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哟,精彩啊,没想到还有两下子,这阎王还真就被你们给击杀了。”明哲三千态度有些散漫,边鼓掌边走了过来,其身后还跟着天宗成员。

    来者不善。

    所有人一致认为,明哲三千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让众人心中顿时不爽,但也没有直接表现出来。

    “有这操作还在呆在这种垃圾宗门,这不是受委屈又是什么?”一行人刚到跟前,就听到明哲三千揶揄说着。

    千堆雪皱着眉头,语气有些冰冷道:“咸吃萝卜淡操心,我加入什么宗门不用你管,也管不着,还不如先学会怎么说话,再过来瞎逼逼也不迟。”

    林立的回答干脆直爽,对付魏哲这样的人,没必要好言相对,对方都快骑到他头上了,还有什么理由让他继续忍耐下去。

    明哲三千先是一怔。随后一头黑线,敢情这千堆雪嘴巴挺毒的,完全不虚自己。见恶心不到对方,明哲三千干脆也懒得装君子,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行,我也不和你继续胡扯下去,那不如换个话题,我们就商讨下关于阎王路的奖赏该怎样分配,如何?”

    明哲三千这句话引得千堆雪等人一阵恼怒,就好像把自己当作上层人士一般,直接主导这场游戏的抉择权。

    “真把我们当软柿子捏了?”

    “你还要脸不要脸?BOSS是我们杀的,凭什么分配战利品!”一向沉默的徐柚也忍不住大骂道,他实在是看不下去,这明哲三千成功恶心到他了。

    “就是,也不看自己配不配。”葵沁也在嘀咕。

    明哲三千听后也不急眼,怠慢说道:“这可不只是我的意见,而是大家的意见。”

    千堆雪看了看左边方向的万玄宗,又看了看右边方向的临枫堂,他看到两家宗门的队长也在围观,虽都没有开口说话,但也没有任何人出口反驳,显然这些人的想法达成了一致。

    果然啊这种时候,几家宗门竟都想趁次机会捞一手油水,他们才不管你同意不同意。

    “哦?你们的意思是说想不劳而获咯?”

    千堆雪质问众多玩家,他想确认一下是不是所有人的想法都和明哲三千一样,是不是为了奖赏不惜得罪他们这支队伍。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也唤醒了洛霞宗,这支队伍的队长木墨惜站了出来,连忙选择划清界限。

    “我洛霞宗只是对此有些好奇而已,并没有多余的意思,还请大神不要误会。”

    “谢谢。”

    林立由衷的表示感谢,这种情况能有此举值得他去感谢,对比其它对于来说,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

    千堆雪缓缓拔出长剑,显而易见,他不想跟这些人有更多的交流,因为他知道,说太多也只是对牛弹琴,根本不起作用。

    “哦?这就不想谈了?得罪我们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明哲三千故作深明大义的说道。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无疑是最想看到的场面,矛盾激发得越大,他越高兴。

    “记住,气势一定要强,这些人大多只是参与,主要目标还是天宗这些人。”千堆雪没有理会明哲三千,他突然蹲下,像是在做出进攻姿势,大家听到林立说了这么一句。

    “实在打不过,能换几个是几个!”

    林立丢下这句话后,千堆雪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他亮闪的剑锋笔直地刺来,明哲三千望着千堆雪渐跑渐近,身形也是移动起来。而他身边那几个战士,也迅速反应过来,一致朝向千堆雪袭来。

    万剑齐发!

    千堆雪没有任何解释,抬手就是一记剑术三十级大招万剑齐发,他能做得就是唬住其他人,至于明哲三千等人,这记大招根本没报任何希望。

    成千上百重剑意如同浪潮般席卷而来,这几名先行到来的天宗成员纷纷打出通用战士技能震虎啸打散这数道剑影,紧接着就朝着千堆雪四周掠去。

    他们想形成包围之势,先行秒掉千堆雪。这简单明了的用意林立怎会不清楚,剑浪的波纹随即涌动,一道无形剑浪朝着他最贴近的一名玩家,简单的一剑怒劈直接劈散对方放出的技能。

    “万千一聚?”千堆雪嘴角微翘,紧跟着声音确实突兀一冷,“躲在后面蓄大招,这种老掉牙的进攻也敢用出来。”

    千堆雪砍掉这名战士一层血量,身形再度鬼魅起来,脚下的步法逐渐出现不规则的变化,而这道伴随雷鸣的长矛一路带着电光火花爆射而来。

    “又是浮空三连跳!这千堆雪果然不简单。”明哲三千眼神冰冷,他现在十分肯定千堆雪与沐风尘私下绝对有不一般的关系,这种高端操作以及剑职打法与沐风尘前号主也是有着许多相似之处。

    双重施放!

    浮光顺闪加持闪避身法,移动速度快到极致,这些玩家根本难以捕捉千堆雪的身影,只得预判他的落脚点,但终究只是无用功,根本不能触及对方分毫,反应被迫后退。

    如果说千堆雪的剑术快的只是令他们感到惊叹的话,那么他的身法操作足矣让众人感到恐惧,毕竟这流畅且玄乎的步法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又是浮光顺闪!

    这次千堆雪的落脚点出现的地方不再是他们能够平视的任何一个位置,而是正上空。

    千堆雪落下。却是出现在明哲三千后方头顶,施展了剑刺技能的他,犹如遁形直面朝下狠心刺来。

    五米、四米、二米!

    长剑落下,空中穿透出一股径直朝下的气流,明哲三千虽反应过来,但这个距离显然已经太迟。

    锵!

    当千堆雪一度认为刺中时,一道清脆且刺耳的声响传来出来,他的这道剑刺被赶来的战士玩家格挡下来,空中突袭计划落空了。

    陷入敌方中心位置,这个方位,实属不妙。在千堆雪落地之后,明哲三千双手甩着战矛狠狠砸向千堆雪,立刻夹剑挡住这一击的冲击后,千堆雪被压在矛下。

    千堆雪以一敌四,有些步入下风,畏苍生从观众视角看得很是着急,恨不得立刻原地复活出手帮助。

    一记劈砍!千堆雪右臂受刺,四人没有停下攻击,但千堆雪没有选择逃跑而是继续对拼,大家都知道千堆雪不想给其他人增添麻烦,谨慎应对但并不轻松的他实在让人有些心疼。

    能不心痛吗?千堆雪有多强,他们这些人可比其他玩家更了解。但他毕竟是人不是机器,不可能强到无人可挡。

    人数上的劣势已经摆明这个道理,队友同样如此,没有一人能抽得了身。畏苍生虽心急如焚却只得这般无奈,也只能期待奇迹的发生。

    攻击不断,躲避致命一击的千堆雪感觉像是捡回条命。另一边的明哲三千却已经在重新蓄力,万千一聚再度降临。

    处于技能冷却的千堆雪终于是无处可逃,没有了身法加持的他来不及躲避,林立操纵着千堆雪奋力扭身,他很想躲避掉这道攻击,但最终也难逃一劫。

    噗!

    战矛前端划过千堆雪侧腰,虽只是擦过身体,但由于千堆雪等级低下,加上矛身雷鸣效果,他的血量猛地掉落大半。

    这是等级上的优势,像明哲三千这种满级玩家,其打出的每一击伤害都足矣爆表,若不是千堆雪躲避及时,这一击恐怕直接要了千堆雪老命。

    万千一聚伤害高的同时也附带麻痹效果。见千堆雪受了重击,明哲三千立刻让其他人停止攻击,冷笑说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还是不交?”

    麻痹状态下的千堆雪望着众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还是那句老话,你根本就不配!”

    “呵呵,好得很!既然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本想做个君子,奈何有些人不识趣啊”

    明哲三千到这儿,手中的长矛突然泛起一阵银光,伴随雷鸣音效的战矛狠狠刺向千堆雪的头部。

    “砰!”

    这一刻,当千堆雪准备放弃挣扎时,一道沉闷的响声紧随而来,当千堆雪睁大眼睛看清局势时,一道略带碧绿颜色的屏障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

    “是谁!?”明哲三千斩杀不中,立刻转过身质问全场。

    这道屏障显然出自其他玩家,千堆雪等人根本没有空闲人员出手营救,这是出自外人之手。

    “不用看了,是我救的他。”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道轻柔的声音,明哲三千顺势望去,眼神中多了一丝不解。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落霞宗的木墨惜竟会选择出手援助,这是有何居心?

    “你为什么要干涉我们之间的事,难道你不知道得罪我的后果吗?”明哲三千尽量压低心中怒火沉声道。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你若非要我说个理由,无非就是看不下去了呗,难道这也不行吗?”

    木墨惜丝毫不给对方面子,显然也是有备而来。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林立也是十分不解。

    他不记得对洛霞宗帮助过什么,为什么对方会不惜得罪明哲三千选择救下自己。

    这还真让他头脑有些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