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当了一千多年三界人嫌狗不待见的堕神的银月姬,此刻正坐在千年好友桃树妖花媱的洞府里饮酒作乐,看着一个个花枝招展的男妖精跳舞。

    银月姬一双眼角微微上扬的桃花眼正微醺眯着,嘴角微翘,淡淡的梨涡若隐若现。黑色长发随意散在脑后,松散的拿红丝带绑起一缕头发。

    一旁斜斜地靠着座椅的花媱生的一双丹凤眼,举手投足间尽显妖王风范,玩弄着身旁男宠的纤纤玉手,抬眼看着眉间堕神印鲜红欲滴的银月姬,一脸嫌弃,慢悠悠地说:“你说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几千年出你这么个玩意儿,你却连个洞府都没有,天天吃我的喝我的。”

    银月姬掀了掀眼皮,将手中的美酒一饮而尽:“几千年出我这么一个堕神,我要是出去被人打死怎么办,多可惜啊。再说了,你这浮玉山这么大,多我一个”

    花媱瞪大眼睛看着身边银月姬的位置突然空无一人:“喂!银月?银月?”花媱愣了,什么情况??虽然自己嘴上总是赶她走,但自从她经历神堕成为三界唯一现存的堕神之后,就没离开过自己,这突然消失是玩大变活人吗?

    花媱立刻催动妖法联系银月姬。

    这边,银月姬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被一阵强大的吸引力拉扯着,然后跌坐在一片漆黑之中,醉醺醺睁开眼睛:“什么情况?花媱?这是哪啊?”

    “银月姬。”空中突然响起一阵缥缈的男声,“作为天界曾经的神明,如今有一项任务要交给你完成,今天是凡人秦扬的十八岁生日,十八岁过后,父母庇佑消失,由你来接手秦扬守护灵一职。”

    “什么灵?”银月姬迷迷糊糊刚想站起来,突然一阵强烈失重感,整个人向下坠去,在即将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之前,银月姬施法稳住自己的身形,此时醉意已经消失大半。

    银月姬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高楼与路灯,这是凡间?凡间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几百年前的凡间不长这样啊。

    顾不上这些,她此时有些恼怒:“够了!拉来扯去的!我自己不会走吗?小美,你以为过了一千多年你的声音我就听不出来了?少装神弄鬼的,出来!”

    路灯下阴影中走出一个仙气飘飘绝美容颜的男子,长发如瀑,眼角泪痣勾人摄魂,只是这一脸嫌弃的表情着实有点破坏美感,只见仙人慢悠悠地走出来说:“银月姬,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银月姬看着自己曾经的神使,心中突然五味杂陈,上次见面还是自己刚经历神堕之后,两人吵过一架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

    她面上没表现什么,恢复慵懒神色,靠着路灯勾勾手指:“小美,这么久没见,你还是这么美。”

    被叫小美的男子眼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要不是自己是鲛人,怎么会给这鸟妖飞升成神的银月姬当神使,还给自己起了个这么没文化的名字,没办法,谁让她是自己的神呢。

    神给神使赐的名字,像刻在骨头上纹身一样抹不掉,除非与新神缔结契约,被赐新名字,否则永远也改不了。

    虽然小美对银月姬满满的嫌弃,但是在她神堕之后,天界神官提出给他换个神侍奉,重新缔结神使契约,顺便换个名字,被小美拒绝了,这个名字是她起的,不改。

    小美把手揣进宽大的袖子里:“刚刚说的话听明白了吧?”

    银月姬歪着头一脸迷茫:“你说什么了?”

    小美忍住想要打人的冲动:“守护灵啊!”说着抬头看着身边这栋居民楼:“就这儿,五楼,秦扬,再过五分钟就是他十八岁生日了,成年之后父母庇佑消失,由你来接替守护灵一职。”

    银月姬看着小美:“小美,你确定你说的是我吗?我哎,堕神哎,我早就不是天界编内神了,怎么还给我分配上任务了?”

    小美无奈:“上面自有安排,而且你拒绝不了,因为已经把你跟秦扬建立羁绊了,从他十八岁开始,你和他之间的距离,不能超过三丈。”

    银月姬的醉意彻底没有了:“什么羁绊?什么三丈?”说着,小美面前的银月姬消失了。

    小美对着空气一摊手:“就像这样。”

    银月姬在零点时钟敲响的时候被强大的吸引力吸到了秦扬的房间里。

    银月姬稳住身形,完全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环顾四周,看着这个凡人的房间,一个标准的男孩子的房间,书桌上摆满了书,还有几张摊开的卷子,电脑旁边还放着一个相框,是一家三口的模样。

    银月姬拿起相框看着照片中的男孩子,手指点了点:“你就是秦扬啊?”

    “本人都在这里你看照片干嘛?”小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来了。

    银月姬被吓得捂住心口:“你要吓死我啊?”说完放下照片看向床上熟睡的少年,趁着月光看清楚少年的容貌。

    十八岁的少年身形修长而又单薄,额前散落几缕碎发,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高挺的鼻梁,一双薄唇,紧闭的双眸掩不住年少的稚气。

    “就这么个小屁孩,要什么守护灵?”银月姬确实是不明白,更不明白怎么让自己这么个堕神来当守护灵,堕神跟瘟神差不多,别人都避而不及啊。

    “小美,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也不对我嘘寒问暖几句啊。”银月姬双手环胸看着自己曾经的神使,“不想问问我过得怎么样吗?”

    小美看着床上熟睡的秦扬说:“神堕之后你就在花媱的浮玉山老老实实地窝了一千多年,有什么好问的。”

    “可是我想问问你,这么多年,你过得还好吗?”银月姬难得正经,“因为我的关系,天界那帮神,还会欺负你吗?”

    小美看向银月姬,说:“你神堕之后,云生仙君把我收了回去,我就在他那里侍奉着。”

    “没给你安排新的神吗?”银月姬问,说完自己就明白了,“跟堕神建立过契约的神使,应该没人敢要吧。”

    小美突然抬手弹了一下银月姬的脑门:“少在这给我装深沉,现在是暑假,明天秦扬就开学了,上高三,你别忘了,你们之间的距离不能超过三丈,你要保护好他的安危,尽到一个守护灵的责任。”

    “可是,为什么是我啊?我可是堕神哎!还有,为什么要守护他啊?守护多久啊?不会一辈子吧?”银月姬打断了小美的话。

    小美翻了个白眼:“一直强调自己是堕神很光荣吗?这两天你先熟悉一下,我去办些事情,办完再来找你。”

    小美说完就要走,银月姬拉住他的衣袖:“什么意思?这次,你会留在我身边?”

    小美没有回答,冲着秦扬挥了一下衣袖收起法力就消失了。

    银月姬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努了努嘴:“还给我玩神秘。”说完就盘腿飘在秦扬的床上方,用手支撑着下巴看着这个除了好看一点之外平平无奇的少年,这小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还要天界给安排守护灵?

    安排守护灵也就算了,居然安排自己这么一个堕神给他当守护灵!

    银月姬本体是一只夜莺,小时候听说万年前有一只云雀妖修炼飞升,是天地间第一个妖身飞升的神,同时拥有妖丹和仙骨,好不威风。

    之后小小的夜莺银月姬也潜心修行,不过这夜莺胸无大志,没想过飞升什么的,就想修出个人形去凡间游玩,感受人间世界。

    没成想,这小小夜莺也是个奇才,机缘巧合下竟然也妖身飞升了,也是同时拥有妖丹和仙骨的神。

    不过当她满怀期待站在天宫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神仙并没有对她多么钦佩和欢迎,反而总是一副避而不及瞧不上眼的模样,就连神使也是别人挑剩下的给她挑。

    银月姬在天宫只待了不到五百年,神格刚刚入籍,属于自己的宫观刚落成不久,神职还未正式安排,就神堕了!

    从此成为了人嫌狗不待见的堕神,掉下天界。

    成为堕神之后的银月姬老实巴交地待在花媱的浮玉山,偶尔下凡游玩,安分守己,从未伤天害理。

    可惜堕神的名声不好,传说天地间第一个堕神是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弑神杀鬼无恶不作,吸人精魂可怕至极,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生灵涂炭。

    这位十恶不赦的魔头堕神最终天地不容,被天雷撕碎,灰飞烟灭。

    为了三界和平,杜绝后人效仿,关于这位堕神的记载一律被列为禁书。

    这第二位堕神就是银月姬了,也是天地间现存的唯一的堕神。

    为什么千万年来只出过这两位堕神呢?

    想来也简单,好容易飞升成神了,谁愿意经历痛苦的神堕,成为游离在三界之外,不人不神不妖不鬼,永远无法修炼精进,臭名昭著的堕神呢?

    据说堕神很惨的,一不小心还要被雷劈,随时有被撕成碎片的风险。

    对于银月姬神堕背后的故事,她从未提起过,不管是对自己的神使小美还是好友花媱,没人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神堕。

    银月姬正想得入神,没注意床上的少年突然皱了皱眉头,慢慢睁开了眼睛!

    一人一堕神四目相对间,一时分不清谁脸上的表情更惊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