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高速的铁棍轰击在飞船的外面,完全无视飞船的防御系统,当人们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铺天盖地的动能武器,将运输船的外壳无情的撕碎,骁勇的士兵还没有踏上战场,就被真空压力,压成肉沫,沉寂在茫茫的宇宙之海里。

    幸好,这些武器对王远这些细小的目标并不在意,只是一股脑的奔着这次的主要目标,运输船而去。

    庞大的船身外壳,一段段的分崩离析,可惜由于船体过于庞大,即便是如此多的动能武器,也没有给他造成致命的伤害。

    运输船仍然保持着前进的姿态。

    这时候,共济联盟的总指挥室中,主机的电脑保持着高速运转,正在计算这一波攻击下,联盟军队的受损情况,指挥官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但是并没有垮下来。

    因为这次攻击虽然非常的猛烈,但是由于敌人的武器有限,并没有造成完全毁灭性的效果,只损毁了大约五分之一的兵力。

    虽然说起来,也是损失巨大,还没有开战,就有这么高的士兵折损率,其实也是不可以接受的。

    但是这个时候,说这些东西显得太过于多余了。

    毕竟险情还没有过去,刚才的第一波攻击,完全摧毁了各个运输飞船的防御系统,而且敌人拥有在动 。乱空间下的武器定位技术,这对于己方来说是一个天大的噩耗。

    自己好像待宰的羔羊,任由被人操 。弄。

    王远此刻坐在飞船的正中央,飞船的主控系统闪烁着红光,预示着这艘飞船的境况并不乐观。

    王远在刚才的那波攻击中收到了不小的波及,虽说不致命但是也损毁了飞船的百分之三十的能力。

    就算派出了大量的纳米机器人,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补好飞船,况且战场形式千变万化,下一步对方要怎么走。

    其实在王远心里,已经大概有数了。

    人类潜伏的队伍损毁了一定数量的运兵船,但是并没有产生致命的效果,想必人类指挥官对于这个效果应该是心知肚明的。

    人类军队首先利用空间炸弹,营造了一个有利于自己的宇宙战场,之后利用自己的优势武器,瓦解了联盟的防御系统,接下来就是人类军队的猎杀时刻。

    弥漫的硝烟下,全是杀机。

    王远眼神盯着飞船的光学传感器,传回的画面,在舰队的不远处,一艘艘飞船像影子一般,从空间中探出头来。

    飞船流线型的船头像一把利刃,时刻准备着刺入这群似乎待宰的羔羊之中。

    就在这时原本静默的无线电台活跃了起来,接受信号的王远明白这是人类部队在召唤战场附近的同伴,他们很谨慎。

    这支部队并不为自己的战果感到骄傲,而做出愚蠢的行动,他们正在召唤着自己的队友,只是召唤的形式有些嚣张,明文召唤,根本不拿面前这群联盟军队当回事。

    很快有数股信号回应了这个召唤。

    王远的主控台上,同时捕获了这几股数据。

    除了另外的三只部队以外,似乎还夹杂着一股熟悉的信号流。

    难道?王远有些不敢相信,居然在这里遇见了自己的队伍,这个时候王远有些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喜悦,原本为自己的出路感到后怕的自己,这时候突然有了想法。

    双手飞快的敲打着键盘,王远利用飞船的通讯装置,开始向外发出一股加密信息。

    这种加密方式是王远以前在学校自己闲来无事,创造的一种复杂的密码文字,自己只把他交给自己队伍的密文交流使用。

    所以王远利用这个密码向自己的小队,发出了自己在战场上的信息,希望他们能够配合,并且标注了自己的大概的位置,希望等会战争爆发的时候,小队能够来接济一下自己。

    这股密文一发出,就被两大势力同时截获。

    共济联盟这边已经没有心思管这股密文的信息的重要性了,别说没有办法破除,就是有办法破解时间也难不急了,人类的下一波攻击马上就要来临。

    而除了王远小队的其他四支军队显然对这股密文的内容毫无所知,正在发愁,以为地方正在进行什么重要通讯的时候。

    王远小队这边,由于空间波动的影响,密文的质量并不是太好,这还是王远加大功率的情况下,不间断发送的结果。

    不过小队还是根据密文的密码方式确定了在不远处共济联盟的队伍里,王远正处在战争的中心,等待着这群队友去拯救。

    此刻的对于内部,再一次听到了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王远,这支队伍因为这个人而建立,而这个栽楞却在队伍建立不久后抛弃了队伍。

    小队中的人员心中五味杂陈,尤其是领导阶层,大家的意见在这个时候似乎有些不太统一。

    有人提议,这股信号的真假未知,可以不做理睬,甚至有人建议,加大火力攻击这股信号的发出地点,也许队内的报文密码已经被消失已久的王远泄露了出去。

    很对领导阶级实在队伍的打拼过程中后来升上来的,甚至有些人,还是后来招聘的,只听过王远的名字,对这个人根本就不了解,要说对一个抛弃队伍的领导,这些饱经杀场的战士自然是不服的。

    可是这个时候队伍真正的核心领导层站了出来,那是和王远共同经历过生死抉择的兄弟们,如今他们还坚守在队伍的中心。

    欧阳剑摸着手中的宝剑,再不是当初那个白面书生一般的人物了。

    一股杀气从眉头窜出,在场众人无不为之一震。

    这人可不是传说中王远那种象征性的领导,而是真正带领队伍打过了大小数百场战役的军神没有一个人有不尊敬的神情。

    欧阳剑目光透过战舰的舷窗,看着遥远的星河深处。

    王远,你小子可算是回来了,把这么一大个摊子交给自己,自己当了甩手掌柜。真是逍遥极了。

    不过欧阳剑也有自己的想法,队伍是自己带出来的,即便王远和自己的关系有多好,那也不能让王远回来白摘桃子。

    或许几年前自己有些地方还不如他,可是现在自己身经百战,实力已不比从前,谁当这个老大犹未可知。

    万万不能让王远这小子就这么称心如意的回来,继续当自己的老大。

    只是现在要不要救援王远那是肯定要的,就是从朋友的层面和这只队伍初创的层面,也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因此欧阳剑力排众议,定下了目标,一定要把王远给救出来。

    欧阳剑这么一说,底下众人再无异议,可见欧阳剑现在在队伍中的地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