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

    “闫闻也!你给我下来!”

    伴随着一声怒吼声,整个房子都像是抖了两抖似的。

    楼顶上的小奶团子躺在屋顶上,嘴里叼着一根草,双手枕在了脑袋下,翘着小二郎腿,就像是没有听到似的,右脚甚至还晃了两下。

    一向喜怒不形于銫的闫璟见屋顶上没有动静,气的快要吹胡子瞪眼了。

    “我说小闫啊,你家这孩子再不管的话,以后可没法管了啊!这现在都已经这样没魂没胆了,这以后还不等上天去了?!”闫璟的身后,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对着闫璟说道。

    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看起来大概四五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有点畏畏缩缩的躲在他奶奶的身后,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他奶奶的衣服。

    “上一次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了我们家乐乐的裤子,让他丢尽了脸!这次又是把我们家乐乐扔到水里去!这么小小的年纪就这么的恶毒,这以后不得蹲大牢?”

    乐乐奶奶的嗓门极其的大,就连闫璟刚刚的声音都不能与之媲美。

    “我说你们家是不是没有人管这孩子?一个孩子心肠怎么这么的坏!”乐乐奶奶继续说道。

    秦敏从厨房里面出来,刚好听到了乐乐奶奶的话,立马就不乐意了,站到了乐乐奶奶的面前,双手叉腰的对乐乐奶奶说道:“陈雪琴,你说啥呢!谁恶毒了!就算真的是我家谦谦做错了,但是你这么大岁数了,也不能当着孩子的面,说他恶毒吧?”

    乐乐奶奶对着秦敏翻了一个白眼,对秦敏说道:“我现在说他,是为了他好!我知道你们势大,但是你家的孩子伤害了我们家的孩子,我们也是不怕的!孩子生下来是要好好教育的,不能就光宠着,这样会毁了孩子的!”

    从门外进来的裴芝潼听到了乐乐奶奶的话,轻笑了一下,制止了秦敏还要理会下去的话,一脸歉意的对乐乐奶奶说道:“乐乐奶奶,您说的在理!”

    乐乐奶奶听到了裴芝潼的话,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意,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秦敏,对秦敏说道:“你看看你儿媳妇,这说的才是人话!你看看你刚刚说的”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裴芝潼幽幽的声音打断了:“只是,两个孩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能只听一个孩子的一面之词吧?”

    说着,看向了屋顶,对着上面叫道,“闫闻也,限你一分钟出现在我的面前!”

    楼顶上的闫闻也听到了裴芝潼的声音,有点烦躁的坐起身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无奈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从另外一边直接跳了下去!

    要是有人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被惊掉下巴。

    这么小小的一个孩子,竟然能从五六米的高度上跳下来!

    闫闻也迈着小短腿,优哉游哉的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闫闻也一张白皙稚嫩的小脸上,有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眼里透出来的,不是小孩子的不谙世事,而是深邃,仿若能看透人心似的。

    又长又卷又密的眼睫毛随着他眨眼的动作微微颤动,红润嘴唇微微的抿着。

    而他淡定的目光,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让人对眼前的小奶团子产生一种错觉,他并不是眼前看起来的这么般大。

    乐乐的奶奶纵然已经见过千百次闫闻也了,但是每次见到他,都觉得这个男孩子实在是好看的紧!

    闫璟看着自己刚刚怎么叫都叫不下来的闫闻也,被裴芝潼一句话就叫了下来,眼神暗了暗。

    裴芝潼看着自己手腕的表,一脸认真的对闫闻也说道:“你迟到了十秒钟。”

    闫闻也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对裴芝潼说道:“有什么事情!我忙”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裴芝潼给扯着耳朵拎了起来:“你这个小东西,你现在越发的胆肥了是不是?你告诉我,你有什么事情好忙的!”

    闫闻也被揪着耳朵,疼的他想要发火!

    但是转头一看裴芝潼,一双小拳头只能紧紧的捏了起来:

    罢了,罢了!谁让她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呢!她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看着闫闻也一脸隐忍的模样,裴芝潼脸上只能憋着笑。

    “你也听到了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乐乐奶奶听!”裴芝潼对闫闻也说道。

    说着,也松开了自己捏住他耳朵的手。

    闫闻也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看了躲在自己奶奶身后的乐乐一眼,语气十分不耐烦的对乐乐说道:“自己说!”

    不知道为什么,在乐乐听到闫闻也的话之后,就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身子继续往自己奶奶的身后避了避。

    “哎~我说你这熊孩子,你这儿跟谁说话呢!你犯了错,语气还这么的横?要我说,你这孩子现在就没得救了!现在都敢这么横,这以后还能了得?不得在你爹妈的头上撒尿?”

    乐乐奶奶察觉到了乐乐的异常,以为闫闻也威胁了乐乐,赶紧把乐乐抱到了自己的怀里,对着闫闻也指责道,“这好在我们家乐乐会游泳,这要是不会游泳的,可不是就被你给害死了?!”

    “陈雪琴,你理论归理论啊!别搞这些有的没的假设!”秦敏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乐乐奶奶说道。

    乐乐奶奶继续对着秦敏翻了一个白眼。

    秦敏气急,又要上前去理论,裴芝潼伸手拦住了她:“妈,先听听谦谦怎么说!”

    听到裴芝潼这么说,秦敏这才稍微压制了自己的情绪,没有立即扑上去咬乐乐的奶奶。

    “闫闻也,问你话呢!”裴芝潼看向了闫闻也,语气有些威胁的对他说道。

    闫闻也本来是不准备说话的,但是转头瞟到了裴芝潼的表情,只能有点不情愿的对裴芝潼说道:“他自己掉河里去的!”

    裴芝潼还没有说话,就听到乐乐奶奶轻嗤了一声,一脸讽刺的看向了裴芝潼,对裴芝潼说道:“小孩子逃脱责任的话,你们不会信吧?我们乐乐怎么可能会自己掉下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