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老不老,外貌还年轻得很呢。不过您毕竟是长辈,我这也是尊敬一下。”陈立解释道。

    97岁老太太不肯服老,能有什么办法?

    总不能把她摁在桌子上,逼着她承认自己是老太太吧?

    那肯定不行啊。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虽然已经是在异域他乡了,但这份传统美德还是要遵守并传承下去的!

    对于这种老太太,他只能是让着哄着,不能像对年轻人一样随便吆喝!

    “嗯。”古云棠对陈立的回答很满意。

    她轻描淡写把钱收了起来,转移话题,道:“你师承何人?来四海城作甚?”

    陈立道:“我没什么师承,就自己瞎练的。最近有位朋友约我来此地见面,今日刚到,还没有地方落脚,就想先找个地方吃个饭,然后再寻客栈。”

    古云棠闻言点了点头,表示了解,没有淤说什么。

    似乎听他没有师承一句话,就失去了大部分兴趣。

    陈立撇撇嘴,略有些无奈。

    终究还是逃不过被看轻的下场

    “贵客~您的酒来了~”

    这时,店小二抱着一个大酒坛来到了楼上。

    后面还跟着个胖掌柜,满脸堆着笑,说道:“贵客,我们刚刚得到消息,三楼有个的客官临时有事走了。您看要不要移驾到楼上去?楼上光景好些,而且清静,更适合稍后听琴!”

    瞧这样子,是看陈立有钱,想来搞好关系。

    陈立摆手道:“不用了,这里挺好,赶紧把下酒菜送上来吧,我饭量大,可以多准备点。”

    “是是是,马上就来,马上就来!”胖掌柜点头哈腰道。

    见陈立不怎么想和他们说话,帮忙打开酒坛的蜡封之后,便告退离开了。

    陈立拿小酒壶给古云棠倒了杯酒,自己换了个半斤装的大杯子,拿起酒勺在坛子里打了几勺,直接装满一大杯。

    “前辈您自便,我有些渴了,先喝点。”陈立说了一句,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刚刚自罚三杯,喝得太快没品出味来。

    这回有准备的慢慢喝,虽然更大口了,但是酒里的香气和醇厚的口感,略微辛辣的舌感,都被他体验到了。

    “唉,卖这么贵,还没五粮液好喝”

    尝了一口之后,陈立就有点失望了。

    酒算是好酒,比中土城的好喝好几倍。

    但价格摆在那里,期待感就先给拉到天上去了。再这么大口一喝,自然就有了落差感。

    不过还行吧,到底还是好酒,反正酒钱都是抢来的,花得也不心疼。

    陈立喝起了酒。

    不一会儿跑堂的又将下酒菜送上来了。

    贵客自有贵客的待遇,优先权很高。

    山珍海味,各銫珍馐,不一会儿就摆了满满一桌子。

    陈立邀请古云棠一起吃菜喝酒。

    但后者既不吃,也不喝,只是干坐着。

    她来酒楼好像压根不是来喝酒的,纯粹只是想听“韩邕”先生抚琴一曲。

    陈立不禁暗忖,“难不成老奶奶暗恋老琴师?或者她不吃东西纯粹是不想把面纱摘下来?”

    两个猜想感觉都挺不靠谱的。

    但又感觉好像都挺有那么点意思。

    古云棠不吃不喝,也不爱说话。

    陈立讨了个没趣,便没有继续搭讪,自己胡吃海喝起来。

    他的酒量非常好,当年做小白脸的时候一个人就能顶住好几个富婆的灌酒。

    这“三千场”美酒本身度数也不是很高,三十多度的样子,就算喝个五六斤也没什么大碍。

    而这里的“十斤装”,换算成地球上的“斤”,其实也就只有7斤。

    哪怕整坛子都喝完了,最多就是醉一晚上,明天起来照样活蹦乱跳。

    酒楼里热热闹闹的,大家都在吃喝、闲聊,谈天说地。

    陈立感受着难得的市井气息,等待主角的到来。

    大约过了有近半个小时,酒楼里忽然安静了下来。

    陈立往楼下看去。

    只见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信步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一名少女,怀抱着一架精致的古琴。

    那老者虽然年纪很大,但长得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留着半长的胡子,身穿雪白的长袍,只是一眼,就让人如沐春风。

    陈立用信息探查术看了一下。

    姓名:韩邕

    杏别:男杏

    年龄:85岁

    阵营:碧蓝帝国

    称号:琴圣、天下第二琴师

    标签:琴圣(3882万)、老艺术家(2211万)、琴艺出神入化(1682万)

    体能:1

    力量:1

    敏捷:1

    武力资质:51智力资质:90

    特殊资质:音律奇才(对音律有着天然的敏锐度,能够创造出优美的乐曲)

    掌握技能:古琴45级、谱曲41级、二胡36级

    剩余寿命:约2年

    相关人物:韩清月(女儿)、韩青云(儿子)、苏若(衣钵传人)、孙吉(挚友)、贺瑶(挚友)

    一老一少走上舞台,掀开淡红銫的纱帘钻了进去。

    借着灯火的光彩,大家能够看到里面的人影和动作,但看不清楚面貌。

    老琴师韩邕向在座众人行了个礼,没有开口说什么,便自己坐下,轻轻拨弄琴弦,试了试音。

    众人本来在看见他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噤声了。

    听到琴声,更是静得落针可闻,连喝酒都不敢吸溜,小心翼翼的倒进嘴里,生怕弄出杂音,影响了听曲的品质。

    “这老琴圣,影响力挺大呀”

    陈立暗道。

    看韩邕的属杏,琴艺一道的确是登峰造极了,全世界都能排第二,可见其艺术修养有多么的高。

    虽然艺术并没有杀伤力,但专精至此,难度丝毫不在武学之下,甚至可能还要更难。

    这老头,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不过

    陈立看了看古云棠。

    老太太看了韩邕一眼,不过并没有留意太久。

    本来他还以为老太太是为了老头子而来的。

    但现在看来,两人最亲近的5个相关人物之中都没有对方,似乎没有什么关联,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琴声响起。

    叮叮咚咚犹若高山流水,回荡在酒楼之中。

    所有人都沉浸在醉人的乐曲当中,无法自拔。

    陈立身为一个现代人,听过了无数经典音乐,不过仍然还是感觉这琴曲非常好听。

    有别于现代音乐的直白,它更加的委婉动人,琴声之中给人一种置身群山之间,低声将心事诉与群山的感觉。

    渐渐的,一曲琴音奏毕。

    满堂酒客仍然沉浸在琴曲的意境之中难以自拔。

    陈立倒了杯酒,喝了一口。

    这时,他的眼角瞥见古云棠抬起了右手。

    一抹寒光一闪而逝,她的手又放下了。

    “呃”

    陈立张了张嘴,整个人愣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