

    “那我也不知道了,总不能真的去问人宋家吧?”

    刘桂山听着这讨论声已经默默地向着他计划的方向跑,忍不住冷笑道:“就知道你不会承认,那你敢跟我们去宋家当面找他们问清楚吗?”

    林微好笑地看着他:“不觉得你这话说的很没道理吗?我为什么要跑去宋家问清楚,人家救了我,我还要去问人家为什么路过?人家不得以为是我怀疑人家动机不纯,特意拐个弯到河边就为了救我?”

    这怎么就成了宋家动机不纯了?

    骆子程在一旁听着忍不住笑出了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