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难道前方的战事不利,所以内部封锁了消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对人类来说算是一件好事了。

    想到这里一直怀着担忧心态的王远倒是轻松了许多。

    就在这样安慰这自己的同时,大秦帝国的驻地一名老者正看着手里的纸质文件,默默入了神。

    在这个时候仍然还有纸质文件的存在,这是为了弱国大量的电子数据库损坏的话,还有现实的文件可以一一对应。

    不过,在这个社会上,这样的文件已经不在流通了,纸质文件相对于电子文件来说,格外的笨重,没有人喜欢在自己的桌子上摆上一堆这样的文件。

    每天早上醒来,人们会习惯性的打开自己的光表,看看今天的新闻和一天的流程,当然还有各种各样要处理的事件。

    信息化的社会已经实现了全面的无纸化。

    所以老者拿着一份纸质的文件在这个时代显得格外的突兀。

    再看老者,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黑色的签字笔,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黑色的油墨从笔尖渗出,金撇银钩,一气呵成。

    窗帘打开,日光从玻璃间透出,照在老者的丝绸外套上,熠熠生辉。

    老者将文件交到身后的人手里,喃喃自语到,师兄,你我二人斗了这么久,其实只有我知道,我永远是你的小兄弟。

    大新闻大新闻,在这栋大楼一旁的巨型广告牌上,以为老者的影像出现在上面,赫然与签署文件的老者有五分相似。

    五百年前隐居的人类战神,灵虚子在琉璃星域出现,一人一剑击退了共济联盟的百万雄师。保护了后方后勤基地的安全。

    前线的后勤补给随后跟了上去,一举瓦解了琉璃星域前线的紧张态势。

    战神?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看新闻都播出来了,官方的新闻,广播了这次事件。

    灵虚子,居然是灵虚子,那不是我么大秦帝国国师的师兄吗,难道是国师请来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极有可能,但是坊间传说二人常常不和,也许这次的事件会使这个谣言不攻自破。

    对,国师那样的好人,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师兄都处不好关系呢,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信的。

    灵虚子真的有这么强吗,一个人,面对对方蓄谋已久的百万大军的突袭,说不定敌方的军队里也有战神的存在。

    小子,你毛还没长齐,插什么嘴,你知道灵虚子是什么人物吗,据说当年灵虚子还没隐世的时候,就一直力压国师,是当时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翘楚,最后到了战神境界,据说还参与了上一次的三族大战,足足斩了数名纽特族战神,最后全身而退,这样的人物还需要怀疑他的实力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在太空作战,光凭一个人就能托住百万军队,我是不信,就算我让数万军队上去送死,只要破了我军的后勤基地,这些损失都是值得的。

    就算一头猪做指挥官,也绝不会因为一个战神而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一旦后勤基地被毁,前线交锋,一触即溃,整个琉璃星域都会进入对方的掌控,同时辐射到周围数个星域的安慰。

    你说的是不错,一个战神的确拖不住一只百万级别的队伍,就是一百万只猪,杀个三天三夜也杀不完,那么既然灵虚子到了,是否还有其它战神存在呢,而且我们后勤基地也驻扎着大量的部队,虽然没有对方的部队精锐,但是抵抗住几波攻击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从新闻上看,似乎我们并没有占什么上风,即使可能有不止一个战神的存在,看来对方也出动了相应的战力,至少不会比我们弱多少。

    你这样说,前线岂不是发生了战神级别的战斗。

    那是自然,这样级别的行动,已经不是我们能想象的了,这可是战役级别的,影响到往后的战术战略,后勤基地万万不能有失,对于敌人来说也是一样。

    他们是一定要拿下这个基地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前线基地哪里一定发生一一场异常血腥的大战。

    根据我的猜测,弱国对方没有损失超过三分之一以上的人手的话,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么说,长官,我们前线的部队岂不是遭受了最猛烈的攻击,他们居然能够在这场的战中守住基地,真是令人敬佩。

    那是自然,不过我估计,我们的损失也不小,后勤基地也不能说完全没出问题,最少也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损失,虽然暂时还能供给前线,不过我估计,前线的战略又得有所变化了。

    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狡猾从侧翼抄到我们的后方来了,看来又将会有一场腥风血雨将要发生了。

    秦国国君的府邸,秦王看着手下刚送来传到自己手里的纸质报告,回报了关于前线琉璃星系的一场战斗。

    原本面色没有变化的秦王这时却皱起了眉头。

    这份报告和之前老头手里的报告一摸一样,里面的内容也丝毫不差,详细的报告了此次战争的起因,过程和结果,在报告的最后一页,一排小字格外的亮眼。

    秦王握紧了拳头,报告就这样在秦王的指尖燃烧殆尽,除了这份报告的书写者,国师以及秦王,再也没有第三人能够窥探报告的内容。

    我们的老秦王,即为良久,作为皇帝,久居高位,很少有这么心气动荡的时候,因为一切在他们眼里都要显得云淡风轻。

    对于皇帝来说,他们是一切拿不定的麻烦的终点,要是他们也慌乱的话,就再没有人能够站出来说话了。

    所以不论如何,都要冷静,这份修养再秦王身上保持了多年,可是今天秦王却反常的皱起了眉头,一旁的老仆,看着秦王的脸色,内心惴惴不安。

    跟了秦王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位伟大的君主表现出这般模样。

    秦王坐倒再椅子上,显出一丝像是老者的疲惫,喝了一口热茶,脸色快要憋红了,却终究是一句话也没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前线基地,的确如那么后方的那位长官所预料,并没有新闻中报道的那么美好,基地有将近一般的区域被夷为平地。

    也就是说接近或者超过一半的军事物资被销毁,战果不可多说,后线被突袭进百万的军队,摧毁了后线一个巨大的仓库,损失惨重,这个责任谁来承担呢?

    不久后,王远也接收到了这个重大的战果,说是联盟的军队,深入敌方后方,破坏了敌方的一个重要的资源点,导致有关琉璃星域的战略发生了变化。

    看到这里,王远就明白了,这场战人类输掉了百分之二十的胜算。

    一旦琉璃星域被占领,引发的将会是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而且这么多的物资,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补齐的,也就是说,战争就在最近几天了,联盟的军队将会发动对琉璃星域的大战,这个时候事情的责任更加的难以划分。

    也就是说,秦王只有一个选择,就是集结部队联合抗敌,关于此次事故的责任划分,也许将会是遥遥无期,证据也会随着战争的发展一一消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