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萧钰睡了一中午,上差之前换了官服,好好地梳妆打扮了一番,哪里还看的出来是四五日不眠不休的样子,整个人神清气爽。

    此刻的萧钰做事非常的认真积极,当然,平时他也积极认真地很,只是今儿个有些过分的热情了。

    毕竟中午心里头窝着一肚子的激动和火气没地方发泄,再一想到晚上美好的时光,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跟飘荡在云端似的,心里头有期待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的,萧钰觉得自己才刚到翰林院,转眼外头的天色就已经黑了。

    下衙的时间到了。

    萧钰不慌不忙地将自己下午处理好的卷宗整理好,再将屋子里头收拾了一番,这才锁门走了。

    出了翰林院之后,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又不紧不慢地跟在了他的身后,见他回了萧宅,这才反身离去。

    萧钰一回家,晚饭就已经准备好了。自然是洗手吃饭,等吃过了晚饭,外头的天也不过才刚刚暗下来而已。

    三个孩子自然有花娘她们管着。

    吃好了饭,花娘就轰着他们小夫妻两个出去散步消食去了:“走走走,别在这里碍手碍脚还碍眼的,别带坏我宝贝外孙。”

    能不碍眼嘛,两个人吃饭的时候那腻歪的,你给我夹菜我给你夹菜,眼睛盯着对方的时候恨不得眼珠子都粘在对方的身上,真是碍眼啊,当她们三个大的三个小的是空气嘛!

    谢玉萝娇嗔:“娘啊”

    “要腻歪到关上房门偷偷地腻歪去。实在是看不得,看不得啊!”花娘摆摆手,打趣道。

    谢玉萝脸被憋了个通红,好在萧钰脸皮比她还要厚,拉着她出去了。

    为了不太刻意了,两个人也没在院子里头绕弯儿,而是去了外头。

    京城的夜总是跟白天一样,大街上明晃晃亮堂堂的,二人十指相扣,走在青石板砖上,灯笼的光将他们的身影拉的很长,又缩的很短,来来回回一段路,两个人走了一圈儿。

    进了夏,天气有些热了,白天的太阳有些厉害,到了晚上,晚风徐徐,虽然不算热,但是两个人走了一圈儿,身上也出了细密的汗。

    “不走了,走不动了。”谢玉萝赖着不走了:“咱们回去吧,不往前头走了。”

    回去的路还有好长一截儿,再往前走,谢玉萝真的就要走不动了。

    萧钰早有此意,不走更好,早些回去,早些办事。

    他低头看看谢玉萝脸上细密的汗珠,体贴地拿着帕子轻轻地替她擦拭着:“真的一脚路也不想走了?”

    谢玉萝以为是往前走,点点头:“不想走了。咱们回家吧。”

    萧钰“哦”了一声,突然将手里头的灯笼递给了谢玉萝,然后走到谢玉萝的跟前,趴了下去,“来,上来。”

    谢玉萝:“干嘛?”

    “不是一脚路都不想走了吗?上来,相公背你回家。”萧钰转头,宠溺地说道。

    谢玉萝哭笑不得,她是不愿意往前走了,不过走回家的力气还是有的。

    就可既然某人都这么说了,她也不推辞,趴上了萧钰的肩头。

    萧钰很高,看着清瘦,可实际上属于那类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类型的衣架子,他的肩膀很宽,谢玉萝趴在上头,箍着他的脖颈,手里头的红色灯笼就这么在前头晃呀晃呀。

    两个人的影子就这么胶着在一块,贴合的纹丝合缝。回到家,整个院子里头除了他们房间里头的灯,其他房间的灯都灭了。

    二人进了屋子,盥洗室的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花娘也哄着三个孩子早早地睡了,屋子里头静悄悄的,而准备好的洗澡水旁边还摆着一盆新鲜的花瓣,看来,诚心诚意那两个小丫头没少废心思。

    就一桶水,她们两个人的屋子又是黑的,看来,这是不让他们打扰她们的意思了。

    要他们夫妻两个洗鸳鸯浴啊!

    萧钰倒是不害羞,毕竟他求之不得,谢玉萝则红了脸。哪怕嫁给萧钰这么多年,当了娘了,又不是没一块洗过鸳鸯浴,她还是磨磨蹭蹭的,身上最后披着一层薄纱跨进了浴桶。

    萧钰则方便的多,三下五除二就剥掉了身上的衣裳,进了浴桶。

    浴桶很大,里头的水也很多,两个人同时坐下去,浴桶的水就已经顺着盆沿溢了出去。玫瑰花瓣漂浮在木桶上,热气氤氲,萧钰望着对面的人,眼神慢慢地翻腾起了一丝雾气。

    “阿萝”

    可终于到晚上了,其他的人也都避开了,如今这屋子里头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真是到了可以,为所欲为的时间了。

    谢玉萝被热气蒸腾的脸颊绯红,一想到自己下午撩拨萧钰说的那句话,也知道等会会发生什么,心里头涌起一股暖流,她不由自主地主动靠了过去

    萧钰心情颇为愉悦,小妖精主动投怀送抱,他美的心花怒放。

    二人在水里头痴缠了好一会儿,气息开始逐渐不稳,木桶里头的水随着二人的力道不停地往外头溢,水花四溅。

    羞人的声音随着水花喷溅的声音一同溢出,谢玉萝整个人都软绵绵的,任由萧钰摆布。

    二十天的日日夜夜,萧钰想极了眼前的这个人,想疯了眼前这具身子,就犹如他所说,不准她求饶,谢玉萝怎么可能会求饶,他想着,她不也一样想着嘛。

    两个人也不知道在木桶里头待了多久,水已经凉透了,萧钰这才将人打横抱起,帷幔一遮,遮住了里头的春光,只剩下低低的声音,说话声,抽泣声,还有木床被摇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在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特别的暧昧。

    第二日一大早,谢玉萝率先醒了。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一张英俊的侧脸。

    狭长又浓黑的眉,眉下是一双紧闭的眸子,睫毛很长很密,在眼睑下乖巧地待着,萧钰的鼻子很挺很翘,犹如匠人精心雕刻的一般,鼻下是红润的唇,也紧紧地闭着。

    一夜沉沦,下颌的胡茬也大胆地冒了出来,还有些扎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