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王氏无奈地笑了笑,轻点了一下林微的脑袋瓜,才对顾小莲道:“你姐说的对,饿了就去吃饭,顺便把你哥也喊起来。”

    说完又去看林微:“我瞧着他这样不行,回头还得带他去镇上医馆看看。”

    林微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听了王氏的话顾小莲也很是开心,她摸了摸自己已经咕咕叫了好几声的肚子,甜甜地看了林微一眼,便欢喜地挤出人群去灶房拿吃的去了。

    顾小莲走后,王氏和林微才又接着听宋欲继续道:“荷包一事倒也不假,我确实给过顾姑娘一个荷包。”

    “你终于肯承认了!”刘桂山笑道。

    心情刚放松下来的林微神经又再次崩了起来,这人怎么回事?

    他到底什么意思?

    “承认什么?承认那荷包是我妹宋欢托我转交给顾姑娘让其帮忙修补的?”

    林微:“”

    她现在怀疑这宋欲就是故意在耍她!

    说话大喘气,有什么事能不能一下子说明白了?

    宋欲扭头看她道:“顾姑娘,我说的对吗?”

    “啊?”

    林微回过神来,有些懵地喊了一声,随即才意识到宋欲是在问他说的荷包一事。

    她忙点了下头道:“确实是这样没错,他是今天中午午饭后来的,说是他妹妹有个荷包样子怎么都绣不好,又不忍心浪费布料,让我看看能不能帮帮忙,需要我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么?”

    她虽然这样问,但其实心里也有些没底,家里荷包倒是有,但都是之前原身还在的时候绣的,正好做了一半或者是和中午宋欲给她的荷包颜色一致的应该也有,但其实她也还是有点不太能确定自己想的有没有错的。

    村长点了点头道:“那便拿出来看看吧。”

    还真的要拿

    她犹豫了一下,看宋欲的眼神就忍不住有些埋怨,说啥之前就不能先跟自己商量一下么?

    不过转念又想,一是这事事发突然,她们根本没想到会有人拿这些说事,而宋欲如今出现替自己解释,已经算得上很够意思了。

    他要是不出面,不管刘桂山如何鼓动,没有证据又有她这个“替死鬼”在前头替他挡着,所有人也没办法对他怎么样。

    因此最后她也没说什么,转身准备回自己屋翻翻顾知微的那些荷包,印象里好像是有几个还算合适的

    可她步子还没迈出去呢,就听刘桂山又扬声喊道:“不能让她走!谁知道她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万一是想趁这个机会把身上的荷包藏起来怎么办?”

    “”

    林微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暗道一声傻哔。

    “刘桂山你脑子不好使吧?我闺女回去藏荷包做什么?是个正常人现在都应该是要拿出荷包证明自己才对吧?”王氏冲着刘桂山怒道。

    “万一她想去藏荷包里的银子!”刘桂山见状立马又改口道。

    “你”

    王氏气的直掐腰,真想冲过去撕烂这人的嘴。

    林微倒是不急,听刘桂山这样说,便笑道:“那我不进去就是了,让我娘去我房间找可以吧?我的荷包放在何处,我娘最清楚了。”

    村长和顾氏族长对视后都赞同地点头道:“既然你对微丫头有所怀疑,那微丫头便再此处待着吧,你与你娘将那荷包模样悄悄说上一说,让她去寻。”

    林微笑着应了,便凑去王氏耳边,她这会儿倒的确想起有个和装钱的荷包极为相似的一个来。

    王氏听林微说完,郑重点了点头,再次瞪了刘桂山一眼,回屋找东西去了。

    见王氏走了,林微才笑道:“既然要证明我和宋欲所言不假,那便也请你将你见过的那荷包样式和村长说上一说,也方便等我娘将东西拿出来之后做个对照,看这东西能不能对的上。”

    村长思索了片刻道:“这样倒也可以。”

    刘桂山眼珠子转了转,凭着自己的回忆将那荷包样式和颜色悄声同骆康宁讲了讲。

    骆康宁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刘桂山这才退到一旁,与刘氏和顾永顺站到了一处。

    王氏很快去而复返,她将寻到的荷包用帕子包了放在手里,或许是因为找到了东西,王氏似乎看起来更添了几分底气。

    她走回林微身旁站定,冲她点了点头,母女俩相视一笑,一同看向刘桂山。

    刘桂山见她们这般模样,心里也有些没底,脚步虚晃了几下往后退了一步,去看刘氏,刘氏便将他往前推,示意他上前继续与王氏母女对峙。

    她这会儿也管不了别人怎么看她了,要有人说她,她就说这事事关自己亲弟弟,她要出来撑腰的。

    至于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她不说不承认,别人又能奈她如何呢?

    王氏瞧着刘氏这般模样,心下有些鄙夷,就知道是这女人搞的鬼,当下便也不客气道:“东西找来了,但也不能轻易就晾出来给大家看。”

    她举了举手里的东西,继续道:“刘桂山你说说吧,你见过的荷包如何,我再拿出我手里这个,给大家看看,是不是一样的。”

    林微便道:“娘,你与我想到一处去了,方才你走后我也是这样说的,所以就让他先将荷包模样同村长说过了,你将荷包给村长就行,让他对比一下。”

    “那不行,这事还是当着大家面直说为好,也免得有些人说话颠三倒四,回头你村长大叔说咱这荷包没问题,有些人再跳出来说村长说谎怎么办?闺女你说我说的对不?”

    林微听罢,倒也反应过来了,还真是这么回事,防人之心不可无,确实是她思虑不够周全了。

    想明白了这点,她便郑重道:“娘你说的没错,这事倒是我思虑不周全了。”

    她说完又继续看向骆康宁道:“骆叔,这事是我想岔了,险些将您也拖下水。”

    骆康宁哈哈大笑忙摆手道:“倒也无妨,若是我在乡亲们心中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也能任由别人诬陷于我,那我这村长也不用再当了。”

    看热闹的村民听罢,很是急切道:“怎么会呢!村长最是公正了我们都相信你。”

    “是啊是啊,村长怎么可能骗我们,不像某些人,睁眼说瞎话,真当我们是傻子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