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拳师技能:绷劲拳!

    这名叫做暗鸦的玩家大步飞奔,带着呼啸声响的劲拳迎面袭来,这招绷劲拳能正面击退目标十米左右,并在击倒的三秒以内造成大量的伤害,正常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躲避,不会选择硬刚。

    千堆雪身上立刻泛起白光,其身体迅速向侧面拉扯,通用技能闪避的同时,右手剑光突起,一道泛光的飞花竖直劈向暗鸦出拳的手臂,此刻的千堆雪借上闪避技能后摇想要打断暗鸦的施法。

    可暗鸦并没有选择躲避,他身上的灵气突然暴增,地表开始剧烈摇摆,周围事物昏昏层层,千堆雪隐约感受到不详。

    拳师技能:山崩!

    突然,大地开始怒吼,地表开始崩裂出数道裂痕,千堆雪见状奋起躲避,但还是被强制性的嵌入地缝之中,造成短暂性的不可反抗状态。

    另一名战士玩家接近千堆雪的速度更疾更快!手中的蛇矛带上战士技能天际流光迅猛而至,这种状态下,千堆雪根本来不及反击!

    长矛穿刺!

    千堆雪想躲却也来不及,连忙举起长剑看准了对方的来势精准防御,但对手冲锋到了跟前,并没有出现天际流光的技能光源,他在接近千堆雪的瞬间使用流星步,到达的瞬间飞快跳跃起身,随即落至千堆雪身后死角,暗沉的矛身再度亮起,一道利器刺入骨肉的声响紧跟其后。

    这招长矛穿刺直接刺掉千堆雪三分之一血量,他没就此停下,拔出兵器的同时又试图补上一套连招。但千堆雪不可反抗状态已近结束,没有再度出现矛器入体的声响,而千堆雪手中的长剑,赫然是从暗鸦的顶头上劈了下来。

    不好!暗鸦大感不妙,他不明白千堆雪的瞬移之技为何如此之快,相隔好几个身位的他丝毫没有看清千堆雪是如何来到跟前的,这个瞬间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无形剑浪!

    长剑劈下,暗鸦的血量,在一击之下,出现断层似的跌降。这道剑浪带来的伤害不止一星半点,更附带有受击状态下的流血加持!

    这浮光顺闪不太对决!

    一夜枫林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怔了怔,有些不太理解这招瞬发位移技能。一般来说,剑士在瞬移技能的加持下,最多达到五百二的移速,可千堆雪刚才使出的浮光顺闪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完全超脱了他对游戏的理解,这才让他觉得最不可思议的。

    击中了暗鸦,千堆雪取消了冲锋,改用剑术三连击,直接挑起防御状态下的暗鸦。

    这挑飞时机把握得非常之好,出手的控制都做得恰到好处,以至于暗鸦压根没做成任何反应。而且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千堆雪居然会使用这种低阶技能。

    打中目标后不都是补上高输出的技能吗?这千堆为什么会选择挑飞自己?而当他的面前出现数道普通攻击时,他这才意识自己的脑子过于愚钝了。

    千堆雪根本没有剑术大招!他这破账号才刚满三十级而已

    暗鸦看得清清楚楚,却已经无法做出反抗,角色的浮空让他无法跟上这种节奏的变化。

    在千堆雪的强攻之下,暗鸦带着悔恨的‘泪水’倒下了,他仰天的视线始终没有转变过,他好歹也是皇极阙的高级成员,竟被千堆雪这样的新号虐得如此惨烈,他至此也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

    见队友的倒下,这名战士才逐渐晃过神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看清千堆雪移动的步法,这种身法,他还从来没有见识过。这让他心头多了不少凝重,不过北仑色毕竟也是个身经百战的主,可没有这么容易就慌了神。

    北仑色虽对千堆雪的实力有了顾忌,但他没有选择防守。对他而言,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越害怕越会陷入困局,不如就此殊死一搏打开局势,再次抢回主动权。

    长矛袭来,北仑色呈现刺杀之势,矛尖的寒光疾速绽放冰冷耀光,如同寒花开放,危险至极!这个刺入角度已是他能操作出的最诡异的角度,他想尽力摆脱掉这种压抑局面。

    技能倾斜而来,千堆雪不但没有躲避,反而是以一种迎接方式,站在原地随时准备出击。他手里的长剑直接对刺过去,就好像做好殊死博弈一般,迎面向着北仓色的蛇矛袭来。

    “锵!”

    兵器相撞发出刺耳声响,长剑的剑尖竟挡住了蛇矛的端头!这精准的对击惊呆了一侧的北仓色,他无法想象出千堆雪是如何预判的,这细微的角度,这极少的概率,竟发生在了刚才!

    玩家们早就惊呆了。

    说好的互相换血,但千堆雪是怎么接上这一击的,这操作感觉不太现实啊

    诡异的刺杀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只因为千堆雪在第一时间就锁定了他,还没等北仓色做出下一步动作,“噗”一声响,千堆雪的剑身就已经划道了他的胸膛上,是一记精准剑刺。

    北仓色此刻已经傻眼了。

    他倒是想奋起反击,但脑子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意识,他觉得自己无论怎样攻击都会被千堆雪一一看破,这种感觉就好像对方完全看透了自己。他找不到任何进攻的方法。他试图努力思考这个时候该如何进攻,该用怎样的方式去进攻,结果就是没等他用出他所想的办法时,这招就已经成为过去了。

    千堆雪的攻击,在北仓色的反击下非但没有减慢,反而变得愈发强烈了。对手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陷入挨打的局面。

    反制格挡。

    千堆雪停下攻击承受对方快速刺来的一击,北仓色慌忙之余来不及停下,当他的蛇矛接触长剑的瞬间,反制格挡回弹的灵气将他整个笼罩,造成短暂眩晕效果。

    北仓色陷入昏迷状态,这突如其来的眩晕,彻底打碎了他迫切取胜的想法,他脑子开始逐渐陷入空白,已经没有任何反击的想法,即使千堆雪的剑术落在他岌岌可危的角色上时,他也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力,就这样任由攻击落下。

    北仓色倒地,千堆雪抽出他身上的长剑,转头看向远处正在观望的一夜枫林,眼神坚毅,不言而喻。

    “这千堆雪如此嚣张,你确定你能忍得下去?”一夜枫林耳边响起明哲三千冷沉的声音,且带有质疑语气。

    一夜枫林略作思量,摇头沉声道:“这人根本不惧你我,他虽然嚣张,却有嚣张的理由,再加上他身后有铳墓的支持,我胜过他的概率并不是很大。”

    他作为这支队伍的领头人,考虑的层面当然不止一点,更多的是为了宗门利益,皇极阙宗主也对下过指示,得不到仙品武器,至少也要带回足量的稀有材料。

    要是跟千堆雪这支队伍拼得你死我活,那他回去怎么向宗门交差?

    明哲三千当然是个聪明人,他又怎会听不懂一夜枫林的深层含义,至少他隐藏的那份谨慎拘谨,他完全看在眼里。

    “你想要的稀有材料,我天宗定会补偿给你,而且在这基础之上再加三千枚灵石,只要你肯配合我,我定会说话算数。”明哲三千打开天窗说亮话。

    一夜枫林脱口而出道:“此话当真?”

    他等的就是明哲三千这句话,说实话,千堆雪击杀他这么多队友早就有些按耐不住心中的不满,但身后的任务让他不得不选择忍耐,既然有人愿意当这个冤大头,他又何乐而不为呢?

    明哲三千脸色平静,没有回答,也没有反驳,只是点头回应。

    一夜枫林得到明哲三千的肯定,他举起手臂拍了拍手,示意队伍所有成员向他靠拢,他需要制定一个绝佳计划。

    见众人聚集过来,他扯了扯嗓子冷笑道:“刚才的局势你们也看见了,千堆雪刺杀我们这么多队友,并且还做出挑衅的目光试图向我们宣战,我就想问一句,你们能忍得下去吗?”

    一夜枫林说出这种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话语,还真是有那么一套。在他的质问下,众人纷纷异口同声说道:“不能忍!”

    “队长,我早就看不下去了,这千堆雪真他妈嚣张,今天要是不把他屎都给打出来,都算他拉的干净!”

    “好,有志气!等我们先制定一个计划,再去狠狠挫掉他的锐气。”

    一夜枫林梳理情况,他也仔细观察过千堆雪的操作,也明白对方不是一个简单人物,虽口头上说得轻巧,但正要战起来,那还不是一样跑去送人头。

    “我去负责那个铳墓以及鬼煞宗的成员,千堆雪交给你们没问题吧?”明哲三千突然提议道。

    当他听到这句话时,一夜枫林顿时有些喜出望外,本以为还要去对付那些鬼煞宗的狠角色,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只让自己负责千堆雪,就算加上剑道宗那些臭鱼烂虾,也根本不是问题。

    “没问题!千堆雪你就放心的交给我,等解决掉他我再过来帮你。”一夜枫林满怀自信地说道。

    明哲三千听过之后没有说话,只是他那金黄色的眼瞳,在昏暗的天空下,显得格外冰冷和傲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