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秦敏也没有于意。

    秦暖看着两人,想到了在医院的时候,偷走谦谦的人,就出声问道:“偷走谦谦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被抓进去了?”

    秦敏点了点头,对秦暖说道:“那个女人好像精神有点不正常了,疯了似的,逢人就说我们谦谦不是正常人,是个魔鬼!本来还想着教训教训一下就好了,但是她这个样子,真的让我觉得这个人真的太可恶了!”

    说着,就看向了裴芝潼怀中的谦谦,逗弄着谦谦说道,“我们家谦谦这么的可爱,怎么可能是魔鬼?那个疯女人真的是!要是再让我看到她,指定要狠狠地给她两下!”

    听到秦敏的话,裴芝潼再次愣住了,随即问道:“什么魔鬼?”

    秦敏对这件事也不太清楚,只说道:“那天我追到那个张根女那个疯女人的时候,闫璟就已经把谦谦给抢回来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不知道,不过,那个女人看起来被吓的不轻,一个劲儿在说谦谦是魔鬼!我看那个女人估计是已经疯了,这才会说我们谦谦是魔鬼!”

    说着,就朝着谦谦说道,“是不是啊,我的小谦谦?”

    听了秦敏的话,裴芝潼眉头紧皱了起来,看了谦谦一眼,随后就陷入了沉思。

    谦谦好像看出了裴芝潼的沉思,对着裴芝潼开始“啊啊”了起来,然后张开了双手,想要让裴芝潼抱抱他。

    秦敏见裴芝潼没有反应过来,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

    裴芝潼回过神来,看着谦谦纯真的眼睛,轻轻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把谦谦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下午,闫璟回来的时候,裴芝潼把这件事跟闫璟讲了一遍。

    听完了裴芝潼的话,闫璟的脑海中好像闪过了一丝什么,但是很快就消散不见了。

    关于之前在空间里面梦到的那些事情,醒过来的时候闫璟就已经在被遗忘掉了。

    闫璟伸手抱过了谦谦,没有于意自己脑海中闪过的思绪,而是笑着对裴芝潼说道:“你不会把张根女的话当真了?你以为我们的儿子,真的是魔鬼?”

    裴芝潼轻轻的摇了摇头:“当然不是!”

    “那不就好了?”闫璟伸手揽过了裴芝潼,轻轻的在裴芝潼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声线十分柔和的对裴芝潼说道,“就算他是魔鬼,他也是我们的儿子。”

    他之前去拘留所看张根女的时候,张根女跟他说了不少话,说闫家的人一定是坏事做多了,老太爷这才派了魔鬼来收拾闫家!

    闫家一定会因为谦谦而倒血霉的!她一定会等到那一天的!

    闫璟却是对张根女说的话不以为然。

    说是不以为然,其实是坚信他的谦谦,他和裴芝潼的孩子,不会是那样的!

    就算谦谦真的是有点与众不同,闫璟也相信,谦谦不会是张根女口中的魔鬼的!

    像是为了附和闫璟的话似的,怀中的谦谦竟然伸出自己肉乎乎的小手,像是拍手似的挥舞了两下。

    (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