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还以为他要出卖自己,林微有些不好意思地想。

    是她小人之心了?

    她看向宋欲,神情颇为不解。

    顾小莲站在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看林微,再看看宋欲,歪着脑袋似乎又一次陷入了纠结的情绪里。

    说完第一句,宋欲却没有再往下继续,气氛沉寂了数秒。

    一个人的声音陡然炸响:“你说谎!”

    那声音尖锐,在这突然安静下来的小院儿里就显得格外刺耳,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刘氏站在院中,脸上满是因不小心脱口而出的懊恼。

    她怎么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刘氏蹙了蹙眉,见所有人都看向她,她有些慌张地摆手解释道:“我我没别的意思。”

    谁信啊。

    作为顾知微的二婶却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她是巴不得顾知微和别人传出点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再一想,这最开始找茬的刘桂山,不就是刘桂英的亲弟弟么?

    难道其实是这刘氏嫉恨王氏,嫉恨顾知微,想要为她儿子报仇,所以才怂恿她亲弟出面和顾家作对么?

    自己不出面,却躲在后头妄想操控大家的思想,看着他们因为刘桂山的鼓动大打出手与顾家为难,她挺开心的吧?

    众人眼神复杂的看向刘氏。

    “我怎么就说谎了?”

    与骆子程清朗干净的嗓音截然不同,宋欲的声音低沉又略带着一点沙哑。

    他没有因为刘氏的话而恼怒,而是睁着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看向刘氏。

    刘氏在他的视线中有些不自在地后退了一步,撞到了站在她身后的顾永顺,顾永顺跟着身体踉跄了一下,却还是很快反应过来,控制住自己的同时,还用手撑住了刘氏后退而来的身体。

    “桂英,你不清楚状况就不要瞎说。”

    原本惊慌失措的刘氏因着这一变故慢慢稳住了心神,她不再去看宋欲,也没有对顾永顺的话提出反驳,而是悄悄将视线转向了刘桂山。

    接收到姐姐递过来的眼神,刘桂山迅速反应过来,他急往前走了几步挡到了刘氏身前,直视着宋欲道:“你在说谎。”

    宋欲听后笑了一下,不紧不慢道:“是吗?我怎么就说谎了?”

    “你”

    刘桂山指着宋欲,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随即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一拍手,往后跳了一步,高声道:“我想起来了!”

    他似乎很是兴奋,脚步来回在原地转了个圈儿,重新抬头看向宋欲,满脸得意道:“今日晌午,我一进村便正好撞见你和顾知微站在她家墙外的角落里不知道在说什么,后来你还递给她一个荷包!”

    他手指指向林微,看着众人道道:“对!荷包!那荷包是铺子掌柜给他的,我不会认错,那里面装着宋欲卖雪蛤赚的钱!只要找到那个荷包,就能证明我说的并不是假话,顾知微不仅进山去了,而且还是找到雪蛤的关键,不然宋欲怎么可能把卖的钱分给她!”

    “这荷包现在一定在顾知微身上!”

    就算不在,那也肯定在顾家,只要搜上一圈就肯定能找到!

    人群就有些好笑地叫嚷道:“你这话说的,难道还要叫我们去搜人家小姑娘的身不成?”

    “我看你是魔怔了吧?这种事都编的出来。”

    顾氏族长适时出声道:“真不知道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非要跟个小姑娘过不去,谁不知道微丫头前些日子刚落水,身体这么差劲哪来的力气进山?那山路崎岖,坑洼不平又随时可能有野兽出没,你不觉得你说这话挺搞笑的吗?我一个老头子都能想明白的事情,你这么大个年轻人会不懂?”

    村长骆康宁也赞同地点头道:“顾老所言在理,但事情具体如何也不能轻易就下判断,今日这事既然发生了,你们便当着大家伙的面辩上一辩吧,也不妄大家这么晚了还聚在这里。”

    聚这儿还不都是为了看热闹?

    哪里都少不了八卦之人这话果然没错。

    林微撇了撇嘴,往王氏跟前凑了凑:“娘,这么大声响阿远都没露面,是不是还在睡?要不娘你去看看他?这睡的时间也太长了些,我怕出什么问题,加上天也不早了,咱俩提前吃了饼,但小莲和阿远都还没吃晚饭呢!先让她们吃点东西垫垫?那饼我还煨在锅里热着呢,也不知道放的久了还好不好吃。”

    王氏见林微态度坦然,到了这时居然还有心情关心起两个弟弟妹妹来,不免有些无奈地笑:“你呀,别什么事都不在意,这可关系到了你的名声,不可大意。”

    林微便跟着笑:“那没办法呀,人家硬要往我身上栽,可女儿我坚信事非公道自在人心,咱们堵不住别人的嘴,就也别委屈着自己了,该干啥干啥!想开一点,这不,人骆家都看不过眼出来帮咱解释了?我相信这世上丧良心的人终究没有好人多!”

    林微说这话没有刻意小声避开人,所以很多离得近的也都听到了,有些个就难免为自己之前对她的怀疑而感到歉疚,看刘桂山的眼神就愈发不善起来。

    都是这个人搞出来的!

    也不知道他到底图什么!

    尤其顾羌和骆康宁,听到这话都难免感叹这姑娘倒是心大,人也通透。

    只他们不清楚,若是林微能听到他们心中想法,怕是要笑掉大牙。

    她这哪是心大人通透啊,分明是根本没把自己往顾知微这个人身上贴,直至今日,她都还觉得自己只是一方过客,总有一天要离开。

    但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虽没有把自己当顾知微,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改变了顾知微的原有的人生道路。

    而这种改变,注定会让她在这段古代生活里经历更多她没有预料到的成长和改变。

    月亮爬上枝头,却又偷偷躲进了云层里,风渐渐大了起来,饥寒交迫的感觉使得村民们大都有些站不住,互相拉扯着在商议要不要回家去,却又好奇这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

    一齐出动村里两个大人物,这可是非常难得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