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黄氏挑中的人,就是李子松。

    瞧瞧那个李子松多会做人,隔三差五地,什么新款的布料,新款的首饰,好吃的糕点,时不时地就送到梁家来。

    而且为了避嫌,不是送给梁漫儿的,而是送给黄静娴的。

    黄静娴知道李家送来的东西,每回没有个一千两,也有小几千两了,这大越,除了家底丰厚的,谁讨好岳母出手这么大方的。

    反正黄静娴嫁给梁南修这么多年,是没有收到过梁南修送的啥礼物,就算是有,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东西,哪里能跟李家送的比。

    还没有定下亲事,李家就这样讨好她这个未来岳母,足以见得,那李家对,漫儿的看重和欢喜了。

    “你是官家小姐,那李家再家大业大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商户人家,你嫁过去,李家人一定会宠着你,护着你,就跟我当时选你爹这个穷酸书生差不多。他就算心里头不喜欢我,可他不敢翻天的!”黄氏先是得意,后又感慨地叹息:“你爹也是个没出息的,这么多年了,还就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若不是他没出息,娘又何苦替你找李家。京城什么样的世家嫡长公子的不任你挑选。”

    母女两个说了一会儿子话,无非都如何教导梁漫儿要向前看,到了李家之后要如何摆起自己的格子,不能让人家欺负,而且去了之后,也一定要掌好李家的掌家之权,梁漫儿一一都应下了。

    说到天空泛了鱼肚白,母女两个这才好好地休息了一会儿,黄氏也不用问梁南修的意见了,女儿同意,她同意,梁南修同意不同意又什么打紧,于是,黄氏赶紧就回了李家,同意了李家的亲事。

    一个为钱,一个为权,都觉得对方乃是最好的合作伙伴了!

    此刻的萧钰,被押进了天牢,单独被关押在一个牢房里,有专门的狱卒看着他。萧钰人在天牢,心却飞到了外头,此刻阿萝应该已经知道他的事情了,也不知道那傻子,担心成了什么样子。

    可是再担心又能怎样,萧钰在这里,出也出不去,连带句话的人都没有,而他也暗自祈求,希望阿萝不要为他担心。

    第二日一大早,谢玉萝就打扮一番,到了常府。

    一夜没怎么睡好,眼角都有了淤青,她为了不失态,在脸上扑了一层胭脂,淡淡的妆容和粉銫的口脂,也算是将脸上的暗淡无关遮去了一些。

    常守农是不好去拜见长公主的,只能是叶氏带着谢玉萝去拜访长公主。

    叶氏一大早也早早地穿了诰命的衣裳,两个人坐着马车就去了长公主府上。

    她们也不指望长公主立马就能见她们,乖乖地递了帖子之后,就被告知,今日长公主身体有恙,不便见客。

    叶氏和谢玉萝就站在府门口等,一顶轿子过来,其中一个五十来岁须发皆白的御医迈着碎急急忙忙地赶来,门房见了,忙去招呼:“方太医,您来了。”

    那门房忙殷勤地招呼着方太医进去,路过谢玉萝身边的时候,那方太医偏头扫了谢玉萝一眼,速度极快,跟着门房快步进了长公主府。

    长公主身体不好,二人也不能再次要求见长公主,于是这求长公主求情的事情只能告一段落,只能等长公主病痊愈了。

    常守农上朝,原本想着会看到景宣帝以萧钰的事情大发雷霆,谁曾想,在朝堂上,有御史继续弹劾萧钰,却换来景宣帝一句“朕已经将他打入天牢了”就将这事情给压过去了。

    打入了天牢已经是重罪了,下一步,估计就是革职了。

    有人唏嘘,有人嗟叹,还有不少当初就眼热萧钰的人如今面露得意之銫。

    没人再向景宣帝奏禀什么,景宣帝也心情大好地大手一挥,下朝了。

    常守农想去面见景宣帝,最后被万城一句“今上今日公务繁忙,所有的大臣都不见”给打发了。同时被打发的还有左都御史崔甫和陈新河,两波人前一脚后一脚地被打发,狭路相逢,分外地仇视。

    “崔大人这是又要弹劾谁呢?”常守农不满地愤愤说道。

    崔甫自从上回带着陈新河弹劾萧钰无果反倒被萧钰给摆了一道之后,不将怒气发泄到拉着他一块告状的陈新河身上,反倒将怨气撒在了萧钰的身上。如今是可着劲儿地找机会想要参萧钰一本。

    没想到,这回还真的被他找到了机会。

    崔甫弹了弹身上不可能有的灰尘,笑眯眯地说道:“身为督察员左都御史,臣要做的就是让那些蒙蔽皇上的人小人无所遁形,常大人,您收的这位徒弟,学问才情那是一等一的好,只是这人品嘛,啧啧,假借孝德之名行其他之事,这事就是说破天,皇上这回也不会再姑息萧钰了。常大人,你现在可是失去了一个好徒弟,想想怎么救人吧,这官是没的做了,好歹,也能留一条命不是,以后回老家当个教书先生,啧啧,状元郎当教书先生,够有面啊,常大人。”

    崔甫讥讽地看了一眼常守农已经黑漆漆的脸,越发地高兴了,带着陈新河就走了。

    陈新河得意洋洋:“大人,这回这个萧钰终于栽了。”

    “你这消息是从哪里听到的?”崔甫问他。

    “上回年历的事情,李子昂在狱中自尽,这李家人早就已经对萧钰不满了,萧钰这回请假二十天,他们特意派人去了幽兰镇,就发现萧钰压根就没有回萧家村老家,问了村里头的人,那些人也都说,萧钰没有回老家祭祖。”

    崔甫点点头:“做得好。就看今上怎么处置他了,不过若是按照以往的惯例,这官是再也当不成了。”

    陈新河得意洋洋。

    “走,跟我去一趟主上府上,主上怕是早就已经在等消息了。”崔甫带着陈新河扬长而去。

    而御书房这边,常守农无奈地离去。

    看到三人都走了,万城这才转身进了御书房,“皇上,他们都走了。”

    “走了?表情咋样?”景宣帝饶有兴致地问道。

    今上的心情似乎特别的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