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个”万城想了想,就道:“两个高兴,一个不高兴。”

    “呵呵,能不高兴嘛,这萧钰被关押到了天牢,依照朕之前的做法,过不了几天就要把他给罢了。”景宣帝半是开玩笑地说道。

    万城是个人精,一听这话,突然就明白了景宣帝的意思,“皇上,您不相信萧大人是那种扯谎小人吗?”

    “朕可没说!”景宣帝摇头:“他没回乡祭祖欺瞒于朕,那可是真的!”

    万城心咯噔一跳,那岂不是真要革职罢官了?

    “不过”景宣帝突然转折了一下,倒是把万城给急的屁股冒烟。

    我的祖宗哎,不过什么啊?

    景宣帝笑了笑,不过什么许久都没有说出来,而是将注意力放到自己手里头的奏折上去了。

    万城等了个寂寞,真真是印证了一句话:皇帝不急,太监急,你说说你一个太监,你急什么急啊!

    不过“不过”这两个字,却是给万城一个意外的惊喜,萧大人,应该是没事的啊!

    皇上就因为自己早已经有了打算,所以,他并不想听有人再次弹劾萧钰,也不愿意听有人替萧钰求情,因为,皇上心里头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了,任何人的话都无法动摇他心里头的决断了。

    万城像是发现了个了不得的大事一般,他抬头偷偷地看了一眼景宣帝,就看到景宣帝也在看他,吓得万城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皇上饶命,奴才不敢了。”

    景宣帝见他还要啰嗦,挥挥手:“起来吧,听你废话还不如多看几张奏折。”

    “是,奴才谢皇上。”万城终于站了起来,又听到景宣帝开了口。

    “都说这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这枕边人的心,也可怜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怕是都不知道慌成什么样子了,你说是不是?”

    万城脑瓜子虽然转的快,可也转的没那么快啊!

    枕边人?

    出大事?

    可怜?

    啥啥啥,啥意思啊!

    景宣帝也容不得他想:“朕听说长公主病了,你代朕出宫探望一下长公主。现在就去,快去快回,敢偷懒,朕扒了你的皮!

    “奴才这就去!”

    是万城忙出了御书房,火急火燎地让人准备了一下要去探视病人用的极品药材。这个倒不用景宣帝首肯,全京城上下,谁不知道景宣帝把这个同胞的妹妹看的比自己的公子公主还要重,今上大长公主八九岁,可是亲自照顾着长公主长大的!

    如今长公主病了,今上怎么不难受,哪里都难受。

    毕竟,长公主这病,哎,若不是心有千千结,这才三十出头的年纪,哪里会有这么多的病痛啊!而今上,也更是将长公主当做自己的女儿一般对待,有了什么好东西,除了太后和皇后,什么好东西都跟流水似的送去了长公主的府上。

    宠爱之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万城火急火燎地出了宫,这一路上,一直在想景宣帝刻意说起的枕边人是什么意思,出大事的枕边人?

    已经出了宫门,万城一眼就看到了刚到宫门口的常守农。

    一见常守农,万城就全部都知道了。

    今上这是刻意让自己来跟常大人说呢。

    “常大人”

    常守农回头,见是景宣帝身边的万公公,忙过来打了声招呼:“万公公。”

    “杂家奉了今上的命令出宫探望长公主,怎么常大人速度这般的慢,才刚刚出宫呢?”

    常守农无奈地笑了笑,没有言语。

    他为什么这么慢,公公不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嘛?

    万城也跟着笑了笑:“听说萧大人还有娇妻爱子,他一夜没回府上,怕是娇妻爱子都等急了吧?”

    “确实。”常守农实话实说。

    万城:“那常大人可要好生地劝慰劝慰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要太过担心嘛,您说是吧,常大人?”

    常守农:“”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话的意思是?

    常守农还想问万城什么,那边万城已经坐上马车离开了。常守农也不是个傻子,万城这句特意的话,让常守农猛地明白了什么。

    万城说的话,不会是空袕来风,那么意思就是

    他急急忙忙地回了常府,叶氏正在宽慰谢玉萝,谢玉萝虽然面銫有些忧愁,但是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还是挺好的。

    “是不是没见到长公主?”常守农问道。万城说长公主病了,应该就是没见到了。

    叶氏点点头:“长公主病了,谁都不见。”

    “玉萝,你先别担心,也许,事情不像是我们想的那么复杂,皇上兴许,不会治萧钰的罪。”他将今日上朝和下朝之后的事情全部都跟谢玉萝说了一遍,“万公公让我好好地劝劝你,不要太过担心,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说说,万公公为什么会跟我说一句这样的话?”

    万城的话不会是空袕来风,他是跟在景宣帝身边的人,他不可能无缘无故谈起萧钰的妻子,还让常守农去安慰安慰。

    谢玉萝有些征愣,一旁的叶氏却拍手大笑道:“玉萝,萧钰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今上不会对他怎么样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对,这应该就是今上的意思,不然万公公不会跟我说这番话,玉萝,你先别急,万事先且等着。”常守农也宽慰道。

    谢玉萝是知道萧钰是去做大事去了的,既然她知道,三公子也去了,今上不可能不知道,而今上还是将萧钰关了起来,她之前就乱了阵脚,以为今上不知道,如今听了这番话,谢玉萝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用再去找长公主了,今上,应该是知道萧钰这二十天去做了什么的!

    心里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只不过,没有见到萧钰平安归来,这心里依然很紧张。

    而另外一边,谢玉萝也寄希望于苏珩。

    只要三公子尽早赶到京城,说明了萧钰这失踪的二十日,那就有希望了。

    谢玉萝并没有于原地等消息,而是让人快马加鞭地往城外赶,而苏珩也快马加鞭地往京城赶。

    苏珩也得知了萧钰被押入大牢的消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