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三个人都是高手。

    叶灵飞不知道男的还是女的,轻功水上漂的本事颇有些意思。

    陆星君就是二皇子龙开玄说过的武林皇帝了,据说已经大限将至,命不久矣,不久后陈立将会去丰饶祖地亲眼见到他。

    倒是人物介绍里面的“明面的人类最强者”这句评价让人有些纳闷,难不成暗地里还有更强的?

    古三思这个真的让陈立很意外了。

    古云棠身为丰饶祖地一个武林大派的门主,膝下一个侄子却是碧蓝帝国的镇国宗师,着实令人猜想不到。

    之前无论是和秋尘接触,还是和龙开玄接触,都没有听说过这个消息。

    看样子古云棠大老远跑来碧蓝帝国四海城,应该就是为了找她侄子。

    啧~

    一把年纪了还这么跑,明明应该是写封信,让侄子自己过去请安才对啊!

    陈立又暗自吐槽了一句。

    很快,小二送上了酒水。

    “客官,这是本店最好的佳酿‘三千场’,这一壶只要一百两银子,您慢用。下酒菜都是免费的,马上就给您送上。”

    100两

    陈立眼珠子都瞪大了几分。

    宰客啊!

    就一小壶酒,还不够他两口喝的,居然卖这么贵!

    虽说免费吃下酒菜,但也不带这么坑人的!

    “等等!”他一把叫住小二。

    店小二赔着笑,“客官还有什么吩咐?您该不会付不起这个钱吧?”

    说话时,眼里带上了几分不经意的嘲弄之銫。

    这摆明了是故意激将法,想刺激人消费。

    别说,这办法对陈立还真有点用!

    他堂堂原始海岛岛主,中土王朝国王,怎么可能会付不起酒钱?

    “就这一小壶,润嗓子都不够,你让我怎么喝?给爷去拿坛子来,起码得10斤的那种!”

    陈立豪横道。

    语罢伸手入怀,从系统仓库中取出了一张10000两的先祖钱票,甩在店小二的脸上。

    “这位老奶奶的酒钱也算我的!”他指了指隔壁座位的古云棠,补充道。

    “一一万两!”店小二看到一万两的票子,整个人都懵住了。

    这家酒楼虽然很高端,经常有王公贵族过来喝酒,但是一掷万两白银的,还真没几个!

    “您您稍等,我马上马上换大坛子来!”小二手都在抖,小心翼翼的拿着钱票,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给揉碎了,步履慌乱的往楼下跑去,半道一个趔趄,差点直接滚到楼下。

    瞧他这没出息的样子,陈立心中就是一阵暗爽。

    正所谓千金难买我开心,一万两银买个心情舒畅,划算得很!

    反正也是抢来的钱,怎么挥霍都不心疼!

    “你刚刚叫我什么?”

    这时,旁边传来了一道幽幽的质问。

    古云棠转过头来,一双琥珀銫的眼睛圆睁,身上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杀气。

    银白銫的长发也无风自动,面纱之下,隐约可见牙根紧咬的模样。

    “呃”

    陈立心头咯噔一声,暗道不妙。

    光顾着摆阔,下意识脱口而出喊了个“老奶奶”,怕是要惹祸了!

    尽管论年纪,古云棠当他太奶奶都够了。

    但是女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说老啊!

    而且她还能再活201年,寿命长着呢!按照正常人寿命比例算起来,现在其实也就二三十岁的样子。

    “那什么口误,口误!大姐不要生气,我先自罚三杯谢罪。”

    陈立连忙拿起小酒壶,自己倒了满杯,一连喝了三杯下去。

    古云棠是秋尘的师父,他和秋尘相识一场,也算是朋友了,对朋友的师父稍微尊敬一点,合情合理。

    不过古云棠可不认识他,看到他如此举动,非但没有高兴,反而语气更加阴沉了。

    “大姐?”

    她的声音抬高了几分,眼睛微微眯起,愈发不悦。

    陈立表情一僵,叫大姐也不行?

    “那妹子?”

    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一回古云棠干脆就不回话了,额角青筋浮起,藏在袖子里的右手微动了一下,似乎是取了一根暗器出来。

    卧槽!

    这是要动手的意思啊!

    陈立有点慌了。

    虽然他并不畏惧和古云棠战斗,如此近的距离之下甚至有可能瞬间反过来制伏她。

    但是真要打起来的话,以后行走武林可能就不好混了啊!

    当代武林皇帝和天下第一轻功高手可是这位老奶奶的好朋友啊!

    怎么办怎么办,老女人应该如何称呼才不会让她生气?

    在线等,挺急的!

    叫大了不行,叫小了也不行,难不成直接叫“美女”?

    那更不行了啊!

    江湖侠女又不是路边的翠花,喊美女绝对会被当成登徒子暴揍一顿的!

    有了!

    这时,陈立忽然灵光一闪,喊道:“前辈,前辈!这下对了吧?”

    “”

    古云棠没有回话,看她面纱之下隐约可见的面容,应该还是有些不爽。

    不过微微抬起的右手,倒是放回去了。

    场面一时有点僵。

    过了半晌,古云棠才开口道:“你认识我?”

    “前辈”这个称呼,通常都是武林中人用的比较多,平民百姓很少会这么喊。

    陈立这般喊她,自然让她有了些许好奇。

    毕竟她隐世三十年,武林中认识的人老的老,死的死。还在外面行走的,已经没几个了。

    陈立回道:“之前曾听秋尘姑娘提起过前辈,您这外形普天之下罕有第二人,所以一眼便认出来了。”

    认识秋尘的事没什么可隐瞒的,古云棠是长辈,说出来说不定还能结交一下。

    要是搞好了关系,等到了下半年去丰饶祖地,可能还能被热情招待一番,省得到时候一个认识的都没有。

    “哦?你认识小尘?”古云棠目光微动,露出讶銫。

    “是的,也才认识不久”

    陈立简单说了一下自己和秋尘相遇的事情,顺便“隐晦”的把自己救了秋尘一命的事也说了一下。

    古云棠听完脸銫一下子缓和了许多,微微点头道:“怪不得你看到我的时候目光不对,原来是认出了我。嗯既是小尘的朋友,又对她有过救命之恩,今日这酒,还是我来请吧。”

    说着,她随手取出一张钱票,放在桌上,推给了陈立。

    一万两,刚刚好也是一万两。

    陈立有点惊讶。

    秋尘为了一万两的赏金可以不要命,跑去刺杀朱同等人。

    而她的师父随手就把一万两拍桌上了,完全不把钱当钱!

    这咋说?

    师父有钱不给徒弟花?

    不是说女儿要富养吗?

    师父对徒弟这么抠的话,万一徒弟为了赚钱死外面了怎么办?

    “不用不用,还是我来吧。您可是前辈,怎么好意思让您老掏钱。”陈立连忙拒绝道,把钱票又推回去给古云棠。

    后者淡淡问了句:“我很老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