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太阳西沉,天色逐渐变得暗淡起来。

    冷风拂过发稍,直冻的不少人都瑟瑟发抖起来。

    太冷了,林微也感觉有些冷,顾小莲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门悄悄溜了回来,蹑手蹑脚地蹭到林微身侧,林微见状眯眼笑了起来。

    王氏回屋翻出来个红色的斗篷,帽檐上缝着毛茸茸的一圈毛,看起来可爱又保暖。

    林微拉了顾小莲一起,两个人缩在斗篷里看热闹,等着顾永顺和刘氏的到来。

    大概也就半盏茶的功夫,方才出去的那人便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脸不情愿的刘氏,以及背着个大袋子的走路有些跛的顾永顺。

    林微挑了挑眉,她这二叔看模样倒是老实憨厚的很,就是不知道性子是否也如此了。

    顾永顺将一整袋子细面粉放到地上,喘了口气先是尊敬地冲坐在上首的族长顾羌弯腰做了个揖,嘴里唤道:“三伯。”

    顾羌依旧慈善地点了点头道:“永顺来啦?你腿脚不好,快坐吧。”

    他指了指旁边放着的一个小马扎。

    顾永顺“哎”了一声,却没有就势坐下,而是一瘸一拐地走到了王氏和林微面前,冲着王氏道:“大嫂,微姐儿,真不好意思,之前给你们添麻烦了,顾文虎那个小畜生我已经教训过了,这是族里之前让赔偿的面,我觉得还不够,就又多准备了一份,另外还有一袋米,我这腿脚不好,一次也搬不动,回头再送过来,东西虽然少,是我和桂英的一点心意。”

    他说罢,扭头扯了扯在一旁站着的刘桂英,道:“大嫂,我在这里再次替我那不争气的儿子道歉,还有之前,是桂英她的不懂事来你们家闹,伤了两家的和气,微姐儿,二叔向你道歉,希望你别往心里去,以后再想吃鱼你尽管叫我,我让顾文虎那小兔崽子去帮你抓,你看好不好?”

    他见林微不说话,又转头看王氏,道:“大嫂,我也要向你道歉,这事都怪我管教不严才险些害了微姐儿的性命,让你忧心了,是我不对,我也不求你们原谅,就希望你们千万别因着这些而心里不舒坦,反倒伤了自己的身子。”

    顾永顺一番话说下来,倒是让周围围观的听众都高看了他一眼。

    瞧瞧,这才是个明事理懂分寸的,知道自家犯了错,态度就诚恳点,别整那么些酸样,要死要活的,活像别人欺负了她似的。

    这刘桂英上辈子也不知道积了什么德,找了这么个好丈夫,若是这腿脚再利索一些那就更好了。

    林微见顾永顺三两句话就博得了周围人的好感,心里暗道:瞧着老实憨厚的,实则倒挺是能言善辩的啊!

    瞧瞧这番话说的多好听,多真诚。

    众人见王氏和顾知微都不答,一时之间气氛僵在了那里,顾永顺有些踌躇地搓了搓手,脸上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窘迫来。

    最后也不知道人群里是谁先说了声:“现在说这些干嘛?赶紧处理正事呀,再不说,那刘桂山都要跑了!”

    众人的神情这才重新郑重了起来,都纷纷点头,视线聚集到了在一旁站着却依然想找机会想要逃跑的刘桂山身上。

    “山子!你怎么在这?”从来了一直都没怎么吭声的刘桂英突然尖声喊道。

    她是真没注意到刘桂山在,族里人来寻她和顾永顺时半点话风都没漏,只说族长有请,让他们跟着去王金花家一趟。

    她本来是不想来的,但那人态度坚决,又有顾永顺在旁劝说,她这才不情不愿的跟了过来。

    一路上倒是听了几嘴,只说顾家那边起了争执,倒是没听到这争执之人居然是她的亲弟弟。

    此时见他神情狼狈,一只脚踏了出去想跑跑不掉的模样,她震惊地凑上前去,上下打量了刘桂山一眼,再次问道:“山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她的话让原本站在一边的顾永顺脸色黑了黑,但也只是一瞬间,那抹郁色便消失不见,只剩下如方才一般老实憨厚的神色。

    “欺负他?他别欺负人孤儿寡母就不错了,这么厉害,谁敢欺负?”人群里有人道。

    虽有些阴阳怪气儿,听在林微耳中却极其顺耳,她忍不住朝人群竖了大拇指。

    “你说什么呢?孙秀娘,你嘴巴吃屎了吗这么臭?”刘桂英听到有人说她弟弟,不甘示弱的回嘴道。

    两方眼见着又要争执起来,顾氏族长见状忙重重咳了一声,拐杖杵在地上狠敲了几下,怒道:“干什么呢?当我这老头子不存在是吧?是不是看我老头子我虽然一脚快踏进棺材了,就不把我这族长放在眼里了?当着我的面都敢这样大吵大闹?永顺,你这媳妇该好好管管了。”

    顾永顺听完眉头皱了皱,态度恭谨道:“三伯您严重了,是我媳妇不对,回头定当好生管教,桂英,还不快向族长道歉!”

    刘氏听了,有些懊恼又有些不情愿道:“三伯,您消消气吧。”

    顾羌重重的哼了一声道:“行了,不说别的了,谈正事吧,今儿个之所以叫你们两口子来,是因为你这弟弟在顾家门口大放厥词,试图污我顾氏族人名声。”

    “我没有!”

    刘桂山立刻大声辩驳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去把宋家人叫来问上一问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他指着林微道:“不仅如此,我还知道顾知微和宋欲进山都干了些什么!她们当时从山里发现了一大筐雪蛤!”

    “雪蛤?那东西可贵的很,不仅平日不好抓,冬天根本也见不着啊!这刘桂山又在说什么瞎话,当我们大家伙都是傻子不成?”有那懂的村民便开口解释道。

    刘桂山听罢,忙摆手解释:“不不,乡亲们你们听我说,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敢相信啊!但我所说的的确确是真的!不信,明日大家伙可以跟我去镇上药铺里问一问,之前是不是有个汉子去他们店里送过一篓雪蛤,我真的没有说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