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裴芝潼面銫一沉,整个屋子里面的气氛立马就变了起来。

    裴安安眼见着裴芝潼就要发火了,生怕会引发什么战争,赶紧打起了圆场。

    表婶一见有人打圆场,态度还嚣张了起来,嘴里不住的在说着什么。

    无非就是在说裴芝潼太过矫情,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听着表婶的话,秦敏一下子就忍不住了,把谦谦放回了裴芝潼的身边,对着表婶就骂道:“范春华,你不要太过分啊!我忍你很久了!你搞搞清楚,你现在是在我们的家里,你现在还说这样的话,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给当回事了?”

    秦敏是真的急眼了,也顾不上脸面了,对着表婶骂道。

    “你们这婆媳俩是怎么回事?我好心来看你们,你们倒好,反过来来咬我?”表婶也来了劲了,皱起了眉头,先是看看秦敏,然后再看看裴芝潼,一脸的谴责。

    秦敏轻嗤了一声:“你以为我们稀罕你过来看我们?我请你来的?要不是你上赶着非要来,你以为我稀罕?”

    这是实话,裴芝潼生产的消息,秦敏这还没有准备去通知他们,只想着过几天送红鸡蛋的时候,再去跟她们说一声。

    她们今天来,秦敏倒是也真的不知道,出乎她的意料的。

    她们要是真的是来看裴芝潼和谦谦的,秦敏也不会对她们这个态度,只要是真的来看望他们的,他们也是欢迎的。zhe

    但是这范春华一来,就大着嗓门叫嚷着,

    这坐月子的产妇也是需要安静的。

    关键是主要范春华说谦谦的那些话,是真的让秦敏心里不舒服的。

    谁家刚出生的孩子被人这样对待,心里都不会舒服的。

    两人争吵的声音吸引了外面闫振洲的注意力。

    闫振洲轻轻的敲了敲门,出声询问里面出了什么事情。

    秦敏去把房门给打开,然后沉着一张脸对范春华几人说道:“你们赶紧出去吧!”

    范春华几人撇了撇嘴,再次“切”了一声,就和身边的几个人说道:“既然人家不欢迎我们,我们就回去吧!”

    说着,就拔腿往外面走去。

    “这人家升了职了,高高在上了,可不把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放在眼里了!”

    范春华走到了闫振洲的身边,看似是跟自己身边的几人说的,但其实是不阴不阳的在挤兑闫振洲。

    闫振洲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向了秦敏,用眼神询问秦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敏对着范春华的背影,翻了一个白眼。

    闫振洲见此,就知道应该是闹了什么矛盾了,赶紧对秦敏使了一个眼銫,让秦敏进屋去,然后他带着范春华到了客厅里面去了。

    秦敏见此,一把就把房间门给重重的拍上了。

    “这什么人呀!谦谦都是我们的宝贝,她倒好,这一来就给我们宝贝拎来拎去的!也太把自己给当回事了!”秦敏对着裴芝潼念叨道。

    裴芝潼见此,心里的怒气倒也消散了一大半,转而开始安慰起秦敏来。

    安慰了一会儿之后,秦敏这才算是没有淤气下去,转而开始逗弄起谦谦来。

    看着谦谦的眼睛一直盯着门口,秦敏有点疑惑的顺着谦谦的视线看向了门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