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惜姐,怎么办呀,现在只剩下两个名额了,可我们队伍中人数远不止这些。”

    队伍中的宓如南问向木墨惜,她知道队伍中的绝大部分成员都要留在这儿。

    “既然只有两个名额,要不就你和惜姐一起去吧,毕竟我们这支队伍就属你俩实力最强。”

    “对,我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要不就这样确定了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商讨,最后都急切表示让木墨惜和宓如南进入最后关卡,木墨惜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她也需要权衡大局。

    按照以往,木墨惜肯定会率先选择实力较强的成员进入其中,可现目前的问题是,就算她和宓如南进入第九重关卡,她们该拿什么去争?或者说又有多大的把握胜过其他队伍?

    几率甚小。

    这不争的事实想都不用想,洛霞宗这支队伍之所能走到现在,基本上靠的就是后方持续不断的补救,庞大的灵术师阵容令她们战无不胜,可现在通关人数上出现了限制,没有了后续的补给,进入九重关也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只见木墨惜摇了摇头,“不行,只有两个名额,不能全上输出,至少来一个治疗,或者两个都上灵术师。”

    “为什么呀?”

    众人一头雾水。别人都是巴不得派出最强的成员,可偏偏到了自家队伍却派出输出薄弱的灵术师,这进去不是白送又是什么。

    木墨惜见众人一脸疑惑,耐心解释道:“你们要知道,能进入第九重的玩家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以我和宓如南现目前的实力,根本斗不过这些人。”

    “可是明知道斗不过,安排灵术师上场又是弄的哪一出?”场中顿时有人问道。

    木墨惜环视众人,眼神中带有炙热,随即又继续说道:“这些人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仙品武器,这件武器的稀有程度我不说你们也应该明白,毕竟仙品武器就那一件,拉帮结派这种事根本不太可能,但我们毕竟是和剑道宗扯上关系,这样一来,对局优势明显就扩大了。”

    “话是这么说,可”

    宓如南欲言又止,碍于一些事,她不好直接开口。木墨惜察觉到她的不对劲,轻轻问道:“想说什么就说吧,不必藏着掖着。”

    宓如南盯着对方柔和的目光,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道:“惜姐,你就这么相信那个叫千堆雪的?你难道就不怕这其中有诈?。”

    她毕竟是洛霞宗的一员,费尽千辛万苦来到万人副本最后关卡,即便是争夺最终奖励的仙品武器几率不是很大,但总比相信一个外来人要好了不止数倍。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也确实,相信自己总比相信外人要好,但你们可别忘了,我们洛霞宗能通过第八重关卡可少不了千堆雪的功劳。”

    木墨惜说的很慢,以至于这些成员都听得十分清楚,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让洛霞宗这些成员了解到为什么要派出灵术师的目的。

    “千堆雪的功劳?也没见他做过什么事啊,难道”宓如南说着说着突然明白什么,随即带着质疑的语气,“你是说刚才黑夜行者的弱点是他发现的!?”

    木墨惜没有说话,只是轻微点头。

    “难怪不得,原来之前第一个进入第九重的竟然是他”

    这个消息如同一根导火线瞬间引燃众人情绪,人群逐渐有些躁动,似乎对此感到极为的不可思议。

    千堆雪也不过才三十多级呀

    木墨惜对此见怪不怪,毕竟刚才众人的表情也同样出现在她的脸上,“好了,时间不等人,你们当中谁的灵术师玩的最好,随我一起进入下一关。”

    众人听后目光纷纷投向后方,人群很自觉的分出一条道路,在那尽头便出现一名手持法杖的灵术师。

    雪暖暖正和身旁的队友说说笑笑,全然没有察觉到队友的目光全部投向自己,当身旁的队友提醒之后,她俏丽的脸上顿时红扑扑一片,有些忸怩的说道:“我我呀?”

    木墨惜也是会心一笑,举目望去,“既然大家都推荐你,想必是有什么过人之处,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跟上我吧。”

    雪暖暖眼睛一亮,既然队长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那她也没有拒绝的道理,短暂道别之后,便随着木墨惜一起进入了漩涡之中。

    “第九重关卡人数已满,感谢大家的参与,我们下次再见。”

    随着上方提示音响过,九重关入口随即关闭,进入最后关卡的两人稳定落地后,立刻观察起局势来。

    似乎有人朝着她俩人的方向走来。

    此人身上背着一把长剑,剑客缓缓走来,登上脚下石台。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剑客突然开口,当雪暖暖看清对方身影时,这才发现眼前这人就是之前木墨惜带来的剑职玩家,千堆雪。

    “呵呵,这不是多亏了你的帮助嘛,要不然我们还真就困在第八重了。”木墨惜笑着回应道。

    “战况如何?”

    “不是很好,这八个人除了我们三个,剩下的五人有三人是天宗的成员,其余两人分别是万玄宗和北斗轩的人。”

    木墨惜柳眉扬起,语气突然沉重起来,“天宗居然还剩三人,而且这万玄宗也不是什么好鸟,估计也是一伙的,就不知这名北斗轩的玩家站在哪边。”

    千堆雪打趣道:“不是还有你们嘛,怕什么。”

    “你心态倒是放得挺开的,正好向你介绍下我们洛霞宗的头牌灵术师,雪暖暖。”木墨惜站定,转头介绍道。

    千堆雪向前一步,缓缓伸出右手,微笑道:“灵术师可不常见,初来乍到还请多多关照。”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轻描淡写做出,给两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但少女闷不吭声,只是躲在一旁悄悄打量着千堆雪,似乎还有些腼腆,这倒是让林立顿时有些怀疑自己的人格魅力。

    千堆雪站在原地,挠挠头,显然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

    木墨惜见状摇头叹息,轻笑说道:“她语音可能坏了,暂时应该说不了话。”

    “这样啊”

    千堆雪尴尬一笑,见木墨惜给自己找了台阶下,他也没在继续追问,不过不管好不好意思,林立脸皮还是够厚,转身便已经忘记这事,很快回归正经。

    剑士、灵符师和灵术师,这三人组合起来的阵容说好不好,说差也不差,总体而言还算凑合。三人凑在一起很快吸引其它玩家的注意力,明哲三千看到千堆雪和洛霞宗的人聚在一起,心中就已经有了猜想。

    “呵呵,这千堆雪也就那点本事,之前靠男人,现在居然还学会靠女人办事了。”明哲三千的声音有些冰冷,只要让他想起之前的不悦,他就会往奇怪的地方去想。

    “那队长你笑什么?”浮梦奇怪回头。

    他不明白队长这冷笑是有何用意,只觉得对方表情有些古怪,怄气?看不出来,要说是嫉妒倒也像那回事。

    明哲三千白了一眼,以前偶尔觉得浮梦有些傻,现在他终于明白,他不是傻,只是单纯有些痴呆。

    见对方额头上布满黑线,浮梦满脸无奈,小声嘀咕,“我问问还不行嘛”

    玩家人数到齐,这万人副本的九重关也终于开启,除去千堆雪等人,其他几名玩家分散在不同位置,整个地图类似于镜湖,在这烟波浩渺的湖水之中,屹立着一座小型山峰,它的形状很像笔架,上方刻有“笔架山”三字。

    众人不知这三个字的含义,他们之间相隔数百米,可以说是互不干扰,但按照官方的套路,绝不会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就能完事。

    “木墨惜,你的任务主要是看好雪暖暖,明哲三千心机很重,他的首要目标肯定是灵术师。”千堆雪走在最前方,“你们都跟紧我,现目前副本还未正式启动,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木墨惜听后也是观察四周,随即跟紧千堆雪的脚步。

    千堆雪背后的长剑已经出鞘,林立时刻做好战斗准备,他虽不清楚北斗轩这名玩家站在哪方,他只明白这一点,只要对方不招惹他,那他也不可能傻到去得罪对方。

    脚尖踏入湖面,这一刻,大雪纷纷扬扬落下,如同坠落般快速铺满在地面。

    众人终于远望笔架山,山顶好似千年积雪,像一位久经沧桑的白衣老人安详地卧在那里,此刻大雪封顶正应了这笔架山的名称。

    当他们快速走近这座小型山峰脚下,石壁上方却赫然刻着一排细小文字。

    人生如梦,亦哭亦歌,叶凋零,落叶随水流。

    有何用意?

    这句话虽带有伤感韵味,但此刻却突然出现在这儿,众人顿时一头雾水,但却不得不揣摩这句话的含义,毕竟突兀的出现在这儿一定有什么通关线索。

    “落叶随水流你们觉得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千堆雪看着前方突然问道,他认为这句话很有可能在暗示着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