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王远坐在船舱里,刚结束一场军事会议,几个主要的领导人和王远的小队正在商议,军队到达以后的布置事宜。

    心不在焉的王远,匆匆的应付完了这场会议。

    毕竟离开人类世界这么久,终于踏上了归途,还是以一种这么特别的方式,王远内心深处感慨颇多。

    首先是这次的事件,在王远看来,本来处在共济联盟内部自己也就算是个局外人,而现在的自己则有点因为这个事情身不由己的感觉。

    毕竟自己现在的调动全是因为不知道谁在前线捣的大乱子,但是王远还有点想感谢这个家伙,这不是自己正想着怎么回人类世界呢,就有人搭了个梯子给自己爬。虽然不是什么好梯子,但是也给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提供了便利。

    有时候人就象大海里的一叶浮舟,随着浪花和气流的方向漫无目的的漂流。

    这次风的风的方向很随王远的意,带着王远向家乡的方向赶去,但是风暴也摧毁了无数人的家园,让人类目前的处境更加的雪上加霜。

    巨大的飞船群,成建制的一艘艘离开这一片练兵场,很快的进入了超光速的状态,王远带着重力手环,躺在硬实的床上,闭上了眼睛。

    这将会是一场遥远的旅程,到达指定地点顺利的话也要至少一个月,如果中间战事恶化的话,甚至需要更长的时间。

    运兵船并不具有什么战斗能力,一定要保障行进过程中绝对的安全,否则一旦遇到袭击,整个舰队的损失是后方难以承受的,不仅仅是官方更是在后方的百姓心中。

    出征的战士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了途中,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一夜过去,王远彻底吸收完了从基地里获取的所有资源,从现在开始,王远吸收完了从之前的旅程中获取的绝大多数资源,余下的虽然还有很大的数量,但是对现在的王远来说,起不到太多的作用了。

    当然还有一些宝贵的药物是王远舍不得使用的,这些都是保命的东西,不到万不得以,王远是不会使用的。

    重力手环定格在数字两百上,此刻的王远走起来看似云淡风轻,但是每一步整个身体的能量伴随着肌肉的律动,紧闭毛孔,将每一滴想要溢出的汗液,缩在毛孔里。

    整个人走的格外的规整,好像要参加什么隆重的仪式,殊不知这是能量聚集在肌肉之间,和怖人的重力做着斗争。

    走出自己的寝室,王远向着作战室走去,今天室例行的会议,每天这几个人都要在这里汇报研究整艘船的情况。

    战争并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东西,这一船人的性命都在自己这些人的手里,他们的衣食住行,他们的思想娱乐,关乎着他们的士气,关乎着到达战场之后所有人的战斗力,关乎战斗的胜负。

    当然这些东西对于王远来说并不重要,因为自己是个人类,对于王远来说这一船人死了最好,这样人类就会少死更多的人。

    这些人都是自己基地附近其他星球培育的战争人才,相对来说,战斗能力更加的强大,这些人将会对人类军队造成巨大的打击。

    这一连串的运兵船,王远这一批最少有两百万人,在运输对的四周,是联盟最强大的攻击舰队。

    三艘巨大的母舰行驶在最前方,四周数千艘护卫舰螺旋交叉着游荡在母舰的四周。而在队伍的末尾,十艘更大的母舰,坠在队尾,在母舰的后方,像蜜蜂一样,密密麻麻的跟着无数的飞船,看的王远头皮发麻。

    这就是战争吗,王远问自己,作为一个一直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普通人,王远根本想不到这样的场面会是如何的宏大。

    巨大的母舰可以和小一点的行星争个高低,稍小型的飞船可以从母舰上不断的起飞进出。

    有时候由于空间隧道波动的非常厉害,整个舰队会退出超光速的状态,回到正常的宇宙中,而正常的宇宙,通常没有平顺的宇宙航道,而这个时候,巨大的母舰就会发射灭世一般的光芒,将前方的空间杂物一扫而光。

    无数的小行星在这道光芒下直接气化,整个舰队又恢复了正常的航行。

    然后母舰会引发出一管子,直接开始抽路边恒星的能量。

    这也太暴力了,王远摸了摸头,因为自己有点头皮发麻。

    虽然自己的知识储备告诉自己这样的事情,随着科技的发展,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可是王远一贯研究的不过是机甲这样的小东西罢了。

    就算夜锋的能力再强大,遇到这样的母舰,也不过就像是一只蚂蚁想要咬死大象的程度罢了。不过夜锋的能力比蚂蚁要强一些。

    王远打开光表试着分析网络上流传的母舰的模型,

    再母舰的中央,数百台引擎分布在母舰的各个方未,这种巨大的引擎,如果让王远驾驶者夜锋上去把他砍报废,估摸着也要半天才行。

    想要完全中断母舰的动力源,王远首先得突破母舰的重重方未,花个几个月,砍碎母舰一大半的引擎,才能够起到完全瘫痪母舰的目的。

    这是后王远才算明白个人在战争中的能力是极其低微的,就算是战神那样的人物有瘫痪母舰的能力,可是那个母舰上没有配备大量的人员,甚至还有战神一样的人物压阵。

    真正比拼的还是性命如蝼蚁一般的普通人,一茬茬的死在前线,为自己的种族生存,付出自己的宝贵的性命。

    坐在会议室的座位上,坐在首席的是一个类似于人类少将衔的军官,算是老牌的军人,王远估摸着这小子估计是前线的部队打完了,自己还没死,又被派到后方来,重新带领一只部队再上去送死。

    这可怜,王远不由得不可怜起这个家伙起来。

    大家经过这么长时间得旅行状态还好吧,今天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星期我们就要到达指定得地点了。

    到时候,我们得部队会临时安排再琉璃星域得外围临时建构得基地里,前方已经占领了大约三分之一得琉璃星域的疆域。

    后方已经建设了比较安全的军事基地,现在前线正打得火热,继续军员补充,所以军部决定直接将运兵船开到靠近前线战场的中后方。

    经过短时间的休整,就可以立刻投入战斗。

    根据有效情报,目前人类后方和我们一样也募集了大量的部队,正在往前线支援,我们要的就是更快的添上空缺。

    打破目前的僵局,到时候一举而下,直接攻占整个琉璃星域。

    听到这里,王远汗毛一立,这个人说话的时候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王远不相信这老小子不知道将部队直接通过运兵船的方式拉到前线不远处的基地,究竟冒着怎样的风险。

    这么多活靶子就这样平安的进入前线不远处的基地,除非人类都是傻瓜,人类一定会趁着这个机会,派出目前最精锐的部队袭击运兵船。

    到时候一定会有大量的损失。

    原本守卫在四周的母舰也一艘艘的离开了,琉璃星域广大的星域范围,这几艘母舰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于此同时,这只运兵队伍的防卫能力也在一步步的瓦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